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华淡小合法地位◢ 第一回合 土权党败诉 联邦法院拒发准令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挑战华淡小合法地位◢ 第一回合 土权党败诉 联邦法院拒发准令

    (布城11日讯)联邦法院今日拒绝发出准令给土著权威党副主席凯鲁阿占,以让后者挑战1996年教育法令下的多源流学校,是否违反宪法的司法检讨申请。



    承审法官即马来亚大法官丹斯里阿查哈莫哈末宣读判词时指出,联邦宪法第74条款赋权国会制定涉及教育的法令,包括1996年教育法令第17及第28条文,赋权教育部长设立华淡校。

    他说,宪法第9附表第13项教育相关事项也说明,教育的诠释范围非常广阔,其中包括华淡校等其他教育制度。

    他也裁定此案应从高庭开始,而非直接入禀联邦法院。

    阿查哈莫哈末认为,高庭也有权聆审有关这宗案件提出的宪法课题,因此凯鲁阿占援引联邦宪法第4(4)条款,向联邦法院申请准令以聆听此案的做法,出现程序错误。

    凯鲁阿詹是于10月24日入禀联邦法院,挑战国会无权制定1996年教育法令下第17和28条文,即赋权教长设立多源流学校,并把教育部长马智礼为第1答辩人,政府为第2答辩人。

    (沙哈鲁丁说会重新入禀高庭。本报黄介琳摄)

    其代表律师拿督沙哈鲁丁于上周一(4日)在联邦法院陈词时指出,华、淡校采用母语教学,违反了联邦宪法第152(1)条款阐明的马来文官方地位,再者法庭在1982年独大案件裁定教育属于官方用途,学校应以国语教学。

    (张盛闻满意裁决。本报黄介琳摄)

    此案是于早上9时30分开庭,而阿查哈莫哈末用了约38分钟宣读判词。

    另外,阿查哈莫哈末谕令凯鲁阿占无需支付堂费。

    答辩方代表律师为高级联邦律师陆意清和三苏布哈山。

    我们依旧士气高昂! 凯鲁阿占入禀高庭继续奋战

    凯鲁阿占代表律师拿督沙哈鲁丁指出,他们将在研究法官判词后,再向高庭入禀类似诉讼。

    “我们有必要先研究裁决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的士气依旧高昂,因为法官裁决时指我们入禀错了法庭。这宗案件就是这么一回事,现在我们要去正确的法庭了。”

    他引述法官指出,1996年教育法令第17和28条文和宪法有矛盾之处。

    因此他说,即便国会有权立法,这也不会阻止他们质疑该法令第17和28条文,不符合宪法152条款。

    “我们明白,也看到这其中存在技术性错误,但这不会阻止我们把真正的课题带上高庭,我们的旅程不会就此结束。”

    黄觥发:凯鲁阿占不会就此罢休

    董教总代表律师黄觥发认为,凯鲁阿占挑战多源流学校违宪案或不会就此止步,不排除对方会重新在高庭兴讼。

    (黄觥发不排除起诉方重新入禀高庭。本报黄介琳摄)

    他在庭外受询和接受《中国报》电询时披露,凯鲁阿占代表律师早前陈词时指国会没有权利制定教育法令第17和28条文,唯法官裁决时披露宪法第74条款赋权国会相关立法,再者宪法第9附表第13项的“教育”事项里有“包含”字眼,因此尽管第9附表第13项没有直接列明教学媒介语,但有必要广义诠释里有关“教育”事项。

    唯他指出,法官同时也披露宪法74(3)条款列明国会立法权也有既定条件和限制,令该案存有矛盾之处。

    “法官已清楚说明国会有权制定相关法令,但并没有触及和审理多源流学校本身的合法地位,因此到底有没有违法,需由高庭审理。”

    黄觥相信起诉方会因此挑起宪法152条款阐明的马来文地位论点,继续在高庭提出挑战。

    他强调教育是给大众的,遂希望对方能考虑到让马来西亚三大民族和其他种族和睦共处,不应再兴讼。

    张盛闻:存在逾百年
    华淡小非要分裂国家

    教育部前副部长兼马华总秘书拿督张盛闻指出,联邦法院针对母语学校的地位作出非常明确的裁定,即国会有权立法并赋权教育部长设立国民学校和国民型学校;而且不仅设立学校,也必须协助这些学校。

    他说,对于未来若有任何一造有意挑战母语学校地位,这项判决给予人们捍卫母语学校很大信心。

    “希望各造理解,华淡小已存在超过百年,国家独立前已存在。这些学校并非要分裂国家,他们使用的也是教育部制定的课纲,只不过用母语教学。”

    张盛闻在庭外受询时强调,此案不关种族课题,不在于挑战国文,而在于接受多源流学校作为国家教育体系其中一分子的事实。

    他也希望政府在此课题上有非常强烈和明确立场,捍卫国会和1996年教育法令赋权设立国民型学校,未来继续支持各源流学校。

    张盛闻稍后也发文告补充,若起诉人把此事带到高庭,马华将继续关注,并已委托拿督陈忠俊律师采取必要行动。

    彭德生:接下来挑战会更大

    马来西亚华文理事会副主席彭德生预料,接下来将无可避免会有更多马来组织在高庭阶段介入此案,或者和现有组织连成阵线,因此接下来面对的挑战会更大,华社对此事不能掉以轻心。

    他说,联邦法院于11月4日聆听是否批准该案准令的申请后,开始有数个组织包括半岛马来学生联合会(GPMS)、伊斯兰教义理事会和伊斯兰联合阵线等,申请介入此案并委派代表律师旁听,令案件趋向复杂化。

    他在庭外受询时说,华理会周一(11日)联合另外3个淡米尔组织包括淡米尔基金、爪夷书法行动小组(SEKAT)、淡米尔校友会委派律师代表旁听,并欢迎法院裁决。

    “华理会和淡米尔团体将根据课题,随时关注对方行动和发展。华小和淡小存在这个国家超过200年,不是任何团体可以质疑,即使是任何人再次通过高庭挑战地位,整个华社和印度社会、华印教育组织都会站起来,捍卫我们在宪法下保护的地位,这是我们的立场。”

    等书面判词再探讨

    ◆半岛马来学生联合会和伊斯兰教育理事会代表律师哈尼夫

    所有人都在等待法庭的书面判词,以便研究判词后采取进一步行动。

    况且目前法庭还没正式就申请是否站得住脚(merit)做出裁决,我们会做进一步探讨。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