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好的財物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最美好的財物

文 : 雅蒙



顏凡笑說:「這名凌正雄肯爽快認罪的條件,就是不能透露真相,他要保護那位叫林旭和的好朋友。我聽說那位凌夫人也與兒子講條件,她可以不向林旭和追回這筆錢,但要兒子與林旭和絕交,她說怕日后會給兒子帶來不幸的后果。」

那一年高二最后一個學期結束時,凌正雄獲得選拔參加一個國際青年生活營,本國代表只有五人。凌正雄是以課外活動出色入選,他的功課平平。在啟程時,他馬上與另一位本國代表林旭和交上朋友,兩個活潑開朗青少年相逢恨晚,很快成為好朋友。

回來后,雖然就讀不同學校,兩個人繼續密切來往。凌正雄佩服林旭和,因為林旭和不僅課外活動好,功課更是標青,凌在林的指點下,成績一日千里,他自己也很高興。他唯一能報答林旭和的就是時常請客,出去玩的時候,都是凌正雄付錢,因為他家境富裕,而林旭和則是孤兒,由母親一手養大。



兩個人初識時很快要好,也因為他們身世有共同之處──兩人都沒有父親。林旭和較后才發覺雖然同是孤兒,卻大有不同。凌正雄是在15歲時才喪父,林旭和卻是出生前父親就去世了,他是一名遺腹子。

凝視牆上一張照片

林旭和起初以為凌正雄家境富裕,是他的父親生前留下的,但凌正雄笑說:“我父親生前雖然有做生意也賺錢,但財產主要是媽媽帶來的,是她出嫁時的妝奩,媽媽很會投資。”林旭和的母親則是普通公司職員。林旭和對好朋友說:“媽媽說幸好父親去世后能領取一筆賠償,就買了現在住的屋子,媽媽要工作養我。”

成為好朋友后,兩個人當然會到對方的家玩。凌正雄先去林家,林旭和去廚房拿冷飲出來時,看到他正凝視牆壁上一張照片,林旭和笑說:“這是我父親,據說這時他才27歲,第二年就意外去世了。”

凌正雄望望照片再看林旭和,笑說:“你們父子很相像呀!”林旭和笑問:“那你像你父親嗎?”凌正雄搖頭:“我比較像媽媽。”林旭和笑說:“大家都說你英俊,你媽媽一定是美女。”凌正雄大笑:“錯了,媽媽是女生男相,沒有人說她美,只說她能幹。我是像她,但因為我是男生,所以才好看。”

..............................

凌正雄常到林家玩,但沒有叫林旭和上凌家玩。林旭和猜是好朋友怕媽媽給自己臉色看,因為凌正雄有一次說:“我媽媽是本事,但是有點勢利眼。”

兩人做完功課,談起高中畢業后的去向。林旭和說:“你當然是到美國深造,我多半是出來做事了。”

凌正雄急了:“你功課好,可以申請獎學金,你和我一起到美國。”林旭和笑說:“我打聽過了,要到那兒唸書,學校要看你的功課好不好,才讓你申請。我付不起第一學期的費用,還有旅費生活費,我也不想媽媽為此煩惱。”

一個月后,凌正雄把一張銀行本票遞給好朋友:“這是我用我全部的儲蓄買的,夠你第一個學期的費用了。”林旭和感動得流淚,“我日后如何報答你。”凌正雄笑說:“只要日后你不恨我,不與我絕交就是了。”

林旭和的好成績獲得著名大學錄取,凌正雄只是普通大學。一天,林旭和打電話把得到獎學金的消息告訴凌正雄后,此后就沒有凌正雄的消息了。

黑市中找珍珠項鏈

很多年過去了,一天顏凡請小雷夫婦吃飯,老麥剛好受外國警探邀請去演講。小雷說:“老麥教我們,得饒人處且饒人,不要什麼事都學足包青天。記得有一次一名受訓的警探抓到一名小賊,一本正經帶到警察局落案,被老麥責備一場說:人家是身無分文的外地人,因為肚子餓,才偷了一條麵包吃,你本應同情他為他付錢算數,而非小題大作把他拘捕。你這種冷酷、不分青紅皂白的性格,如果手掌大權,普通百姓會因為你要贏取公正清廉的名聲,吃不少苦頭。他不錄取這名警察。”

