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再试一个疗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蔡澜:再试一个疗程

    第二次治疗,我问中医:“针灸戒烟,主要穴位是在耳朵吧?”对方点头。我提问:“那么针手和脚干什么?”



    “见你咳嗽,有帮助。”她说。“那不用了,咳嗽我吃药去。”见中医年轻好欺负,我坚持。拗不过我,下来几次集中精力针耳。

    “如果有进步,会有什么反应?”我又问。“逐渐失去烟味,有的人会一闻到烟就反感想吐。”在我的情形,完全没这种现象,而且那烟味来得之好,人家说似神仙,我说抽了比神仙还快乐。

    也许是因为我不听话,不肯配合手脚并针,这六次下来,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同。戒烟,是彻底失败了。

    把这个结果告诉中医,对方有点失望,同时说:“那要不要寻求别的治疗?西医方面有贴尼古丁的方法,需不需要推荐?”从她的表情,看出是真正有心,我要求:“可不可以再试一个疗程?”

    对方即刻为我登记时间,答谢后告辞,坐上车,又想去摸烟盒时,咦,好像感到心头一阵烦闷,最后还是照抽不误,但已觉得不那么好抽了,是否开始见效?不得而知。

    正当要出远门,去埃及和约旦考古,刚才那阵感觉和心脏是否有关?

    还是先去检查一下吧!经家庭顾问吴医生介绍,见了心脏专家刘医生,仔细地扫描、心电图等,结果发现血管已阻塞了两条。

    “还是通一通吧!”刘医生劝告。但这次远门早已安排好一切,因此不成行,太过可惜。“能不能旅行?”这是我最关切的一个问题。“没问题,休息几天就可以。”医生肯定。好,就那么动手术了。

    戒烟记(2)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