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凯欣:难道一日为贼,终生就是贼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彭凯欣:难道一日为贼,终生就是贼吗?

    社会新闻组记者



    日前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说,政府首席秘书将作出必要的修正,允许前少年犯在公共领域任职。他说,该部是通过“我的未来青年”、“我的未来青年PLUS”和“黄丝带”等计划,帮助有问题的年轻人找到工作。

    不过,部长期间说过一句话,指政府应给予前少年犯第二次机会,这番话却引起部分网民的不满,嚷嚷为何要对犯过罪的少年如此宽容,甚至提供辅导、培训、工作机会等如此“好康”,质疑部长为何不将焦点关注在毕业生失业率高的问题。

    给少年犯重生的机会,和关注毕业生失业率的问题,为何有人会将这两个事情连接在一起?笔者认为,这是两码事,没有轻重之分,有的也只是措施及执行的分别;早前人力资源部长古拉说,我国目前的青年失业率约10.5%,但这有许多其他因素所致,比如技能和市场需求不符合、低薪酬等,这不是说不允许少年犯重返社会工作,就代表这批失业者就会找到工作了。

    给青少年第二次机会

    再者,部长说,这些少年犯中有60%是犯了轻微罪行如偷窃,他们在工作前,会先接受技术和职业教育的特殊训练,事后会被安置在与青体部合作的公司,笔者相信,当局会斟酌处理和评估,比起对于犯案累累或屡次三番重犯的人,相信当局会优先给予合适的人一个机会。

    人犯了错,为此坐牢付出代价,是罪有应得,但是,每个个体都享有基本人权,就好比一名嫌犯,他也有权力行使聘请律师辩护、家庭探访权等,就算被定罪和服刑的少年犯,本身应有的人权不能被剥削,因此他/她接受监禁和改造的同时,有机会接受培训或教育。

    对于部分少年犯而言,刑期完毕后不是终点,而是他们重返社会后,在一个生活大环境所面对的事情、人们的眼光等,这才是他们未来必须适应和面对的事情,或许远比服刑来得更严峻,因此,如果能力所及,为何不给予这些少年犯,第二次机会呢?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