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刘永山:应立法禁止16岁以下童婚 | 中国报 China Press

Y.B.刘永山:应立法禁止16岁以下童婚

上星期雪州州议会通过《2018年伊斯兰家庭法修正案》。《修正案》第一修改的就是第8条文,即把穆斯林女性的合法结婚年龄从16岁调高至18岁。



《修正案》也加入第8A条文,即规定18岁以下穆斯林女性如要结婚,她和家属必须符合这个新条文下所有的程序。这些程序包括这位女性的家长(父母亲任何一人皆可)或监护人必须拟定一份法定宣誓书,以阐明为何他们允许这段婚姻。

此外,修正案也规定,伊斯兰法庭在决定是否批准18岁以下穆斯林女性结婚前,须先获得警方、医院以及福利部的正式鉴定,以确定女方符合结婚条件。男方也必须接受同样鉴定,法庭也必须另外确定,他能在婚后维持夫妻生活,以及有足够能力应付家庭开销。

总而言之,修正案第8A条文是修正案第8条文的排除性条文(Exception clause)。所谓排除性条文,意即当事人在尚未符合最低年龄下申请结婚,则他/她必须符合第8A条文下的条件,法官才可能考虑允许他们结婚。

到他州注册结婚

虽然我在辩论这项草案时,对政府要把穆斯林女性最低结婚年龄调高至18岁表示欢迎,但我认为修正案还是有漏洞,因为该修正案只适用于雪州。据我了解,雪州是国内首个把穆斯林女性最低结婚年龄上调至18岁的州属,其他州属包括联邦直辖区,还是维持在16岁。

因此,若有任何18岁以下穆斯林女性要避开第8A条文下所规定的“繁文缛节”,大可在其他州属注册结婚,最靠近雪州的莫过于吉隆坡和布城联邦直辖区。

除了联邦直辖区的伊斯兰法由国会制定,我国伊斯兰法隶属各州州政府的权限。曾有一段很长时间,各州伊斯兰法无论是在刑事或民事诉讼,如婚姻、孩子抚养权、赡养费等都曾出现轻微不协调的地方,直到马来西亚伊斯兰发展局(JAKIM)成立后,才串联各州政府予以修整,以达协调之意。

尽快修订相关条文

不仅各州穆斯林婚姻法出现不协调的地方,即便是民事婚姻法,即《1976年法律改革(结婚和离婚)法》第10条文也和雪州的这项《修正案》出现不协调,原因是现在非穆斯林女性的最低结婚年龄还是16岁,条件是她必须事先获得该州首长或州务大臣允许才能注册结婚,唯首长或州务大臣不能批准任何16岁以下的非穆斯林童婚。

虽然这些不协调的地方并非雪州政府和州议会的权限,但我在辩论时一一点出这些地方,目的在于敦促各州州议会和国会也尽快进行相关修正。

我也提出一项建议,即在未来,政府有必要考虑多加一个条文,即一律禁止16岁以下的童婚,即第8A条文只适用于16岁至18岁的穆斯林而已。此外,我也希望联邦政府在修改《1976年法律改革(结婚和离婚)法》时,也把雪州的第8A条文列入其中,让16岁至18岁以下的非穆斯林女性要结婚也也必须通过同样的程序。只有这样,整个立法禁止任何16岁以下童婚的工作才算完成。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