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凭什么歧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王振文:凭什么歧视

    这是个歧视比斜视还普遍的年代。有者不动声色,有者张牙舞爪,有者的歧视理直气壮,有者的歧视无需理由,更不觉得有啥问题。



    这使得有人一生下来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就已遭到歧视;身体残缺或不幸患病的人要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本来就很难,旁人的指指点点和异样目光却让这平凡且卑微的心愿变得难上加难。

    好比HIV感染者。根据马来西亚爱滋病理事会的统计,我国去年有3293起新的HIV确诊病例,平均每1万名国人就有1人受到感染。

    卫生部疾病控制单位日前发布的数据也揭露,1986年出现首起确诊病例至今,我国HIV感染者的群体分布出现巨大的变化:30年前,注射毒品时共用针筒而受感染的道友占六成以上。10年前,静脉注射毒品依旧是HIV病毒传播的主要途径,因发生不安全性行为而受感染的异性恋者跃起为第二大群体,达四成之多。

    连医生也歧视

    如今,不安全性行为已取代静脉注射,成为国人感染HIV的首要途径,其中又以发生男男性行为者居多,是跟异性伴侣发生性行为者的1.5倍。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也有可能发生男男性行为。

    然而,许多缺乏统计学基本知识的新闻编采人员,却把上述数据分析解读为“男同志是散播HIV病毒的罪魁祸首”,不但不专业,普罗大众也会就此被误导,加深对同志群体的恐惧及歧视。

    一般民众缺乏HIV相关的常识,尚可理解;最令人心寒的是,国内有超过一半的执业医生坦承自己对HIV感染者感到恐惧,觉得感染上HIV是一种羞耻,有者甚至认为这些感染者不值得他们去用心治疗与照料。

    去你的歧视

    虽然感染者平日前往医院求诊(包括到牙医诊所拔牙、洗牙等)时,有义务主动告知医生自己的HIV状态,但医生不也是有义务平等对待每一位病人吗?连医生也歧视HIV感染者,什么医者父母心,原来只是说说而已?

    昨天12月1日是世界爱滋病日,如果你没能来得及别上红丝带或参与任何宣导活动,那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以实际行动多多关怀HIV感染者吧。

    你可以透过分享正确的资讯破除迷思,必要时挺身而出,确保HIV感染者免受职场霸凌和歧视,提高他们对社会的信任度,以及主动寻求治疗、接受药物治疗的勇气;你也可以选择到收留中心去当义工,里头的男女老幼有不同的人生故事,却都是感染HIV后被亲人遗弃而变得无依无靠的弱势群体。

    他们需要的不是同情或怜悯,而是一视同仁与尊重,以及一张可让他们感到安心的保护网。

    别把你的愚昧传承给下一代,让孩子们在零歧视的世界中长大,是大人的责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