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介琳:政客谋权的垫脚石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黄介琳:政客谋权的垫脚石

    土著权威党副主席凯鲁阿占入禀联邦法院挑战1996年教育法令下多源流学校违宪,信誓旦旦指兴讼不是有意玩弄种族课题或仇视非马来人,而为研究多源流学校在宪法下是否合法……我去,多么堂皇冠冕的理由。



    一个亲巫统的政党领袖,忽地这么热衷“关心”多源流学校的合法性,还不惜砸钱聘律师团入禀法院,无关政治只为了研究法律课题?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当时姑娘就在司法宫现场采访,亲睹凯鲁阿占一身炉火纯青的睁眼说瞎话技能,实在佩服得五体投地。

    母语教育是大马华裔极力捍卫、不容妥协之事,此番凯鲁阿占直接“杀”上联邦法院,居心恶毒!

    联邦法院是我国最高法庭,一旦法院受理此诉讼并且判处多源流学校违宪,即代表再没有其他管道可翻案。大马华教将从此被连根拔起,万劫不覆。

    尽管此案答辩方可以奋力一搏,援引联邦法院第137条例申请检讨法院自身裁决,但试问有多少宗是申请成功的?

    2016年安华被判鸡奸案罪成时,确实成功申请法院检讨裁决,但这只是凤毛麟角;再者,申请检讨意味质疑法院裁决,堂堂法官们会承认或质疑自己判决错误么?

    采访当天,凯鲁阿占公告天下指若此计行不通,他还有5项“B计划”排队等着实行,接下来会继续以各种法律途径提出挑战,这已昭示他死咬华教不放的居心。

    此事追根究底,不过是一场政治游戏,只是恰巧这次是多源流学校不幸成为政治博弈对象。

    政治是残忍的

    509大选改朝换代,希盟掌权后,巫伊结盟瞄准“马来人大团结”的种族政治路线,为重夺下届大选铺路。

    马哈迪领导的土团党为扩大势力,也极力迈向种族政治路线,加上这时公正党内斗自顾无暇,行动党则为官位臣服在马哈迪淫威之下,如今国内各种引发种族关系紧张的议题满天飞,国家已乖离中庸治国路线。

    凯鲁阿占这次挑战多源流学校违宪,显然是为增加巫伊提倡“马来人大团结”、“马来人至上”的种族政治资本,好告诉马来人,巫伊两党才是真正捍卫马来人权益的最佳选择。

    尽管巫统放手让马华上阵丹绒比艾国席补选,表示巫统依然尊重国阵精神和多元治国理念,但这未尝不是巫统在试水温。

    为了保住权利与地位,政治永远是残忍的。马华此役如果败阵而归,巫伊两党势必更坚定走向极端以吸引更多马来票,土团党为了和巫伊竞争,也定然越来越极端。

    回头一望,这次入禀法院挑战多源流学校违宪事件,不过是政客们为谋得权力的征途中,顺手一踩的一块垫脚石,仅此而已。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