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游自在】港昔港味,机械化出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字游自在】港昔港味,机械化出发!

    假如时光是一道惊涛骇浪,在人们来不及惊慌中淘走了昔时,在失措中卷走了旧物;物件可以舍,情怀不能断,可旧情怀又叫人太沉重,于是,香港漫画家叶伟青(Felix)用科学与幻想,为情怀添绘一套科幻衣,让它们重新出发。在他笔下,连带旧时单飞的工具,如大哥大、传呼机、打字机、第一代Mac机等,都来合体成了这个时代里会动的机械人,它的名字就叫“岁月号”!



    叶伟青(Felix)

    甫打开话匣子,叶伟青就表明他出生的年份是1969年,这一年,对人类而言,非比寻常,同时也间接影响他日后的偏爱。

    1969年7月20日,阿波罗11号宇宙飞船的登月舱载人在月球安全着陆,创下了人类首次把足迹踏在另一个星球上的壮举。

    这史无前例的征月行动圆了人类千百年梦想, 踏在月球上的太空人阿姆斯特朗(Neil Alden Armstrong,1930年~2012年)当时就说了一句举世名言:“这是我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

    在这个宇航关键年来到人世间,或许有一种适逢其会、与有荣焉的情怀,使他在人间岁月中无法自拔地对太空人情有所钟。

    在人类首次登陆月球那一年出世,叶伟青有一种适逢其会之感,也对太空人产生无以名状的喜爱。

    在动画公司当创作总监时,他管理的美术团队负责绘画遨游太空的铁臂阿童木(Astro Boy)机器人;如今,转为漫画家身分,太空人自然是其画笔下角色之一。

    他的面子书头像就用了一幅自绘的可爱版太空人,这可爱太空人在小的时候,看得最多的是日本动画,“尤其是机械人动画,我可说是喝着日本动画奶水长大的孩子。”

    “人生最初,最大娱乐是看电视节目,买漫画机会不多,也没有额外零钱买。”他笑言:“看电视不必花钱,因而吸取不少日本动画的养分。”

    直至可以一个人上街的日子,在香港旺角度过成长岁月的他,说道:最常接触到漫画的地方,就是“飞发铺”,“通常,在水塘边有小档口,那里有师傅替人们剪头发。”

    全部“飞发铺”皆备有漫画,且类型繁多,使他老爱剪头发,哪怕头发未长长,他也央求妈妈带他去剪头发,“纯粹为了看漫画,一看就是老半天。”

    旺角是次文化聚集地,除了有很多漫画店、杂志店,亦有模型店,他把年少时最多的时光用来泡模型店,“每一家模型店的林林种种模型,看得一清二楚。”

    他忆述,可以一次连续走好几家且看很久,“我想,对于机械构造的知识,以及之所以对它颇有感觉,全靠这样细看慢赏回来的。”

    叶伟青是人马座,一个喜爱天空、热爱自由的人,所以,他笔下的机械人都可以在无边无际蓝色穹苍里飞行。他即场画的《中国报》轻机,意寓阅读人数一飞冲天,他笑称:“全部都飞起来呀!”

     

     

    执迷突悟激发想像力

    跟既喜欢太空人又喜欢机械人的叶伟青聊访,怎能绕过影响他最初也最深的动画呢?他不假思索说出《铁甲万能侠》(Mazinger Z)与《三一万能侠》(Getter Machine)。

    这两部可以说是日本机械人动漫画界的经典,“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它们勾起我心中的惊叹号,为何想像力可以去到那样。”

    哪怕到了今天,他脑海仍忘不了《三一万能侠》里,三个主角驾驶三架飞机,时而分体,时而合体成不同形态的机械人。

    “如今回想起来,那是很不合逻辑的,可是天马行空能力非常强。”他在观赏过程中,想像力有了莫大启发,也激发他对科幻片的兴趣,以及对世界的探思有莫大渴望。

    他对机械人的偏爱,除了源于儿时的喜好之外,机械人之于他象征着想像力最高峰的表现,还传递了科技、科学与智慧。

    “也是男性权力、力量的表现,即有一种英雄感觉;男生每逢见到引擎部件,就会莫名地兴奋起来。”在理性中处理结构拆解,却生出了感性的情意结。

    “这种感觉错综复杂,但是,有一种美好的存在。”人要是真喜欢上一样东西,许多时候是说不出原因的。

    小巴重机:如果你曾在香港乘搭过小巴,“你就知道它有多疯狂,尤其在夜里,速度快得令人难以置信,里头乘客像在坐越野车啊!”叶伟青把生活里的个人经验和感受,用自己的形式表达出来,于是画出这一部“无障碍冲锋陷阵”小巴。 飞行叮叮:旅人到香港,怎能错过乘搭电车叮叮呢?重机系列里的电车不再是在路面,而成了飞行电车,想必能看到香港的另一番风景线。

