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让心导航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吴伟才:让心导航

    老人怕无聊,因为最无聊的时候,很容易真空,空到连自己都不认得。真的,当你老了之后,就会明白。



    一踏入社会,成年人就得直接面对各样各款势利的现实,以前所接受的单纯教育,就如在乌托邦里学习的青春体操,与真刀真枪的生存功夫比起来,完全不是那一码事。反而因为要存活,就得去应变,大家很快就会认同一切生存于社会的普遍价值。

    每个时代皆是如此,人类为了适应那社会,才变成那样的人。当发现自己所掌握的消耗模式,正好匹配着争取模式,那么,大家都会一致认为,一切所作所想都是理所当然的。没人愿意掉队啊,大家都会乖乖配合社会的竞争模式!

    但是,一个人究竟能竞争多久呢?年过四十,这时离起跑线早老远了,真要拼也只能孤注一掷。年过五十,已难再启动奋起直追的力道,只能问问镜子,半辈子做过些什么?过了六十岁,再不情愿也得给自己结算一下成绩单,有得有失,那还好。

    假如一辈子只记得失意苦恼,那么,这时也最容易出现酝酿已久的慢性心理病。

    我的看法是:就算生命真如一道繁忙运河,就算我们谁都逃不出随波逐流的宿命,那一生风霜雨露也非白扛的,有一天来到自己暮年的渡头,自然而然就会有个声音温馨提醒:此刻,身外浪花都不该是你所关切的了……

    终极已不太远,这时的我们,最需要一个能说服自己生命价值的解释。不用“答案”两字,因为没必要那么果断确切。不过,这个解释也不是别人能给的,就只有我们自己。当这一刻来到了,唯一能真正抚慰我们、体谅我们、宽恕我们,让我们坦然释怀的,只有自己最内里那颗心。

    若还能找到,那就是一颗最初的心。初心来自人性内蕴,我们仿佛能再次认出那个最初的自己;不妥协于障碍,那时的我们,对真、善与美的诠释,就如大家不同的指纹,人人各有不同的真我。

    人生只不过看似复杂,其实不然。尤其童真之后到暮年之前,大家心知肚明,都能记住发生过什么,有些选择不记得,有些还耿耿于怀。长久以来应付惯了转变,甚至习惯选择再去记得转变的意义,辗转到今天,有些老人会自问,有些连问都懒得问自己,一场空也好,一场饶有趣味的慈善演出也好,只有自己收着答案。

    就算亲如伴侣,还是不同的两个人。亲子血缘,也仍是不同的身体 。生、老、病、死其实都是自己的,生是自己来,死是自己走,病痛无人能替代。而至于“老”这层感受,满意或遗憾,唯有自己饮水自知。

    或许,我们曾忽略过那个真我;或许,我们一直以为自己看不到它,或以为自己听不到它,但在最需要肯定自己的时候,朋友,相信我,它一定会出现的。

    我们不需要等它走向自己床边,因为它一直就在内里,无论你认不认,它一直都跟我们在一起。但真的不能再忽略它了,因为时间无多,暮年之际,必须回归到自己本性,才能与自己安然相处。这才是最大的欣慰,也是最大的福气。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