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無不言‧董百勤:宏遠的宏願 | 中国报 ChinaPress

師無不言‧董百勤:宏遠的宏願

這篇文章之所以題為“為宏遠的宏願”,有兩層意思,“宏遠”意為計謀思慮而長遠,也有宏大的意思。宏願學校計劃在1995年和2000年被提出,正好是我小學時候。計劃主要是各族在同一屋簷下學習,團結彼此和接受彼此的不同。但華社以剝削民族的獨特性和同化為核心原因反對下,此計劃最后沒有全面實行,只在某些地區實驗性實行。



各源流學校是馬來西亞教育制度的獨特性。我是華小生,小學時班上會有一兩位友族學生,中學讀國民型中學,全校百分之九十八都是華人。

我中學時去了不少生活營,和其他族群相處數日時光,非常融洽,雖然我來自華人生活背景,但相處下來是沒問題,就算是大學,我主修教育系華文組,但很多時候活動都會和其他友族一起進行,我甚至在鄉下領養計劃住在馬來家庭幾天,全家就只有我一個華人。

那些和友族相處的日子,我明白一件事,區隔彼此的是偏見,包容相處是出于對人的尊重,無關膚色。我執教以來,有面對過其他族群的學生,老實說,文化差異,的確會讓他們出現排斥心理。所以,小學生的心理建設很重要,各源流小學的教育者,要灌輸孩子對待彼此差異不同的包容,這是能做到的事。

同屋簷下學習就能團結各種族這說法,只可以說,給予大家更多機會學習相處,出來社會工作以后,機會多的是。

與其把資源投入宏願學校,不如拉回現實,那麼多年以來,資源分配不均,導致華小淡小和國民型中學資源不足,學校需要靠外界資助,購買設備和修建,這對教育而言是硬傷。處理這件事才是當務之急。

馬來西亞已邁入更好的時代,因為人民不再是雞蛋,我們是石頭。有了一個好的教育環境,我知道馬來西亞的光明前景就會到來。對現今教育環境有利的轉型,我們必定支持,只是現在教育環境裡的諸多不足和所面對的障礙,是我們大家都要攜手面對的。

如果說給予教育一個宏願,我希望的是,給予老師更多教書空間和資源,給予各源流學校公平的資源分配。宏願,需要周詳深遠地策劃,轉型需要找出教育的缺陷和癥結,往哪方面實行改進再改進,才能達到最終目的。

小名小白,頑石一顆。現在是一枚郊區小學教員。教書之余,也是文青一位。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