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夢,也是他的夢 這個老爸乒乒乓乓響 | 中国报 ChinaPress

孩子的夢,也是他的夢 這個老爸乒乒乓乓響

 Woodworld今年有2支男隊和1支女隊參賽。右起陳毅凱、陳毅德、陳福明、陳智欣、賀美婷和陳毅衡。

Woodworld今年有2支男隊和1支女隊參賽。右起陳毅凱、陳毅德、陳福明、陳智欣、賀美婷和陳毅衡。

獨家報導:許彩雲



對陳福明來說,或許有人認為他的夢想不夠偉大、不夠華麗。然而,對于一位54歲的父親而言,孩子的夢想,也就是他的夢想。

陳福明來自彭亨,9歲就隨家人搬來吉隆坡。在受訪時,他笑著向記者坦自己非乒乓出身:“我之所以接觸乒乓,是受大兒子(毅衡)的影響。猶記得,在他10歲時,拿著球拍叫我陪他打球。”

“我就是這樣而開始,如今我家老大都21歲了,目前就讀于檳城理科大學。我共有4個孩子,4個孩子皆打乒乓。”

負責分析戰況

“我是在機緣巧合下認識大馬乒總技術委員會負責人池新蓮,去年大馬乒總主辦聯賽,池新蓮鼓勵我派隊參加。”

“老二女兒(嫣然),她去年有參賽,目前在法國讀書,所以今年沒法參加。老三(毅德)和老么(毅凱)是雙胞胎,3個兒子皆有參加今年聯賽。”

接觸乒乓的動機很簡單,純粹是想當兒子打球的伴。從一開始的不了解,到陪兒子打球、找教練、找場地,以致如今已考取教練文憑資格,並曾在小學當教練,教小朋友打球。

在訪問的過程中,陳福明的兒子毅凱偷偷告訴記者:“小時候跟爸爸打球,爸爸可以贏我們,可是現在是打不贏我們了。”

“不過,爸爸會常常跟我們分析戰況,並且會經常找國際比賽視頻給我們看,與我們一起分析、講解著名球員的打法、球路等。”

陳福明補充:“既然打球是他們的夢想,那也是我的夢想,在他們的打球路上,我一路以來都陪著他們,只要他們有一天成功,實現夢想,那會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快樂。”

為了孩子的夢想,陳福明甚至不惜在士毛月找到場地,讓孩子隨時打球、練球。不過,由于該處較為偏遠,有關場地用來做球隊的集訓用途。

Woodworld 樂趣打球

“人生有如一條河流,無法逆轉,生命中的每一個階段、每一天,都是獨一無二的,無法重複。”

當前階段,我們所看到的Woodworld隊的每一位球員,非常享受打球的樂趣。他們雖然不是國手,有者是前少年國手,然而通過聯賽,體會到他們通過打球的過程中,所得到的喜悅是非筆墨可形容,也無可估量,或許這也是人生其中一味吧!

陳毅衡:就是愛打乒乓
教會我思路敏捷

陳毅衡是Mr Woodworld的隊長,陳家除了媽媽沒有打球,其余一家大小因為他而跟乒乓結緣。

“7歲開始接觸乒乓,當時是在學校打球。其實,我是在15歲之后才開始積極訓練,在那之前都是玩玩興致。”

“在聯賽,由于有不少現役國手和前國手參賽,讓我有機會與他們打球,這對我來說是很好的機會。”

“我只打乒乓,並沒有玩其他球類運動。我覺得打乒乓相當技術性,看似簡單,其實不容易掌握。打球讓我思路敏捷、反應更快。我讀書從來沒有補習,如今我在理科大學就讀的課系是生物學。今年9月是我在大學的第2年了。”

“對于乒乓,我想我會繼續打下去,理由無他,就是喜歡。我找不到不打球的理由。”

從言談之中,可看出陳毅衡對乒乓始終如一,其實每個人的夢想都是美好的,所以追逐夢想需要行動,然而有多少人能鍥而不捨地去追求呢?大多數人都是帶著自己七彩的夢想,平平庸庸過一生。

陳毅凱:從打球找到快樂
道理其實很簡單

17歲的陳毅凱,雙胞胎哥哥是左撇子,而他是右手。除了這一點之外,兩人性格相似,都是活力十足的小伙子。

“看到大哥打乒乓,就自然而然跟著打。其實打乒乓,對我們一家來說是蠻有意義的,乒乓是全家人都可以參與的運動,可以促進一家人的凝聚力。我們可以一起打球,享受我們獨有的歡樂時光。”

“參加聯賽對我來說是全新的體驗,因為過去跟高手切磋的機會少。聯賽讓我有這樣的機會,讓我從中學習,獲益不淺。我得以汲取比賽經驗,並提高球技,還有場上的應變能力。”

“所以,我會繼續打下去。”

對陳毅凱來說,乒乓不只是一項運動,而是維繫家人的關係。除此之外,他又可以通過打球找到快樂。

通過毅凱,讓記者有所體悟,其實快樂像個小精靈,它無處不在,只要你用心體會,快樂,其實很簡單。

陳毅德:喜歡波爾水谷隼
他倆都是左撇子

17歲的陳毅德是左手將,是陳家的老三。

“我和弟弟(毅凱)性格較相似,大哥只打乒乓,其他球類運動都不玩。我們則不同,很多球類都有玩,如籃球、排球、足球等。從小,我們愛往外跑,很享受戶外活動。”

“在乒乓,我喜歡的國外高手是德國的迪莫波爾和日本的水谷隼,由于他們都是左撇子,會特別留意他們的比賽視頻。”

隨著3C時代的來臨,不乏見到時下的青少年成為“低頭族”。然而這在陳家卻屬罕見,陳毅德說:“我們不沉迷手機,手機對我們來說是聯絡用途,雖然偶爾也有玩手機遊戲,但很快就膩了。看到朋友們機不離手的,我們反而很納悶。”

毅德和弟弟毅凱是高中三,今年年杪將考大馬文憑考試,平時上學、補習之余,還要打球。

“曾經試過打球,打到忘了時間,晚上11、12點才睡。隔天一早清晨5點就要起身準備上學。”

“我們的精力都放在上學、補習、閱讀和打球,以及一些戶外活動,沒有多余時間上網玩遊戲或是沉迷手機。”

現在的人,會不會是沉迷于網路的聲光刺激,而忽略了生命中更高目標呢?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