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以勒:宗教與政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張以勒:宗教與政治

1990年大選,馬哈迪與東姑拉沙裡的決戰時刻。姑裡的46精神黨與行動黨和伊斯蘭黨分別結盟,挑戰國陣執政權。投票前夕,沙巴團結黨突然退出國陣,轉而支持姑裡,46精神黨形勢大好。但姑裡在沙巴的一場造勢集會上,頭戴一頂有疑似十字架裝飾的卡達山族人傳統帽,姑裡戴帽的照片登上全國報章頭版,震撼馬來社會,46精神黨兵敗如山倒。



姑裡頭上那頂帽子就算確實有十字架裝飾,當然也不能代表什么;但其戴帽的影像被對手用作指控他“背叛伊斯蘭”的武器,顯示一個歷久不衰的道理——在政治鬥爭裡,宗教是一道能藉以挑起恐懼、製造仇恨,進而動員群眾、凝聚信徒、攻伐敵人的工具。

這種事,並不僅見于半民主的發展中國家。奧巴馬競選美國總統期間以及中選為總統之后,一些右翼分子就不斷通過各種管道發佈形形色色的陰謀論,聲稱奧巴馬不是在美國出生,而且是個穆斯林。在奧巴馬當了4年總統后的2012年,民調顯示仍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共和黨保守派選民認為他是穆斯林,整體國民中則有18%也有這種誤解。奧巴馬甚至必須公開出示自己的出生證明,來強調他確實在美國國土夏威夷出生,而且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基督徒。

劃設涇渭分明界線



在即將舉行的印尼總統大選,形象清白、富有魅力的民主鬥爭黨候選人佐科威,勝算廣被看好,但越接近投票日,佐科威受到的抹黑和攻擊也越凶狠毒辣,包括質疑他是華人,而且是基督教徒,導致他本來大幅拋離對手的支持率,目前僅剩個位數的差距。佐科威日前飛往伊斯蘭聖地麥加朝聖,被認為是證明自己乃穆斯林的動作,以一舉戳破誣指他為基督徒的流言。

姑裡、奧巴馬和佐科威,其實都是宗教被用作政治鬥爭武器下的受害者。與種族政治一樣,以宗教做旗號的政治鬥爭模式,其建構認同、形塑理論和組織動員的基本邏輯,就是在“我們”和“他者”之間劃設涇渭分明界線,並塑造“我們”對“非我族類”的恐懼乃至憎恨,最終號召“我們”都必須團結在“我”之下。

對奧巴馬來說,在美國這個由撒克遜—盎格魯白人、基督教主導的國度,“黑人”、“穆斯林”當上美國總統,至今仍帶有一種政治不正確的隱義。至于姑裡和佐科威的個案也淺顯得很,在這片由大馬來族、伊斯蘭佔據主導地位的區域,“華人”、“基督徒”等身分與符號,仍被許多極端種族、宗教分子視為政治原罪。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