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朝骥:赛城变骗都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廖朝骥:赛城变骗都

    前几天很匆忙去了一趟台湾,去暨南国际大学做一场演讲。短短的三天两夜,我就坐夜机回到吉隆坡,抵达KLIA2已经是凌晨,叫上一辆Grab,正好是华人司机,就与他畅谈一路。正好我们谈到赛城(Cyber Jaya)有许多“捞偏”的中国人居住在那,昨天报章就报导移民局“意外”破获一个中国人在海外诈骗的基地。



    这位朋友说,像他们这些华人的电召司机,在机场、赛城一带相当吃香。由于有大量的中国人居住在赛城,赛城商业服务及娱乐活动有限,他们外出购物、娱乐、消遣都靠电召司机。由于中国人不谙马来语及英语,所以他们一般不通过本地的电召车平台打车。

    租金便宜网络完整

    他们原来找司机都通过中国的携程app或滴滴打车,因为上面也有一些马来西亚的司机在服务。然后大家自发组成了一个微信群,车主及乘客都在里,要车的朋友就在群中呼吁,然后本地的电召司机接单。此外,这些中国人的饭局、夜店消遣娱乐少不了酒,司机也受促在外等待,价码是一个小时100令吉。

    他们为什么选择赛城呢?除了靠近KLIA外,赛城有许多滞销的公寓大楼及商用办公楼,租金便宜。赛城原来是为了“多媒体走廊”而建,基础设施如公路建设及网络线铺设完整、网速快。虽然赛城靠近行政中心布城,但是布城及赛城,商业活动不活络,地区偏远,地广人稀,相当隐蔽。尤其是下班后及周末,两城一片昏暗,仿佛入睡。

    其实这些所谓的诈骗集团,除了是中国横行已久的电话诈骗集团之外,还有“金钱游戏”及线上赌博集团。中国境内的网络管控严格,以网络技术而言,中国网信办、国家安全局及公安部门投入了大量资源在追查网络犯罪集团。此外,中国早已经不是廉价劳工及低成本的经商环境,在中国城乡的营运成本剧增,老鼠躲避猫的成本高,迫使老鼠转移阵地。

    套路本土化

    东南亚及非洲等这些发展中国家,由于网络技术在快速发展,当地又急需外资投入,使得许多诈骗集团以科技创新或网络服务等名目在海外另设挂羊头卖狗肉的基地。

    虽然这些集团的主要对像还是中国境内的人民,但是一旦相关的业务在马来西亚境内生根了,同样的套路也可以本土化。最明显的例子,是近年来电话诈骗从原来的中国腔华语变成马来语版的警察及法院人士给你打电话,使得本地受害者与日俱增。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