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枝聪:给原住民留条活路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李枝聪:给原住民留条活路

    文冬专职通讯员



    总检察署在今年初代表希盟政府入禀哥打峇鲁高庭,起诉丹州政府与私人公司等八造侵犯原住民习俗地,这也是大马自独立以来,联邦政府首次为原住民采取诉讼行动。

    最新进展是,哥打峇鲁高庭以法律不允许庭方直接或间接向政府发出禁制令为由,将案件驳回。

    纳粹独裁者希特勒曾说过,要消灭一个民族,首先消灭其语言和文化;每个民族捍卫传统、传承文化的坚持,就在于此,如今,原住民群起反对祖传地被“侵略”,原因亦然。

    自90年代以来,有关原住民习俗地的法律诉讼案件不在少数,虽然原住民在判决中获胜的案件不多,却已证明原住民的土地拥有权是有法可依的。

    追根究底,“地契”是习俗地诉讼案的关键,按照我们所认知的法律,地契是土地拥有权的证明,原住民若无一纸地契,何以为证?

    举凡人为问题自有其解决之道,端看是否有解决的意愿,举个例子,政府可成立土地听证会,或邀请专家团从原住民的文化、习俗和生活细节上着手鉴定,相信必然有可鉴证的元素。

    进一步说,埋葬原住民的墓地,甚至他们在当地所种一棵树、一片稻田或任何耕地都好,这些都是原住民在该片土地上生活的铁证。

    能够受到关注

    今年1月的金马仑国席补选,西马半岛首名原住民国会议员南利成功当选,可算是原住民的一线曙光,无奈的是,经过长年来的被边缘化,政府体制内迫切需要一把原住民的声音,以确保原住民的心声能够受到关注。

    在民权意识逐渐提升的今天,新一代勇敢走上街头请愿,致力追求平等权益,稍有良知的国人,自然会对原住民产生怜悯之情,毕竟他们是最早在这片土地扎根的族群,却也是拥有最少、被剥削最多的真正土著。

    寥寥数语岂能道尽原住民的委屈和心酸,想必那些不断被大财团压榨的原住民内心正在淌泪,只能冀望高高在上、掌握决策权的一方,能反思何谓以民为本,给原住民留条活路。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