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泰利:没有一点君子风流?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姚泰利:没有一点君子风流?

    是啊,今天是12月的第二天,当已经踏入一年中的12月份,你知道的,所谓送旧迎新的气氛,就要来袭。



    前一阵子有事回乡一趟,那是11月的第3个星期,在来回约8个小时的路程,最令我感觉到2020年是越来越近了。

    这话怎么讲?

    开车回乡是一段自由但又不自由的矛盾旅程。自由,是因为驾驶盘握在手上,你可以随心所欲,想走就走想停就停;不自由,是因为你掌握不到全程路况,如果车太多,塞呀塞的,搞不好要多花几个小时,到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累趴趴。

    那场球最后打不完

    但老实说我蛮享受开车回乡的,因为从回乡到回吉隆坡,都是一种期待甚至说得肉麻一点,是环抱希望。

    从吉隆坡开车回乡,你一路上会希望尽快到目的地,之后可以短暂远离闹市繁忙紧张的生活节拍,悠哉闲哉享受故乡的味道和气息,我几乎每次在开车回乡的时候,都带着这样的渴望踩油门。

    一路上,我会想起童年的点点滴滴;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件我至今深深记得的趣事:

    话说中学时期跟一帮同乡在露天羽球场打羽球,我的一个回球擦网失分,礼貌上我上前捡球后打回给对方好让对方重新发球,但无意间打回给对方的球再擦网,客串“国际裁判”的同乡说了这一句话:喂,怎么没有一点“君子风流(度)”?

    我清楚记得,那场球到最后没能完成,因为我们4个人都给“君子风流”这句话笑到前仆后仰,泪水掩盖汗水,没有力气再打下去了。

    这是只有在童年才会有的记忆。想到这一件往事,想到这个再也没有见到面的同乡,我有时会在失控中再大力踩油门。

    家乡,快点到呗。

    身心披上新姿态

    从家乡回来的时候,虽然又要面对繁杂的都市,紊乱的生活还有喧闹的环境,但这一路上,我依然希望快一点回到。

    因为,吉隆坡毕竟是自己的家园,一砖一瓦,一门一栓,一窗一户,终究是自己最熟悉的地方,同样在这里,迸发出亲密又热切的触感。

    吴若权说,每一次出发,都在找回自己;我也觉得,每一次启程,等于把希望的种子撒播出去,而每一次归来,就像给身心披上一个新姿态。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