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百勤:老师的无力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董百勤:老师的无力感

    前阵子,有很多教育同业分享了一篇文章,内容是现今教师难为,打骂不是,循循善诱不是,老师陷入教学困境,教育孩子之前,要顾及诸多因素。文章标题是“亲爱的孩子,老师是不能把你怎样,但外面的世界可以”。



    我看到很多老师转载分享以表认同,这表示文中看法戳中他们的痛点。但我斟酌了许久,终于理出这句话和这篇文章背后让我不舒心的理由——整句话,甚至整篇文章,我读到了溢满的无力感。

    “不能把你怎样”,可以理解成变相威胁,也能理解成无奈不能的作为。

    “外面的世界可以”外面的世界,真的那么可怕吗?还是为了安抚自己,掩饰痛楚,不让自己教学上遇到的问题浮出水面,而把外面的世界塑造得越可怕,自己的内在就会越好过?把孩子交给外面的世界,难道我们心里的重压,就会减轻?

    再者,这句话也写出老师的委屈。有句俗话是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身为老师,对于同行会有此沉重的想法,在情在理,不用鬼知道,我也知道。

    这句话会得到那么多同业认同,想必有其道理。但我在意的点是,这句话表面是抚慰,实际是毒药。我是这样看的,当我们说出这句话,心里的无力感,我们直视了吗?

    老师这份工作要做到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没问题,燃烧自己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压迫的环境、欠妥的制度下,工作无限地循环,这比教学困境带来的无力感,更沉重好几倍。

    我所认识好几位离职的老师,在教学上,他们疼爱孩子,尽力把课堂教好。我问了他们离职的理由,她们不约而同告诉我,她们战胜不了课堂外那些工作的无力感。

    社会不会及时帮你教训孩子,因为当你放弃时,你比社会早了一步。我担心的是这一件事,这样下去,无力感只会不断在循环里,侵蚀了老师的生活。

    静下来内在观视,看看无力感的真面貌。我们会看到它的来源和思索到一个更好的方法,去与无力感共处。

    我记得有一次学生问我,社会的寄生虫和毒瘤是什么造成的?我回答他们,是他们小时候,家人对他们的弃之不顾,老师的闭目不看。

    无力感不会越来越轻的,它会在每一次当我们想起自己还能做却没做,来不及去完成那些事的时候,不断敲击我们的心房。直视自己的无力感,从教学困境中走出来,这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