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見聞‧小花不起眼 和諧就是禪 | 中国报 ChinaPress

心見聞‧小花不起眼 和諧就是禪

20171205heart02



特約:歐芙伶
圖:受訪者提供

花卉無貴賤,花藝無門見,別看小花不起眼,給它一個位置,也能與其他花朵相得益彰,和諧就是禪!

王梅麗一頭栽入花花世界卅年,發揚花藝為己任,更是培訓花藝學員無數。目前擔任世界蘭花協會副會長的她,把世界各地的花卉大師齊集在一起互相切磋交流,也給予很多人平台。

王梅麗花齡三十
花在那裡,她在那裡

傳統花卉生意在走上軌道后,王梅麗為了不讓自己對花的情感「減退」,開了福利花藝專業培訓學院。

緩和了腳步,她更能體會花的世界,一花一葉都有其中禪意。

王梅麗是花藝界的知名人物,但是相對于其他領域,她還是可以安靜地做回她自己。主要是在花藝界三十多年來,她很少接受媒體訪問。

關于花卉,她是老行尊了,關于被訪問,她還是有點小緊張。這個下午,在她的花藝學院,在放滿她得獎狀的小桌子上,我們談花,談人生,也談她12月的一場花的盛事。

80年代,她在吉隆坡律師公會附近經營一間不到三百尺的小花店,店名就叫“福利花店”,英文名字就叫Hock Lee Flower。

這是繼承乾爹的願望,她答應乾爹會好好地做,不會賣掉,也將傳承下去。這樣的承諾就做了三十多年,從“福利花店”到現在福利花藝(Lee Flower Design)專業人才培訓學院。

“乾爹的福利花店從1964年就開始創業,當時很多名人都是店裡的常客。”直到80年代她接手,已經有一定的口碑。她記得那個年代,買花賣花都很長情,一個情人節,情人都排隊買花,“雖然從早上忙到晚上,已經很累了,但看到他們排隊等待,就覺得很溫暖。不像現在,可以在網上訂花,總是覺得少了什麼……”

幫忙佛堂做插花義工

王梅麗說的“少了什麼”,也許是少了“人氣”,還有人情味。“那時候,每個員工一天要插幾十盆花,雖然累,但是很滿足。”不到三百尺的小店,卻有十多位工作人員。每天一早,店裡就傳來,哪家要先送。顧客常常為了要先送去給他,做出特別要求。一個情人節或母親節下來,收到的小鈔都是用橡皮帶捲起來,她笑著形容當時的情景,這是王梅麗最初的花的盛事。

那時候除了忙花,她也幫忙佛堂做插花義工。八打靈觀音亭最早的水陸法會花供和護法功德主的獻花,都是由她負責,十天的法會下來,每天都要插不同的花,還有梁皇寶懺、拜萬佛等,累積了很多設計花卉的經驗。

就這樣,慢慢地對花藝設計越來越有興趣。傳統的花卉生意上了軌道后,只有越來越忙。“想到插不完的訂單,連睡覺的時間都不夠……”為了不讓對花的情感“減退”,就思考著不如和大家分享自己的專長,于是便開了福利花藝專業培訓學院。腳步慢下來之后,她更能體會花的世界,一花一葉都有其中禪意。

 吉隆坡文良港甘露亭住持開國法師,是王梅麗的“學生”。

吉隆坡文良港甘露亭住持開國法師,是王梅麗的“學生”。

給不起眼小花一個位置

念服裝設計,卻走入花藝的王梅麗,從來沒有想到一頭栽進去就幾十年。這些年來,她常告訴學員,不要對花卉有貴賤的想法,以她來說,她特別喜歡小菊花。“在一般人的想法裡,菊花都是拜拜用的,仿彿加入菊花為材料,位置就低了。”為了改變這樣的想法,她特別做以小菊花為主題的展覽。“大馬的花卉都不比人家差,只是有很多品種的花卉都運出國了。”

這些“遠游”的花卉,我們只能在國外看到,或者在特定的國家看到,這是由于花卉被賣斷了,只能在一些國家有“花權”,運出去的花卉如果出現在我們國家,對方就會追究。就好像有些花,我們只能在新加坡看到,在我國看不到一樣。

談到花,她說,你要給花一個位置,再不起眼的小花,都有她的位置,你沒有隱藏她,這就是和諧。這樣說時,我忽然想到,人何嘗不是如此,你讓他有一個受到認可的位置,他就會在你的欣賞下綻放。

熱胸襟哪怕冷花卉…

在花藝界裡,早年存有門戶之見的問題,比如你不來我這裡,我不去你那裡,大家各自為政。這樣的門戶之見一直存在著。王梅麗覺得這是可以融合的。

 她培訓學院的學員,可以自由到不同地方學藝,她說,只要告訴她一聲即可。王梅麗目前是世界蘭花協會副會長,承辦很多國際花卉展覽,擔任統籌重任,把世界各地的花卉大師齊集在一起互相切磋交流,也給予很多人平台。

