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阅房‧给动物最后一份尊重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童阅房‧给动物最后一份尊重

“如果生命的尽头是思念的开始,我们将用余生来记挂你所有的好,直到有一天我们会再一次遇见。”写给狗狗安妮,也写给可能仍沉浸在悲伤中的安妮主人,今天且来读一本关于动物最美的葬礼绘本。



特约:子若 [email protected]
本期焦点:乌尔夫尼尔松

《最美的葬禮》 文:烏爾夫尼爾松 圖:伊娃埃里克松 譯:趙清 出版:海燕出版社
《最美的葬礼》
文:乌尔夫尼尔松
图:伊娃埃里克松
译:赵清
出版:海燕出版社

本来没打算继续写死亡,但,死亡一直在发生。

在报章上看到刚离世旧同事的照片,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忘了她的名字,即便前同事特地通知,也错过送她最后一程的机会。此时,只能在记忆里,回顾当年她如何在翻译任务上,给予的跨组协助,她曾经给过的好,记住了。

我们要面对人的死别,同时,也得面对动物的死亡。

朋友的爱狗安妮骤然而逝,从电话那头传来她沉重的声音,想必已哭成泪人。在无数个有月无月的夜里,安妮是那只守在她家大门,等大小主人回家的狗,她说:“多夜都在等。”与其说安妮是宠物,不如说“她”是可以分担解忧的“家人”,有了它,仿彿多了一份精神支持。

老实说,一直都不敢眷养小动物,那是需要有足够的勇气和心理建设,去面对人类生死以外的动物生死课题,在我而言,那是额外的情绪负担。

话虽如此,或许是仍未等到《为了与你相遇》(这是布鲁斯卡麦隆W.Bruce Cameron畅销小说的书名,通过这本著作,他要表达每只狗的存在都有意义)而存在的那个它。

上周的绘本《当世上只剩我们俩》里,我们谈父母的离世,本周的《最美的葬礼》,顾名思义说的同样是死亡,追根究底聊的却是动物的死亡,而且是动物该享有的最后一份尊重--葬礼,还要是最美的。

这两本绘本在同一时间买下,同为瑞典儿童文学作家乌尔夫尼尔松(Ulf Nilsson)的作品,翻阅完两本书,觉得他总有能力把严肃、悲伤课题,用轻松、幽默手法写出来,如此功力不简单!

想为动物做些什么

爱丝特、爱丝特的弟弟普特,以及书中的我,三个人因为日子过得无聊,开始一个有趣的游戏,这个游戏始于爱丝特在某一天发现一只死去的大黄蜂。她可怜它,也很爱它,于是,她想为它做些什么,“我去给这个小家伙挖个坟墓。”

爱丝特随即拿起一把铲子、几粒花籽和一个用来当作棺材的烟盒,穿过秘密小径,去到一个无人的林间空地,在那里挖了一个深坑,把装在烟盒里的大黄蜂埋在坑里,并在新埋的土堆上,插上十字架,撒下花籽。

至于书中的我,他没有胆量触碰已经失去生命的躯壳,不过,他有满腹墨水和满心感受,他决定为大黄蜂创作一首诗歌,“小小的,小小的生命在手中,突然离去,消逝在沙的深处无影踪。”

爱丝特原来不屑书中的我写的这首哀悼诗,不过,这首诗却实实在在带出生命结束的突如其来,予人的措手不及,这不就是人们一直都在强调的“无常”吗?无常不只发生在人身上,动物亦然。

爱丝特说:“可生活还是要继续呀!”是的,逝者已矣,生者当如斯,在直观人或宠物的死亡时,不是不可以伤心,只是不能让自己伤心太久,日子还是得过,过得好才是对亡灵至好的交待。

给生命尊重的体现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除了爱丝特和书中的我之外,也加入爱丝特的弟弟普特,这三人行到底要做什么呢?爱丝特有感,世上到处都有死去的动物,拥有慈悲心的她要为死去的小动物办一场葬礼。

