曾子曰:小日子的传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曾子曰:小日子的传奇



    台湾《小日子》杂志长年高踞诚品和博客来销量榜首,旗下六间实体店更让《小日子》发展到另一个高点,上星期《小日子》杂志社长刘冠吟来马分享成功点滴,但我对她出版社的员工更感兴趣,谈起聘请员工的条件 ,她直言不讳:“我是看颜值的。”

    颜值当然只是戏谑的说法,但想深一层,也并非没有道理,毕竟《小日子》实体店卖的是“文青生活”,聘请店员自然也会往文青堆里寻找。她说这些店员也会成为《小日子》的模特儿,以身示范店里的衣着和配件。

    因为出版社内的员工年龄大部分都是三十岁以下,很多更是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对于管理小朋友,那可是一门大学问。

    “我们是小朋友人生中第一个主管,所以背负一个满大的责任。”她这一句话说中重点,小朋友初入职场,如果遇上无良主管,会对自己渐渐失去信心,分分钟造成心理上的阴影。

    如果遇见的是一名好主管,在职场这一条路上,有人对你谆谆善诱,扶你一把,这一位小朋友也会健康成长,对工作的热忱没那么快消失。

    “当看见小朋友的眼睛都露出死鱼的眼神时,就知道他们的热忱快要殆尽了。”她用了一个很恰当的形容,说明年轻人对工作的倦怠感,当菜鸟初来报到,他们的眼神像菜市场鱼摊上的新鲜活鱼,眼神炯炯有神,那时候大家对未来充满理想,都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世界,滚滚热血,滔滔不尽。

    小朋友露出死鱼的眼神,表示他们的时间也到了,她会找他们谈谈,看看发生什么问题。如果他们对工作已经失去动力,她也会劝他们离开,不想他们的意志被现实压力消磨下去。

    三年,像是一个限期,很多小朋友在三年期间就会开始对工作产生厌倦,如果自己无法跨过这一期限,勉强没幸福,早点离开岗位,再去寻找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

    我终于明白《小日子》杂志为什么可以在台湾出版界占一席地,当其它杂志都处于凄风惨雨的困境时,这本小杂志却屹立七年,越做越亮眼,刘冠吟的精明果断就是引导《小日子》杂志成功的最大原因。

    她说她很爱钱,当杂志销量滑落,她就会想办法赚钱,而难度最高的挑战,除了赚钱,还要坚持她不变的原则她挑广告,她不乱接业配文,她不忘初衷,在分享会的最后,我记得她说的这两句话。

    “想证明文化和文创都可以赚钱。”

    “想传达美好生活的理念,不在既定的主流价值上,但却在生活的细节和片段上,都有让人过得更好的价值和意义。”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