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振豪:砂沙是西马的反射镜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冯振豪:砂沙是西马的反射镜

    大马国土涵盖欧亚大陆最南端及亚洲最大岛屿,鉴于地理环境之因,饱含多元的文化色彩著称。尽管在文化上有可爱的一面,如何传承这个国家资产却成全民考题。就东马在地特色受到半岛侵袭,遂而点燃砂沙政治觉醒。



    阿德南任砂首长之后,砂人本土意识越来越强,砂国阵在2016年的砂拉越选举中横扫希盟,可谓抬升东马政党的地位。2018年反风吹起之际,国阵与希盟急于征求东马政党加持以击倒对方,这也是为什么希盟放下身段与沙菲宜的沙巴民兴党合作,他们深知缺乏在地助攻是吹不起东风的。希盟执政以后,民兴党成为政府伙伴,砂盟也不断展现在野影响力,无论媒体或国会,东西马的差别待遇比起前朝更受关注,人们以开放和豁达的态度谈论大马“两岸三地”议题,这或许是509变天送给马来西亚的礼物之一。

    巫统、伊党迈向结盟,国阵的马华与国大党只有让路,西马政坛为之惊动,对岸的东马却显得平静。当西马极端主义狂呼,反唤砂沙住民的警觉,他们更珍惜其文化特质,更热衷凸显东西马的差异;砂盟表明不会配合巫伊结盟,而沙巴巫统是结盟的例外。半岛的极端民族主义在东马没有市场,大大削减巫伊结盟的底气。

    代议士勇于指正

    朝野领袖的出言不逊触动国本,砂拉越和沙巴的代议士都会勇于指正,不管是否为了本身目的,这些举措都有反射作用,让西马人看清这些政客试图颠覆联邦精神的邪恶面。如在马来尊严大会中的“马来人的大马”狂言,贸工部长兼民兴党国会议员雷京旋即反指勿将问题都归罪非马来人。西马政治菁英碍于既得利益者或同侪关系的缘故而经常有感难言,有幸这苦差事有人愿意认领。而且部分东马领袖从回击极端主义上,他们会失去极端主义支持者的青睐,却换来更广泛的掌声,从功利角度论此举也反而加固他们在东马的基本盘。

    东马这面反射镜对趋极化的半岛政治有冲淡的作用。当然,这要在维持联邦宪法精神的前提上,而不是刻意制造对抗意识。同样的,半岛也扮演着唤醒东马的角色,诸如借争取自治之名而不敬国歌的行径是彼此不容妥协的底线。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