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麟:從改朝換代到只要納吉下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葉子麟:從改朝換代到只要納吉下台

想起Bersih 5,上街的黃衣人,都是對國家問題和他們孩子的未來感到焦慮的人。他們抓緊了這個上街的機會,沒察覺淨選盟的政治焦點越來越模糊。



國家亂得他們快窒息,他們迫切要出席一些集會,要走出來,要感到自己總算做了一點東西,得以自我安慰。

再往前一些,想起民聯。

幾天前,張念群竟然在面書說,民聯的競選宣言承諾會承認統考,嚇了我一跳。一個食民糧的人民代議士 ,竟會大言不慚的企圖用一個已經不復存在、沒有約束力的組織來忽悠選民,可見華社的軟弱好欺負和火箭的跋扈。

民聯已逝,且不說現在的希聯有極端種族主義的土團黨,其實在野黨奮鬥的目標,早都不約而同的打折了。淨選盟早已不務正業,不再為選區劃分而鬥爭;在野黨把當初民聯的使命“改朝換代”大減價,變成今天的“揭發1MDB 26億醜聞”和“納吉下台”,Discount了至少80巴仙。

納吉是一個被凸顯的目標,使大家可以假裝看不到大馬真正的問題在哪裡。要救國,要倒的不只是納吉,而是整個以朋黨為主的貪腐系統和種族主義。

漠視根本問題,”納吉倒了目的就達到了”,是混水摸魚轉移視線的伎倆。這個Discount真的很大,工作也容易多了。

為何有那么大Discount?只因為今天和在野黨聯盟的,是利益談不攏分贓不勻而分裂出來的前巫統成員,因此在野黨迫切的不是改朝換代,而是要“做政府”。

沒人敢承諾徹底改革

這就是為何在2015年8月,林吉祥竟然厚顏無恥的說,不排除和國陣組聯合政府,只做樣子的加上一個所謂的“釋放安華”的條件。

在群眾的亢奮中,沒什么人覺得不妥。就像今天老馬也可以大言不慚的說土團上台就釋放安華。

但是老兄,不管是否政治迫害,安華是按照正常法律程序入獄的,你們上台后難道要劫獄?這種罔顧法律程序的謊言,還是有人buy的!

在野議員和支持者假裝忘了什么是改朝換代,忘了巫統,忘了老馬遺留的禍害,忘了整個以種族特權為掩護而黑箱作業的貪腐制度,忘了腐蝕國家經濟急需改革的臃腫公務員大隊。

沒有人敢承諾徹底而完整、真正可以救國的改革,沒有人肯花時間弄一份拯救國家的經濟藍圖!

只要納吉下台,希聯收工,土團回歸巫統,朝野一家,官賊不分,蛋糕齊分,皆大歡喜!從一個朋黨和利益集團,換上去另外一個。

因此,在野黨和粉絲到處散播一種比爛的思想,使大家得以接受已經不再是反對黨的反對黨。無論你們要求什么,都是一句回應:你沒看到26億嗎?

高估了大馬人

是,也許我真的高估了大馬人。當朋黨經濟的始作俑者,扼殺司法獨立的罪魁禍首,Bersih時在廣場走一圈,就替自己洗了底,就有奴才稱他為國父。此國滿地鄉愿,真不是開玩笑。

所謂換政府,不只是換人做而已,而是要換掉腐敗,換上正義!老馬和老林兩人,是救國,還是救兒子?如果大選之前納吉下了台,在野黨是不是沒東西可反,還是早已經準備加入沒有納吉的國陣?

如果人家不收你,你是否才再重組,重新去反不肯接納你們的巫統?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