在书里,三个人分工合作,爱丝特负责挖坟墓,书中的我负责写诗悼念,普特的年纪还小,他负责哭就得了。在三人眼里,死亡不再是禁忌,也未必是悲怆,他们要给死去的动物,安排全世界最好、最美的葬礼。

三個人分工合作,一人負責挖墳墓,一人負責寫詩悼念,一人負責哭就得了。
三个人分工合作,一人负责挖坟墓,一人负责写诗悼念,一人负责哭就得了。

我阅读到的是,一份爱的传递、情感的流露,更是尊重的体现。

曾经读过一则新闻,有个人在大马路上看到意外被车撞死的狗狗,对方特地把车停下,再把布满鲜血的狗狗抱到一处,将之埋葬。这份最后的尊重,它们的同伴给不了,只有身为人的我们才能做得到,如果我们可以,为何不选择不冷眼旁观?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三人在林里四处寻找动物尸体,更打电话给邻里,看有谁家的宠物去世了,他们给它们下葬。三人给过什么动物进行埋葬呢?地鼠、仓鼠、老鼠、大公鸡、大野兔、小刺猬、鲱鱼、乌鸦等。

公雞太老、太累了,三人給突然間永遠睡去的它安放在墳墓裡。
公鸡太老、太累了,三人给突然间永远睡去的它安放在坟墓里。

你跟孩子是否有过把小动物或小昆虫埋葬的经验?

曾经试过把死去的仓鼠埋在公寓附近的泥地下,往后每一次经过都会想起它,它曾带来的欢乐与热闹。动物除了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它们皆有灵性,跟人一样,同样需要且应该得到这一份最后的爱。

认识死亡了解生命

前文提到,书中的我不敢碰死亡,不代表他没有感觉,他把满腔的感受,诉诸于他创作的赞美诗或哀悼诗里,字里行间充满温暖中的温馨,有对生命的感怀,也有对死亡的感慨。

写给仓鼠小努菲的诗里,他感谢它的到来;写给大公鸡的诗里,他连续问了三次为什么,尽显他对它在凌晨两点钟之后,就不再醒来而感到错愕;写给老鼠小胖猪的诗里,他说他会想念它;写给小刺猬的诗里,他希望,它在天国可以轻松地奔跑。

写给小兔子的诗里,他要它安息,未来总有再见重逢的一天;在写给乌鸦的诗里,他虽感受到它温暖的身体逐渐冰冷,但它是黑暗中的一把火炬,照亮着他们。从动物的死亡中,我们可以看到书中的我的自我成长。

从一开始连一只死去的大黄蜂都不敢碰,到跟随爱丝特去找动物尸体,最后甚至可以把死去的乌鸦抱在怀里,说明他不再害怕直视死亡,认识死亡即是对生命了解的开始。

真心诚意就已足够

有人认为,这本书谈动物的死亡,也牵扯到人类的死亡,可我宁可纯粹一些,就只是专注于读懂动物离世这件事上。

那些曾经跟我们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小动物、小昆虫,给过我们陪伴,也快乐与共。当它们在人世间的任务已完成,也累了,何不带着平静与祝福的心,去面对永远睡去的它们呢?

与此同时,它们从来不向人类讨无数要求,当它们不再醒来的时候,一个葬礼是人们应该做,也可以做到的事。朋友给上了动物天堂的安妮做了这件事,不知葬礼以什么形式进行,但,只要真心诚意,就已经是人间最美的事了!

【小小背景】乌尔夫尼尔松

瑞典作家乌尔夫尼尔松生于1948年,从19岁开始写作,主要从事绘本、童话及青少年文学的创作,至今已经创作一百多本书,尝试过各种类型、文体与形式,拿过瑞典儿童文学几乎所有奖项。

自1998年开始任瑞典儿童读物文学院院士,此学院成立于1989年,任务是促进优秀儿童及青少年文学发展,其绘本著作包括《奶奶所有的钱》、《当世上只剩我们俩》、《爸爸和我》等。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