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眼財經.美國夢成了美國噩夢 巴菲特:美國光環不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外眼財經.美國夢成了美國噩夢 巴菲特:美國光環不再

人人嚮往的美國夢如今已經光環不再,美國股神巴菲特認為,美國夢已經變成了美國噩夢,提高最低工資無法縮小貧富差,並建議擴大勞動所得稅抵扣制范圍來幫助低收入勞動者。



巴菲特早前在《華爾街日報》發表題為《比提高最低工資更好》(Better Than Raising the Minimum Wage)的文章;文內稱“美國夢”承諾,教育、個人努力和良好品行的結合,可以讓任何出身卑微的公民成為至少小有建樹的成功人士。

他說,對許多人來說,此承諾已經兌現。從最成功的例子來看,名列《福布斯》400富豪榜上的大多數人並沒有優越的家庭背景。但比起那些擁有更為普通技能的人而言,最近流向具有特殊專才人士的經濟回報出現了急劇加速。

該富豪榜于1982年首次推出時,上榜者資產總額為930億美元(約3356億令吉)。今天,該數字為2.3兆美元(約8.3兆令吉),30多年內激增了2400%,但這期間美國的家庭收入中值,僅增長了180%左右。



貧富差距非陰謀

與此同時,這些特殊人才的大批美國同胞卻一直生活在美國噩夢中:他們行為規范且工作努力,卻也只是勉強度日而已。1982年,15%的美國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到2013年,該比例為令人失望的14.5%,幾乎沒有變化。近幾十年來,美國財富的增加並沒有給窮人的生活帶來太大改善。

巴菲特指出,這個令人沮喪的貧富差距事實背后並沒有什么陰謀:窮人之所以窮並不是富人造成的。富人的財富也不是不義之財。他們中的大多數人為美國人的福祉作出了傑出的創新,或是貢獻了管理經驗。正因為有亨利福特(Henry Ford)、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山姆﹒沃爾頓(Sam Walton)這些人,所有美國人才過得更好。

相反的,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是先進市場經濟不可避免的一個產物。回想一下區區200年前那個農業時代的美國,彼時,大部分人都有能力從事大部分的工作。在農民只能藉助簡陋機械和動物之力的世界裡,最有才能的人和普通人之間的生產率差別並不大。

先進市場難避免

一些工人會比另一些工人聰明或努力,但其產品的市場價值跟才能稍遜一些的人相比,並沒有太大差別。

想像一下,將那個時代的崗位要求與當時美國勞動者的生產技能疊加在一起,這兩大就業要素將相當吻合。如今的情況並非如此,類似的疊加,將使很多勞動者與好工作的范圍並不匹配。

這種不匹配既不是市場體系的錯,也不是單個弱勢求職者的錯。它僅僅是經濟發展的結果──滾滾前行的經濟引擎總是需要更高層次的人才,而減少對普通工作的需求。

提高最低工資無法縮小貧富差距

巴菲特指出,即便在一個非常富饒的國家、有著世界上最好的教育系統,很大一部分人仍將只能勉強糊口。

他說,一個先進的經濟體系,不管它是由體力技能還是腦力技能所推動,最后都會把很多人拋在后面。

“在我看來,美國的經濟政策應該有兩個主要目標。第一,應該有這樣一個願望:在我們富裕的社會裡,每一個願意工作的人都應該獲得能夠為其提供體面生活的收入。第二,任何為了實現第一點而制定的計劃都不應擾亂市場體系,這是經濟增長繁榮的關鍵因素。”

但在任何大幅提高最低工資的計劃面前,第2個目標都會難以實現。雖然我希望所有工作的最低時薪都能達到15美元,但這樣水平的最低工資肯定會大大減少就業人數,許多只擁有基本技能的工人都會被淘汰。

雖然小幅提高工資也是受人歡迎的做法,但仍會令許多勤懇工作的美國人無法擺脫貧困。

藉退稅協助低收入者

巴菲特認為,可顯著擴大勞動所得稅抵扣制(Earned Income Tax Credit, EITC)范圍的方案,是幫助低收入者的更好答案。

他說,目前有數百萬名低收入勞動者享受EITC。隨著符合資格的勞動者收入增加,向他們支付的抵扣額下降。但這不會產生抑制效應:薪資增長往往會推動總收入增加。

過程很簡單:勞動者提交退稅申請,政府向其發放支票。

EITC為勞動者的工作提供回報,為他們增強技能提供了激勵。同樣重要的是,該制度不會扭曲市場力量,從而使就業最大化。

巴菲特指出,現行的EITC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如欺詐是一個很大問題,建議當局應強化懲罰措施和廣泛宣傳,讓勞動者可以獲得免費、便捷的申請幫助。

他也認為月付這筆退稅會更加合理,如此人們就不必在等待相關款項入賬之際去謀求貸款,當局也應增加退稅額,尤其是對收入最低人群的退稅。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