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咏强:龙象之间,还有巨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霍咏强:龙象之间,还有巨鹰

    第三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领导人会议11月4日在泰国曼谷闭幕,会后领导人发表了联合声明,除印度外,15个RCEP成员国已经完成全部文本谈判及所有的市场准入问题谈判,下一步将进行法律审查,以便在2020年正式签署协议。



    RCEP是由东协10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洲、纽西兰、印度6个伙伴国参加,旨在通过削减关税及贸易壁垒,建立一个16国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协定将涵盖约全球人口的一半,国内生产总值和贸易额约占全球的三成,达成后将成为全球涵盖人口最多、最具潜力的区域贸易协定。印度虽然最后拒绝参与,但仍然无损RCEP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国际贸易组织WTO,面对美国声称退出、可能令组织明存实亡的威胁,RCEP的实质作用可能比预期更大。

    原来RCEP的出现,多少因为应对美国宣布重返亚洲时推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但结果政党轮替,特朗普上台将奥巴马所有协议推倒重来,北京顺势力推RCEP,借此加强在邻近区域国家的经济联系,强调减少政治争议、搁置边界纷争,加强经济合作,从而提升整个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如今RCEP的诞生可谓实践中国版“印太战略”,然而,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却雷声大,雨点小,最近美国商务部长罗斯11月5日出席东协峰会时,提出美国会推出“蓝点网络”(Blue Dot Network)计划,来抗衡中国的“一带一路”。

    提高政治影响力

    但是这个所谓象征着“美国永远会留在这里,而且会投资更多,为亚洲可持续发展的计划提供支持,继续增加双边贸易”的“蓝点网络”计划,仅仅是是空手套白狼的把戏,不过是发布一套官方标准,这一举措只能视为融资的催化剂,但其实,它本身没有借贷功能。
    “蓝点网络”更被同场的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不慎戳穿,只不过是一本《米芝莲指南》式的基建投资计划项目版本,为道路、港口、能源系统等评级,立即被当地传媒讥讽为“美国最多就只能发证书、中国却实实在在发现金”。澳洲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项目主任勒马修说,“美国仍是亚洲重要的经济参与者,但已经不再是最主要的,中国在贸易上超过了美国,必须习惯这一点。”

    时移世易,无论在经济层面或是战略立场,美国仍要倚靠东协,尤其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使得一些美国企业将生产线或投资项目由中国大陆迁往东南亚国家,东协国家成为美国在印太地区投资的首选地,美国在东协地区的投资总额达2710亿美元。但是,这些都是美国企业的商业投资,美国政府的实质投入,例如对东协的基础建设投资只有少得可怜的1.13亿美元。

    无论如何,美国为了遏制中国,必须借助东协这一平台,加大对中国的牵制,美国尤其关注的是必须继续操控印太国家的军事、安全、文化和教育等领域。美国最擅长的是通过操纵这些国家的选举工程,威胁现政权、又或辅助反对派上场,从而提高在当地的政治影响力。
    然后,通过利用或施压个别国家在国际外交上表达对中国的不满,或将自己的诉求强加给东协国家。例如,越南和过去菲律宾都曾扮演这种角色。今年的东协峰会,美国继续围绕南海争端,试图标签中国的领土非法扩张,呼吁东协各成员国对中国提出抗议。两个月前,美国军方更通过大规模和东协的联合军事演习,强调在军事上的合作,间接威胁东协国家站队。然而,这次峰会却完全收不到效果。

    放弃协议最安全

    反而通过美国的压力,加上印度国内的政治威胁,最终令印度放弃参与RCEP。

    尽管印度在此前多轮谈判中一再临时提出新的要求,导致谈判多次拖延,所以这次印度退出谈判的决定并不令人意外。印度总理莫迪就表示由于在关税、与其他国家的贸易逆差和非关税壁垒方面存在分歧,印度决定不签署RCEP。声明中强调印度的决定将极大地帮助印度的农民、中小微企业和奶制品行业,这个立场充分反映出印度政府的实用主义、维护穷人利益的迫切愿望,和为印度服务业确立优势而努力。

    说得精彩不代表实际如此。

    印度国内政治局势才是对莫迪的决策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再次反映出选举民主的缺陷。最近在两个邦级议会选举中,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表现不如理想,核心原因就是农村选民投向反对党。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党的核心支持只能向着城市选民转移。在经济低迷持续的情况下,莫迪政府的核心执政目标由长期全面的产业发展,转向短期稳定、并刺激创造就业。

    在反对党可能会利用RCEP 攻击政府经济政策的形势下,放弃协议就成了最安全保险的政策选项。

    印度缺乏竞争力的产业结构和足够的国家资源,令印度难以像中国那般全力开放改革。现实情况是,印度与包括韩国和东协在内的多个国家或国家集团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后,与这些经济体的贸易逆差都出现了大幅度增长。例如,印度与韩国的贸易逆差从10年前约50亿美元大幅增加到这个财政年度的120亿美元。

    美国是另一个隐藏的障碍,印度很大程度上将由东协发起的RCEP视为“中国主导”的贸易联盟,在这种立场的引导下,印度可能将退出RCEP的决定作为美国贸易谈判筹码,并通过提出将美国的贸易关系置于中国之上,以此挽回美国政府在今年6月取消给予印度的普惠制待遇。

    但是,退出RCEP对印度来说可能丧失了一次历史性的机遇,到头来会否变成“赔了夫人又折兵?且拭目以待。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