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伟龙偕2穆斯林爬高楼 在世界顶端向极端说不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姜伟龙偕2穆斯林爬高楼 在世界顶端向极端说不

独家报导:甘安琪
受访者提供图片
(吉隆坡27日讯)尽管面对高温、保安阻拦、水源不足、闷热的空气,也无阻被称为“大马蜘蛛人”的姜伟龙,徒手爬上世界最高居民楼Marina 101,向全世界传达“向种族主义说不”的讯息。



早前成功在迪拜,与两位大马穆斯林朋友攀爬上未完工的Marina 101的姜伟龙指,当初就因刘蝶广场骚乱事件,加上当时在迪拜工作的友人,必须只身在外地庆祝开斋节,才决定要一起完成该“壮举”。

“我只想为大马做点事,以大马人的身分去做,就好像我每次都会介绍自己是来自大马的摄影师一样。”

姜伟龙日前接受《中国报》专访时说,他于开斋节(17日)4天前就抵达迪拜,前往原本打算攀爬的旋转大楼卡延塔(Cayan Tower)考察,最终却因面临种种阻碍,而被迫放弃原先计划。



50分钟爬101层楼

“我于开斋节当日早上5时抵达旋转大楼卡延塔时,就遭保安人员阻拦及问话,加上迪拜天气太炎热,高达摄氏44度,建筑物外面结构的钢铁很热,所以只好选择放弃。”

他披露,当他看见身后的Marina 101,就当机立断决定挑战攀爬那建筑物,经过两小时的计划和考察,并与友人会合后,耗时50分钟从底楼爬到最高的101层楼,且成功在30分钟内爬上最顶端。

“由于当地气温高,整个过程就像在桑拿里运动一样,我们不停流汗,而且只带一瓶水;该栋建筑是密闭式空间,很闷热,空气也不流通,所幸最后也成功爬上去。”

他续说,3人是利用建筑里的楼梯,爬到最高的101层楼,而101层楼之上就没有楼梯,他们只能依靠铁架,沿着建筑外攀爬上最顶端。

青年有梦敢敢追

姜伟龙希望,所有青年不要再蹉跎时间,心中若有任何目标和愿望,就勇敢踏出第一步,努力实现并塑造自己想要的未来。

他套用电视剧《巾帼枭雄》里柴九那句“人生有多少个10年”说,人们若想要完成一件事,就努力去完成,不要因周遭的声音而却步。

“人生是自己的,不要活在人家的期望下,无需照着人家的想法去过活,很多时候,你想要的东西就在你面前,你只要想如何完成和得到就好了。”

他说,许多人都只是得过且过,都不愿踏出完成梦想最困难的第一步,导致任何目标都不可能有机会完成。

“只要踏出第一步,迈入圆梦的旅程,你自然而然就会知道如何继续走下去,人生很短,要做的事情就尽快去完成,不要老了才觉得后悔。”

他语气坚定地说,就因为不想浪费时间,所以他若想去哪个国家、攀爬哪个建筑,就会马上买机票,去完成自己想做的事。

凭经验安全登顶

担任摄影师的姜伟龙说,全凭自己曾有的攀爬经验,才能与友人安全“抵达”Marina 101最顶端。

姜伟龙曾于去年6月29日下,擅自攀爬在十五碑吉隆坡中环(KL Sentral)1 Sentrum 大厦32楼,之后被警方逮捕,并以刑事侵入罪名控上法庭,遭罚款1000令吉,但依然无阻他想继续挑战极限的心。

姜伟龙之后也潜入中国深圳在建的“平安国际金融中心”大楼,以及上海中心大厦,并在社交网站公布相关视频和照片。

他说,就因该些经验,即使旋转大楼卡延塔正在施工当中,他也可判断出要如何安全爬上最顶端。

“以往我都是一个人进行这些任务,但这回我邀请友人一起参与,我有责任确保他们的安全;况且友人也是有经验的跑酷(Parkour)爱好者,所以可以顺利及放心地攀爬。”

他指出,3人最后在Marina 101呆了9小时,就坐在建筑顶端聊天,还意外观赏了因开斋节庆典而燃放的烟花,之后等保安人员离开后,再爬下建筑,与友人聚餐后,结束这美丽的“旅程”。

青年易受社交媒体煽动

姜伟龙直言,他发现我国青年很容易受社交媒体一些言论影响,原本没有任何种族主义的青年,也会在耳濡目染的情况下,开始改变想法。

他说,就是因为大马存有一小撮人士不断煽动种族情绪,就连一个普通的广场偷手机事件,也能演变成街头骚乱。

他认为,各族应要学会体谅,这片国土不是只住着一个种族,而是个有多元种族住在一起的大家庭,所以各族不管要做些什么,或说些什么,都要想想是否会影响他族。

“我有很多穆斯林朋友,我的女朋友也是位穆斯林,我们之间一直以来的相处都没出现问题,我们一起欢庆各种族的庆典,我不明白为何在马来西亚,所有有关种族课题一定会被有心人士大肆炒作。”

迪拜穆斯林文化开放

姜伟龙说,迪拜之旅给他许多不一样的感触和感受,除成功攀爬Marina 101外,最让他感惊喜的是当地穆斯林文明的生活方式。

他指出,我国各族在大马这片土地生活这么多年,却还不了解彼此的文化,也因对彼此宗教了解的不足,才会出现部分人士想将自身保守思想加诸于别人身上的现象。

“我看见当地穆斯林可以让狗与他们生活在同一个空间,狗儿甚至可以在每一个地方自由活动,试想想,大马的穆斯林若触碰到狗儿,那一定变成一个大课题。”

姜伟龙有这么大感触,或就因为去年一名穆斯林赛阿兹米发动“我要触摸狗狗”活动,但在活动进行后,就被指抵触全国伊斯兰裁决理事会(Fatwa)的决议,即穆斯林不可触摸狗。

海外大马人关注国内动态

姜伟龙说,住在国外的大马人,其实一直都很关注大马国内动态,例如是刘蝶广场骚乱事件的进展。

他说,与他一起攀爬Marina 101的大马穆斯林朋友,也询问该事件的进展,且认为大马社会已“无望”。

“他们已在迪拜工作7年,也不能常回家,因此他们一直跟进大马情况,听闻刘蝶广场骚乱事件后,更对大马社会感到绝望。”

询及身为大马人,对于刘蝶广场事件有何感想时,他认为,那事件只是一场误会。

他声称,约200人来自多个非政府组织和私会党在广场大门口示威的那个晚上,其实他正在邻近时代广场购物,并目睹了示威的景象。

“其实刘蝶广场事件可以更和平的方式解决,就因为涉及的双方太冲动,才会引起不必要的殴打事件,他们应保持冷静,用更温和的方式处理和解决问题,不要种族化所有课题。”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