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家:政府中学理科实验考试乱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宋明家:政府中学理科实验考试乱象

    这些年来,许多大学前课程和大学一年级理科(化学、生物、物理)老师们的其中一个共同话题,是学生的“动手做实验”能力每况愈下。



    “动手做”本来就是科学的精髓;一个少了实验、户外实地探索等环节的科学,等于没有花生酱汁的沙爹,干啃无味,也无法诱发新生代对科学、工艺、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的兴趣。

    民间NGO或大学团体,偶尔会举办一些“动手做”的科学工作坊;但这些一年就只办那么一两次,很难对启发民间对科学兴趣,或对培养科学公民这些远大目标,起到什么实际作用。

    若国内教育体系没有从小学科学和中学理科课程,开始系统性的培育学生享受探索科学的乐趣,民间举办的这些科学展,将是事倍功半的艰巨努力。

    要追溯回源头,应该归咎于教育部在上个世纪1999年,废除SPM实验考试开始。

    无法依时完成实验

    从那时候起,公立学校的高中四和中五理科生,就不再需要进行SPM理科实验考试;取而代之的PEKA(Penilaian Kerja Amali Sains)这“纸上谈兵”的“伪实验测试”,成了校内许多老师和学生敷衍对待的笑话:
    ◆开始一两年,教育部还派官员视察PEKA作业,随后就决定交由学校自己监督、自己搞定。

    ◆因为和SPM成绩没有关系,多数学生和老师不认真对待PEKA。

    ◆许多老师不教实验原理、不上实验课,只发给学生们一些样本实验报告,让学生照抄。

    ◆有些老师为了方便,做假数据、假报告呈交校方。

    ◆有些学校的实验室从此荒废多年,室内器材废弃后无法使用,浪费纳税人血汗钱。

    2018年,PKS(Pentafsiran Kemahiran Saintifik)开始后,同样发生教育部各个部门沟通不良的现象;许多学校老师至今还在等待,有关PKS分数会不会纳入SPM成绩、以及PEKA会不会被废除的指令。

    同时,虽然PKS需要填写的表格比PEKA少,实验却比PEKA多;在许多人数众多的SMJK华中学校(四五十人一班),“听话”的老师若照着PKS教学,将无法依时完成所有实验。

    好好搞好教育大计

    2020年的高中四,将是第一批使用KSSM(Kurikulum Standard Sekolah Menengah)课程的学生。这项从2017年从初中一开始,开始取代KBSM(Kurikulum Bersepadu Sekolah Menengah)的新政策下,直到现在老师们都还不清楚SPM的考试模式。

    以上这些经由个人观察,加上来自槟城、吉打、霹雳、吉兰丹、雪兰莪、沙巴的12位中学理科老师的经验分享,所了解的政府中学理科教育乱象,绝对只是冰山一角。

    国家要强盛进步,政府就必须认真使国家跳脱“科技消费”水平,以提升至“科技生产”层次。

    在这方面,培育STEM人才至关重要,因为想要让国家强盛、具备环球竞争力,每一万劳动人口里就必须有100-120位科艺专才(目前数据是70-80)。

    好好搞好公立小学、中学的科学、理科教育,务实提拔和鼓舞更多学生加入STEM行业,不分种族留住各个领域专才,为本地科技工艺界培育人才,也绝对是当务之急。

    必须强调的是,无论谁当政,执政党掌握教育大权,不能只是为了“准备下一届大选”、“顾虑某些族群感受”,而害怕制定和执行利国利民的教育大计。

    一旦确定方案是值得推行的,就必须全力以赴,高效执行。

    要不然,我国教育和发展将会永远原地踏步。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