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偉龍偕2穆斯林爬高樓 在世界頂端向極端說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姜偉龍偕2穆斯林爬高樓 在世界頂端向極端說不

獨家報導:甘安琪
受訪者提供圖片
(吉隆坡27日訊)儘管面對高溫、保安阻攔、水源不足、悶熱的空氣,也無阻被稱為“大馬蜘蛛人”的姜偉龍,徒手爬上世界最高居民樓Marina 101,向全世界傳達“向種族主義說不”的訊息。



早前成功在迪拜,與兩位大馬穆斯林朋友攀爬上未完工的Marina 101的姜偉龍指,當初就因劉蝶廣場騷亂事件,加上當時在迪拜工作的友人,必須隻身在外地慶祝開齋節,才決定要一起完成該“壯舉”。

“我只想為大馬做點事,以大馬人的身分去做,就好像我每次都會介紹自己是來自大馬的攝影師一樣。”

姜偉龍日前接受《中國報》專訪時說,他於開齋節(17日)4天前就抵達迪拜,前往原本打算攀爬的旋轉大樓卡延塔(Cayan Tower)考察,最終卻因面臨種種阻礙,而被迫放棄原先計劃。



50分鐘爬101層樓

“我於開齋節當日早上5時抵達旋轉大樓卡延塔時,就遭保安人員阻攔及問話,加上迪拜天氣太炎熱,高達攝氏44度,建築物外面結構的鋼鐵很熱,所以只好選擇放棄。”

他披露,當他看見身後的Marina 101,就當機立斷決定挑戰攀爬那建築物,經過兩小時的計劃和考察,並與友人會合後,耗時50分鐘從底樓爬到最高的101層樓,且成功在30分鐘內爬上最頂端。

“由於當地氣溫高,整個過程就像在桑拿裡運動一樣,我們不停流汗,而且只帶一瓶水;該棟建築是密閉式空間,很悶熱,空氣也不流通,所幸最後也成功爬上去。”

他續說,3人是利用建築裡的樓梯,爬到最高的101層樓,而101層樓之上就沒有樓梯,他們只能依靠鐵架,沿著建築外攀爬上最頂端。

青年有夢敢敢追

姜偉龍希望,所有青年不要再蹉跎時間,心中若有任何目標和願望,就勇敢踏出第一步,努力實現並塑造自己想要的未來。

他套用電視劇《巾幗梟雄》裡柴九那句“人生有多少個10年”說,人們若想要完成一件事,就努力去完成,不要因周遭的聲音而卻步。

“人生是自己的,不要活在人家的期望下,無需照著人家的想法去過活,很多時候,你想要的東西就在你面前,你只要想如何完成和得到就好了。”

他說,許多人都只是得過且過,都不願踏出完成夢想最困難的第一步,導致任何目標都不可能有機會完成。

“只要踏出第一步,邁入圓夢的旅程,你自然而然就會知道如何繼續走下去,人生很短,要做的事情就盡快去完成,不要老了才覺得後悔。”

他語氣堅定地說,就因為不想浪費時間,所以他若想去哪個國家、攀爬哪個建築,就會馬上買機票,去完成自己想做的事。

憑經驗安全登頂

擔任攝影師的姜偉龍說,全憑自己曾有的攀爬經驗,才能與友人安全“抵達”Marina 101最頂端。

姜偉龍曾於去年6月29日下,擅自攀爬在十五碑吉隆坡中環(KL Sentral)1 Sentrum 大廈32樓,之後被警方逮捕,並以刑事侵入罪名控上法庭,遭罰款1000令吉,但依然無阻他想繼續挑戰極限的心。

姜偉龍之後也潛入中國深圳在建的“平安國際金融中心”大樓,以及上海中心大廈,並在社交網站公佈相關視頻和照片。

他說,就因該些經驗,即使旋轉大樓卡延塔正在施工當中,他也可判斷出要如何安全爬上最頂端。

“以往我都是一個人進行這些任務,但這回我邀請友人一起參與,我有責任確保他們的安全;況且友人也是有經驗的跑酷(Parkour)愛好者,所以可以順利及放心地攀爬。”

他指出,3人最後在Marina 101呆了9小時,就坐在建築頂端聊天,還意外觀賞了因開齋節慶典而燃放的煙花,之後等保安人員離開後,再爬下建築,與友人聚餐後,結束這美麗的“旅程”。

青年易受社交媒體煽動

姜偉龍直言,他發現我國青年很容易受社交媒體一些言論影響,原本沒有任何種族主義的青年,也會在耳濡目染的情況下,開始改變想法。

他說,就是因為大馬存有一小撮人士不斷煽動種族情緒,就連一個普通的廣場偷手機事件,也能演變成街頭騷亂。

他認為,各族應要學會體諒,這片國土不是只住著一個種族,而是個有多元種族住在一起的大家庭,所以各族不管要做些什麼,或說些什麼,都要想想是否會影響他族。

“我有很多穆斯林朋友,我的女朋友也是位穆斯林,我們之間一直以來的相處都沒出現問題,我們一起歡慶各種族的慶典,我不明白為何在馬來西亞,所有有關種族課題一定會被有心人士大肆炒作。”

迪拜穆斯林文化開放

姜偉龍說,迪拜之旅給他許多不一樣的感觸和感受,除成功攀爬Marina 101外,最讓他感驚喜的是當地穆斯林文明的生活方式。

他指出,我國各族在大馬這片土地生活這么多年,卻還不了解彼此的文化,也因對彼此宗教了解的不足,才會出現部分人士想將自身保守思想加諸於別人身上的現象。

“我看見當地穆斯林可以讓狗與他們生活在同一個空間,狗兒甚至可以在每一個地方自由活動,試想想,大馬的穆斯林若觸碰到狗兒,那一定變成一個大課題。”

姜偉龍有這么大感觸,或就因為去年一名穆斯林賽阿茲米發動“我要觸摸狗狗”活動,但在活動進行後,就被指抵觸全國伊斯蘭裁決理事會(Fatwa)的決議,即穆斯林不可觸摸狗。

海外大馬人關注國內動態

姜偉龍說,住在國外的大馬人,其實一直都很關注大馬國內動態,例如是劉蝶廣場騷亂事件的進展。

他說,與他一起攀爬Marina 101的大馬穆斯林朋友,也詢問該事件的進展,且認為大馬社會已“無望”。

“他們已在迪拜工作7年,也不能常回家,因此他們一直跟進大馬情況,聽聞劉蝶廣場騷亂事件後,更對大馬社會感到絕望。”

詢及身為大馬人,對於劉蝶廣場事件有何感想時,他認為,那事件只是一場誤會。

他聲稱,約200人來自多個非政府組織和私會黨在廣場大門口示威的那個晚上,其實他正在鄰近時代廣場購物,並目睹了示威的景象。

“其實劉蝶廣場事件可以更和平的方式解決,就因為涉及的雙方太衝動,才會引起不必要的毆打事件,他們應保持冷靜,用更溫和的方式處理和解決問題,不要種族化所有課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