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志强:不要把民怨拒于门外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戴志强:不要把民怨拒于门外

    对于巴生河流域及各大城市的数万名电召车司机和百万名消费者来说,12月11日之后的日子很难过。一如预料,车资暴涨一倍至两三倍,候车时间从标准的五六分钟变成一个小时或更久。



    许多上班族习惯了平日上下班召车到轻快铁或捷运站,近距离的车资仅5至6令吉,可以省下驾车通勤的汽油、堵车和停车费等。现在,繁忙地区的同样车程要花8到20令吉,而且等到肚子饿扁还没有司机接单。

    可是,电召车司机依然是乘客的首选,纵使付出比平日高双倍的价钱也心甘情愿,原因无他,一小撮害群之马使到大马的德士业臭名远播,拖累了整群日夜辛苦候客的德士司机。

    爱车当场被充公

    传统德士业者如愿施压政府管制电召车,苦的却是消费者,尤其没车的中下阶层人民。一名刚在吉隆坡中央医院分娩的产妇说,她和初生婴儿总不能坐丈夫的摩多回到十多公里外的住家,但搭电召车的车资逾30令吉,令她深感无奈。

    电召车司机是否坐享其成,获得双倍的收入?没那么简单。先得过五关、斩六将,考获公共交通执照(PSV)、取得电召车准证(EVP)、通过验车中心、健康检验、缴付电召车保险和社险等。

    尽管交通部长陆兆福宣布已有6万人通过PSV考试,足以应付市场需求,但事实上,真正能上路载客的司机远远少于这个数字。

    管制电召车行业的期限原是10月12日,陆兆福给予3个月的宽限期至12月11日,并承诺不会过于严厉执法,在过渡期弹性处理,如今却是政策乱象频生,矫枉过正。

    许多取得PSV但等了几个月未获得交通局批发EVP的司机,获得电召车系统允许接载乘客,却在遭到陆路交通局取缔时面对数千令吉的罚单,爱车还被当场充公。

    另外,据电召车司机组织的“维权律师”吴健南反映,有些司机的车子属于丈夫或妻子的名下,例如家庭主妇驾驶丈夫的车子赚外快帮补家计,交通局的纪录却显示车辆EVP属于妻子的名字,以致路税无端不获更新,数千司机受影响,但交通局和电召车公司互相推卸责任。

    放下身段作出调解

    国际机场公司最近订下新条例,电召车只许在特定地点接载乘客及限时10分钟,否则要付10令吉停车费,不少司机索性拒接机场订单。

    “捍卫电召车司机权益运动”早前到交通部呈交备忘录和求见交长,吴健南也公开邀请陆兆福到雪隆地区搭乘电召车,亲身体验车资暴涨和候车时间更久的情况。

    由于这项运动的发言人是来自马华的吴健南,陆兆福至今拒绝和电召车司机对话,不让反对党的小卒有机会“沾光高攀”。

    曾经是在野党小将的陆兆福,忘了自己当年如何挑战在朝高官却不受理睬的忿忿不平,如今他当上了部长,就像媳妇熬成家婆,不愿跟反对党对话共同解决人民的问题,反而打官腔声称新政策顺利落实。

    出于好意的管制良政已变成了扰民恶法,劳民伤财动摇民心。陆兆福应放下身段作出调解,不要把民怨拒于门外。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