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珊:蚊型脚车,yes or no?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李慧珊:蚊型脚车,yes or no?

    从鲜为人知到家喻户晓,“蚊型脚车”逐渐为人们所熟知,而其所引发的争论也在持续发酵当中。蚊型脚车之所以得到如此“厚待”始于一名系着安全带,依照限速驾驶,没喝酒,没在开车时使用手机,另加上拥有在公路上开车的权利,涉及撞死8名蚊型脚车少年党的汽车司机无罪释放。舆论对于此案的观点相当并不一致,有的人认为司机应该为此事负起最低程度的责任,而一些人则是痛批那些轻狂的少年。



    无论如何,我们对于大马的司法公正抱有绝对的信心,既然法院证明了少女的无罪,那么,我们便应该敞开心胸接受判决的结果,停止对于少女以任何形式的人身攻击。这历时了两年,轰动全国的案件随时史无前例,却不会是后无来者。关于蚊型脚车所可能引发的惨剧,社会体现了相当程度的堪忧。

    陆路交通局也表示正在着手寻找新的方案,来解决日益严重的改装蚊型脚车问题,以保障所有道路使用者的人身安全。正当大多数人都在谴责蚊型脚车所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之时,一名马来非组织领袖也为政府提出“高见”,倡议兴建蚊型脚车的专属车道。究竟蚊型脚车,yes or no?

    “飙脚车”也算飙车?

    蚊型脚车是近几年才较为火红的“飙车工具”,它的出现让许多经济能力有限的青少年爱不释手,而道路上也从此出现了一个”新兴飙车党”。喜爱飙车的青少年喜爱追求速度所带来的刺激感,同时也出自于他们对新鲜事物的猎奇心理。但飙车的后果往往大于我们的想像。飙脚车与飙车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心理学家研究发现,爱好飙车的人通常具备较少的社会认知能力以及共情能力(也指同理心),因此经常漠视社会准则,不把他人的生命放在眼里。飙车族想要宣泄压力的想法无可厚非,它虽然能给人带来愉悦以及快感,但在道路上,我们就有义务对每一名道路使用者的生命负责。

    我们就是飙车的刹车器

    网上有言,“不做死也就不会死”。飙脚车的情况虽然还不算太糟,但任何飙车的行径,都有可能是以生命为代价的,而其他道路使用者也有可能因此而面临更高的危害系数。当然,飙车并不是百害而无一利,飙车也没有不道德,但生命的宝贵(无论是加害者还是受害者都一样,生命所赋予我们的价值都一样)迫使我们不能对此事放任不管。

    由于飙脚车党成员多数是青少年或是未成年,造成执法方面相当的难度。法律的框架为这些新兴飙车党提供了绝佳的保护伞,要想有效遏制他们飙车,有效的方式就是提高飙车的成本,使相关法律与时并进。

    除了加大法律以及社会舆论的监管力度,对于青少年的心理干预也显得极其重要。我们严厉杜绝一切罔顾他人生命的做法。由于我们永远不知道谁是下一个受害者,制止飙车的最佳做法,就是让我们一同成为飙车的刹车器。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