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偉才:浮世繪——廉價餐 | 中国报 ChinaPress

吳偉才:浮世繪——廉價餐

朋友從瑞士回來大吐苦水,說瑞士什麼都貴,連隨便吃個麥當勞套餐,都比這裡貴上數倍。我跟他說,你還沒到北歐呢,北歐更貴!



自助行最難節省是交通和住宿,這兩項無法提供太多選擇;但食物,假如有點竅門,還是可以“省省吃”的。

其實,就算大都市如巴黎、慕尼黑或柏林,也都有消費力較低的族群,只要略加注意,就不難發現這些人如何解決吃的問題,他們在哪裡找食物?吃些什麼?且以何等方式進行?

餐館就別指望了,尤其是游客區,進去是自投羅網。就算非游客區餐館,也不可能低到哪裡去。我認為,在歐洲最划算還是自己動手,有兩處能買到價錢大眾化的食材。

一是當地菜市場(也是個有趣的民生觀察),這種市場的好處是能酌量購買,只要買到麵包、黃瓜、番茄和一些乳酪、雞蛋,回到宿舍就能自制三文治。記得,要住那種有公共食堂並有提供冰櫃的宿舍,買一次能解決好幾餐,挺划算。

另一個好地方是超市,但最好傍晚去,很多超市傍晚就會推出部分降價品,如麵包或即日製作的火腿烤腸之類,能節省很多。水果在歐洲是頗貴的,除非遇上盛產季節,不然,我都會用價錢低得多的番茄和黃瓜代替。

如真想吃頓餐館,就要記住:有鋪上小桌布並有小花瓶和蠟燭的餐館最貴。依次而下,沒那根蠟燭就便宜些。沒蠟燭沒花又再便宜些。連桌布都沒的那就屬于大眾化。假如連桌子也欠奉,只有個靠牆架子的,最便宜了。在意大利,一杯在店裡消費的咖啡和一杯帶走的咖啡,是可能相差0.5到1歐元。

日本的情形,相信大家都熟悉了,最廉價的拉麵或料理,就在窄巷內那些“小店”裡--小到連你也覺得匪夷所思那一種。通常進去之前,就得先在機器上自動付費打票。把票子交給櫃檯,拿到面就找個位子對著牆壁解決。請別自感寒磣,很多西裝上班族也在旁邊陪你。

還有一種經濟吃法,就是火車站、巴士總站和地鐵站外。除巴黎之外,很多世界大都市的地鐵站外,都會有流動的低廉食物供應。當然要在人潮旺盛的高峰期,這是給來不及吃早餐,或要填填下班肚子的流動生意。他們多為攤販,講求製作簡單,速戰速決,價錢也常是當地最低標準值,且肯定是整數,省得找贖麻煩。

24小時店的價格其實不便宜,員工要輪班,開銷大,連飯糰都會貴一點。菜市場裡的攤子肯定便宜許多,因為現買現賣,省了物流費。

假如在歐洲真被人扒光光,身上分文全無,那麼,就試試當地救世軍或教堂吧!

它們多數會在后院有個小小窗口,按下電鈴,十有八九都能等到兩片搽上薄薄牛油的麵包和一粒蘋果。肯定是完全免費的。

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環球旅行后開始專業寫作。現從事旅游帶團、樂活指導、寫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