顏凡大笑:“你老闆從年輕時起就是這種性格。我記得我與他年輕時的一宗案件,他托我幫忙,在黑市找一串珍珠項鏈的下落,還有是誰出售的。這名貴項鏈是一位富家太太失竊的,她硬指是家裡的僕人偷去,但那時的小麥不以為然。這件事不難,我很快就有消息告訴老麥,珍珠項鏈是這名富家太太的兒子偷的。以老麥的性格,這種差點令無辜僕人冤枉被捕的富家子,他最討厭,且不會輕易放過。但他后來告訴我,他沒有逮捕這名不足18歲的男生。”

顏凡微笑說:“我還記得那時他的語氣很稱讚這名男生,一直說他是個好孩子。我記得他說這名男生叫凌正雄,老麥問他你為什麼要偷竊,他說因為他要幫助一名窮苦的好朋友出國留學。他不想讓媽媽知道,因為媽媽會追問,然后生氣地拒絕幫忙。他說:我有義務幫助這名好朋友。”

顏凡說到這裡停止,小飛說:“故事好像還沒完咧!”顏凡笑說:“我答應過老麥不能說的,因為這名凌正雄肯爽快認罪的條件,就是不能透露真相。他要保護那位叫林旭和的好朋友。我聽說那位凌夫人也與兒子講條件,她可以不向林旭和追回這筆錢,但要兒子與林旭和絕交,她說怕日后會給兒子帶來不幸的后果。”

小雷笑說:“這件案子聽起來好像很神秘。”小飛微笑說:“很多個可能,但沒有證據不能說。”顏凡笑說:“這件事也快20年了,我都差點忘記了。”

..............................

顏凡沒有想到,第二天他就聽到凌正雄與林旭和這兩個人名字了。一位衣著名貴的中年婦女,自稱是凌夫人,她要求顏凡協助,在最快的時間內尋找林旭和。

她苦澀地說:“目前大概只有他的母親知道他在哪裡。請不要讓她知道是凌家的人要找林旭和,否則她不會透露一個字。”

顏凡點頭:“我明白。”凌太有點驚訝。顏凡微笑:“信不信由你,我昨天才對朋友說起20年前,凌正雄偷取你的名貴珍珠項鏈,為的是幫助林旭和。”

凌夫人苦笑:“那時正雄一直說,他有義務幫助林旭和,現在要看林旭和是否也這樣認為。”林旭和的母親拒絕透露兒子在何處,她猜到是誰要找兒子。她苦澀而冷酷地說:“如果能看到凌家的人受苦,我現在死了也甘心。”

只是這難不倒顏凡,他很快查出林旭和畢業后就留在美國繼續研究工作,沒有回國。顏凡親自跑一趟。在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宿舍,他見到了林旭和。顏凡以為要費一番唇舌說服林旭和,沒料到林旭和一知他是顏凡,微笑說:“我已經準備好了,你是否與我一起飛?”

顏凡謹慎地問:“你真的知道一切了?”

幾十年積下的怨氣

林旭和重重點頭:“我媽媽剛才來電話,她告訴我一切了,她叫我向你道歉,那天她說了重話,那是幾十年積下來的怨氣。她在電話中說,即使正雄與我毫無關係,如果我不救他,我就是忘恩負義。我有今天,都是正雄的功勞。”顏凡再問:“你真的知道你與凌正雄的關係?”林旭和點頭:“他是我的兄弟,同父異母所生。”

在飛機上,林旭和感歎:“正雄早在我們認識不久,就知道我與他是兄弟了。”顏凡說:“他到你家見到你父親年輕時的照片,即刻明白你與他是一父所生。”林旭和恍然大悟:“難怪他從不邀請我去他家玩,我還以為他家人不歡迎我,原來他是怕我發現真相。”

凌正雄得了白血球過多症,需要至親骨髓移植,林旭和正是最適合的一位。

手術后第二天,林旭和堅持一定要見凌正雄。他笑說:“兄弟,你比以前更英俊了。”凌正雄微笑:“謝謝你救我一命。”林旭和緊握他的手:“正雄,比起你為了我偷珍珠項鏈,差點坐牢,這算得了什麼?一點骨髓我給得起。”他埋怨說:“你早知道了,卻不對我說。”

凌正雄說:“我怕你不諒解,我們家過得這樣好,你與母親卻生活困苦,怕你會恨我,不再與我來往。電視劇裡多少同父異母的兄弟,比仇人還要仇人。”林旭和大笑:“正雄,如果是這樣,那是我最大的損失。有你這樣一個兄弟,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財物,為此,我願意原諒父親的薄倖無情。”

(全文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