桌子上如山的獎座和感謝狀,說明她的世界心和願景,她是七屆大馬太子城花卉展覽的統籌,曾經用一萬罐的汽水設計海底世界,獲得全場冠軍。她的景觀設計《桃園三結義》,在中國不同的城市比賽時,總共獲得十次冠軍。她的作品也收入《世界頂尖華人花藝大作》裡。縱橫國際花藝,接觸不少大師,她發現心的闊度和個人的文化等齊。分享、經驗的交流好像體溫一樣,花是冷的,人是熱的。

她的學員可以到別的地方學習,即便是不同的學院。她說:“看到學員有成就,我也感到驕傲。”

在日本有一間很小的傢具店叫“秋山木工”,員工三十位,每年營業額五千萬人民幣。放在國際位置上,不算大,但是他們的學員要學習八年才能“畢業”,畢業之后,老師傅沒有留人為自己所用,而是放他們出去,讓他們獨立發展,甚至到敵對傢具店工作都沒問題。這就是胸襟。他說,技術40%,人品60%。這就是成功。

胸襟是溫熱的藝術,哪怕是遇到冷花卉。

王梅麗是歐式和美式花藝師,培訓學院的學員來自不同國家。有一位法國學員向王梅麗學美式插花,王梅麗統籌花卉展覽時,必邀他一起分享,和許多海外大師交流學習。她說,現在他也是一位很有名望的老師。

荷葉外翻為我遮風雨

作為一名資深大師,王梅麗仍然沒有間斷地學習。她到日本學習花藝禪的攝影課,攝影教授是花藝界很出名的金世泰,還有一位韓國老師。

上課的時候,老師插了一盆荷花,由學員點評分享。老師開始時以為她沒有意願要點評,后來她分享時說的一番話,“老師說,說到心坎裡去了。”

王梅麗還記得那天下著暴風雨,下車時韓國老師拿著傘給她遮雨,因為雨勢太大,傘背也向外翻了,老師半個肩膀濕了,這讓她很感動。

那盆荷花的造型,一片葉子向外翻,她說如那天風雨翻轉的傘背,一片安靜豎立。當天她有感而發,說:“我就如荷葉,看似活潑,蓮蓬卻承擔著蓮子,那翻轉的荷葉如韓國老師,為我擋風雨。后面那片葉子如日本老師,安靜地在背后支撐和教導我們。”

韓國老師帶了幾位學員一起來,他們聽了,都很有感觸,紛紛對她說,你說的也是我們想說的。因為老師確實帶著他們出外學習交流,為他們擋風雨。

王梅麗是世界蘭花協會副會長,承辦很多國際花卉展覽,擔任統籌重任,她的花藝作品好評如潮,收入《世界頂尖華人花藝大作》裡。
王梅麗是世界蘭花協會副會長,承辦很多國際花卉展覽,擔任統籌重任,她的花藝作品好評如潮,收入《世界頂尖華人花藝大作》裡。

以花結緣情感特芬芳

花之盛事,在王梅麗的生命裡一直延續。花在那裡,她在那裡。12月7日至11日,吉隆坡的旺沙瑪珠小學禮堂將舉辦《圓滿水陸法會之〈花中說禪〉國際東方花藝交流展》,由王梅麗負責邀請來自世界各地的花藝大師前來交流。這是一場結合宗教和花藝的盛事,也是第一次可以看到不同國家的花藝大師,在現場設計佛前花供。《蘭心禮佛,花緣世界》環節——莊嚴的供花儀式,以及花藝老師的作品參賽,和大師級的作品展覽等,這是非常難得的機會。她說參展國家包括大馬、中國、法國、香港、印度、印尼、日本、澳門、新加坡、韓國、台灣、泰國、英國、越南等,他們都是自掏腰包來幫忙,讓她非常感動。

可以預料,世界花藝頂尖大師當天聚集在吉隆坡以花會友,一場有足夠經費的盛大國際花藝展覽,有時都未必能請到如此多高手,這就是我們常說的,給人因緣,他日因緣成熟,就會有很多人來幫你。過去十多年,王梅麗統籌國際花卉展覽時,廣結善緣,給人因緣,今日因緣成熟,就有了很多的助緣。

是次主辦團為吉隆坡文良港觀音亭和“世界蘭花協會”(WOA)。文良港甘露亭住持開國法師,原來是王梅麗的“學生”,王梅麗多年來都在佛教界一些法會當插花義工,因為時間關係,未能每個法會都去護持,就發願義務教導十位法師或願意為佛堂插花的師姐,開國法師就是其中一位法師。所以,這次展覽,也是很自然地,因緣俱足,人在那裡,法在那裡,花也在其中。

訪問結束時,王梅麗說了一則趣事:早年花店取名為“福利花店”,常贊助花卉給慈善或佛堂,員工忙不過來就打趣說,福利花店好像福利部,要改名字了!

后來為了方便註冊,用了簡單的Lee flower,但中文還是“福利”。縱觀12月如此難得花的盛事,覺得無論怎樣改,還是因福而得“力”。

《花中說禪》國際東方花藝展

日期:10.12.2017 ~16.12.2017

時間: 9.30AM~5.00PM

國際花藝教學示範:2.00PM(10.12.2017)

地點:吉隆坡旺沙瑪珠華小

欲知更多活動詳情,請聯絡:03-40232350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