     

    香港制造土炮机械人

    此番应亚洲漫画文化博物馆之邀来吉隆坡,叶伟青亲自给大马漫画迷带来最新作品集,有《香港重机1》以及《香港重机2》。

    《香港重机1》里头,主要角色是香港本土交通工具,而《香港重机2》则以日常生活中信手拈来的常见物件为主。

    他把这些传统、经典或者旧物件结合机械人元素,画出一系列具有浓郁港味的机械人,前者的造型偏向于严肃兼有型,后者则走可爱风格。

    这群冠上“香港”二字的角色,他称之为“土炮机械人”,“‘土炮’这两个字,即是土法炮制,意思是用独特秘方制作,我则是用了本身独有的方式,把这些物件演绎出来。”

    于是,我们也熟悉不过的电车叮叮,化身会飞的电车重机;老建筑唐楼也成了会大步移动的巨无霸机械人;昔日中秋节的手推纸扎灯笼,化作坦克机械人来追月。

    幻想随他的笔尖湍流到了画纸上,不一会儿工夫,他就能把心中物机械化,“基本上,除了液态和气态较难之外,任何固态物体和对象都能变成机械人。”

    这部重机80S是由80年代各种工具的部件所组成,有旧式有线电话、大哥大、传呼机、卡带机、古董打字机、扭蛋机、第一代Mac机等等,正如叶伟青所言,它们都是岁月的工程师。

     

    画上瘾每日画一个

    机械人是工具,也是叶伟青的一个平台,至于为何选它,“因为香港少人做这事,八、九十年代港漫全盛时代里,大部分漫画以武侠为主,科幻不是无人尝试过,只是未见成功。”

    这导致固有认定,香港人做不到科幻题材,“我不认同这个说法。”他把时间推前,并说道,如果大家有留意到,许多香港元素早在很久以前就纳入电影里头了。

    他以电影美国科幻怪兽动作片《环太平洋》(Pacific Rim),或者日本最具代表性的科幻动画《攻壳机动队》(Ghost in the Shell)、变形金刚(Transformers)等,“都是源自香港的Cyberpunk(科幻小说类别的其中一种)。”

    他指出,香港是一个不乏科幻元素的地方,于是,在动画界沉浸许多年后,当他决定自立门户,做自创作品时,“就想要找一个可以代表自己的东西来画。”

    几经左思右想之后,他认为,把向来最喜欢的东西画出来,就是最具个人风格的东西了。土炮机械人的念头于是萌生。

    “啱啱遇着刚刚”,他碰巧参与“March Of Robots”艺术挑战,在去年3月期间,每天创作一个新的机械人,结束后,他也画上了瘾,戒也戒不掉,“迄今,也画了数百个机械人了。”

    披上科幻外衣旧变新

    每个出自叶伟青笔下的机械人,存在一些元素,但是,他采用不露痕迹的方式,把想要传递的讯息绘画出来。

    他说,第一幅作品是天星小轮,他之所以画它是有感因为填海关系,以至于其航程越来越短,“这让我预见香港有很多事物,面临不见了或者消失中的情境。”

    从天星小轮,他想起雪糕车、红白蓝胶袋、报摊、市政局垃圾桶、小巴等,“我想到,不如借助这个媒介,统统把它们记录下来吧。”

    “这内容相当怀旧。”他不是没有想过,一般人会觉得这是香港本土事物,“旧物之于年轻人或是香港人,未必能吸引到其关注力。”

    他想跳脱这个框框,“为此,我需要用一种新形式来诠释它们。”这批具有港味的昔日旧物或现有物,披上科幻外衣,变成一座座创意机械人,成就了香港重机系列。

    “每画一个机械人,就意味一个新角色出现,而每一张画里头,都有我一个小想法。”他希望唤醒每个人对当下拥有物的珍惜。

    “人们对生活里许多东西,往往因为常见而产生麻木。”他希望利用自己的角度与幻想,唤醒大家重新留意看似寻常但并非理所当然的身边物。

    “这一刻可以拥有,不代表下一刻能继续拥有。”珍惜变得尤其重要,眼前人是如此,眼前物亦然。心带使命的他,今天跨出的一小步,或许会成就香港科幻漫画未来的一大步。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