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心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玫瑰心

文 : 雅蒙



這一晚的舞會,突然燈火熄掉,當燈光復明時,幾個名流夫人高喊:「我的珠寶被人偷了。」包括尤綺的「玫瑰心」。葛士傑雖然惋惜家傳珠寶失竊,愛妻情切的他還安慰妻子不要難過,他會再買一條名貴項鏈送她。

老麥笑嘻嘻打電話給顏凡:「老弟,我完全委託你了,只要找到,我不理是誰偷的。」顏凡也笑嘻嘻地說:「你破案神探叫到,我一定辦得美美的。」

據說這個大都會裡有三數名真正的大富豪,他們的實力能在經濟體系興風作浪,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但他們都極為低調,這個等級的其中一名大富豪就是葛士傑。人家說葛士傑真是上天的寵兒,他不僅銜著金匙羹出世,精明能幹,有一個幸福的婚姻,更有六名非常出色且好看的兒女,都說是秉承了母親的優良基因。都會大富豪都羨慕地說,葛士傑的妻子尤綺是罕見美人,年輕時更被贊為人間尤物。



顏凡沒見過這位傳聞中的大美人,因為這位超級大富豪的妻子深居簡出,葛士傑也對人說她極賢慧,服侍丈夫無微不至。但這天,這位傳聞中的美人翩然來到顏凡的“你快樂嗎”公司。尤綺已經四十餘歲了,顏凡覺得她真是名符其實的美人,雖然歲月減少了她花容月貌的若干嫵媚,卻增添了更多高貴的氣質。

富豪夫人不快樂

顏凡喜歡一切美的事物,他讚歎尤綺脂粉不施,像是為“卻嫌脂粉污顏色”現身說法。她的衣著也一樣低調。顏凡想不出這位傾國傾城美貌的富豪夫人,會有什麼不快樂的事。

尤綺先幽幽地說:“我現在也沒有什麼不快樂的事,簡直可以說是幸福極了。家庭幸福婚姻美滿,對一個女人來說,我不能再貪心了,只是很快會有不快樂的事降臨了。我不快樂不要緊,但我不能令士傑不快樂,而且恐怕也會影響到我們的兒女也不快樂。”她歎息:“想到會發生的事,我真想一死了之來逃避,可是這也一樣會令外子傷心。”

看她的神情與說話,顏凡相信這位葛士傑夫人不是無病呻吟,她是真的非常憂慮。尤綺懇求地望著顏凡:“我聽人說顏先生能為人解決不快樂的事,我希望顏先生救我。”顏凡沒有想到她會用“救我”這麼嚴重的字眼,他也慎重地說:“請你仔細說出事情始末。”

..............................

尤綺苦笑:“在親朋戚友中,我與外子以恩愛馳名,這的確是真的事,我與外子確是極為恩愛。但很少人知道,開始的時候,我不愛士傑,我是為了他的錢嫁給他的,而且我一度欺騙他,甚至準備遠走高飛離開他。”顏凡輕輕地說:“應該是有第三者吧。你愛這個男子,他應該是非常英俊的男子。”

尤綺點頭:“是,他叫湯梧。”她望一眼顏凡:“除了顏先生外,我沒有見過別的男子像湯梧這樣英俊瀟灑。”她低頭輕歎:“他擅長甜言蜜語,像個情場騙子,事實上他就是。”她再抬起頭:“年輕女子總是對愛情充滿憧憬,我那時瘋狂地愛著湯梧,什麼都可為他犧牲,只要他快樂。”顏凡忍不住問:“你是婚后才認識湯梧?”尤綺說:“不,我是在認識外子之前,就與湯梧是情侶。”

她輕輕再歎息:“后來士傑認識我,對我一見傾心,馬上熱烈追求我。我要拒絕,湯梧卻說為了我的幸福,勸我接受士傑的求婚。我那時天真,一切受湯梧擺佈。但那時我多少明白湯梧是要我嫁了士傑后,就有錢給他用。但我受不了良心責備,我不是壞女子,我不能一再背夫偷情。于是我要求湯梧帶我走,我說我手頭也有一些錢了。但湯梧說不夠,他說為了長遠的幸福,要我從葛家帶走值錢的東西,就是士傑送我的珠寶,其中有一件最名貴,是葛家家傳三代的鑽石項鏈,上面有一顆十卡拉的粉紅色全美圓形鑽石叫‘玫瑰心’,是士傑送我的新婚禮物。”

以后要帶眼識人

尤綺停頓一下繼續說:“那時士傑同時給我兩條鑽石項鏈,看起來是一模一樣的,但一條是真的鑽石,一條是假的,外人簡直分不出真與假是哪一條。士傑得意地笑說:葛家夫人平日佩戴的都是假的那條,是為了防止被偷。湯梧要我拿走這條價值連城的‘玫瑰心’,與他私奔。”

尤綺惘然地說:“剛好士傑那時要出國幾天,他本來要我跟著去的,我推說不舒服,沒去。與湯梧約好私奔的日子,我到約定的茶餐室與他會面,他要我先交出‘玫瑰心’讓他保管,免得被別人搶走,然后他說要上洗手間。等了15分鐘不見他出來,我擔心,上洗手間找不到人,這時,有個妖嬈的女子出現,拿了一封信給我便走了。信裡面,湯梧要我不要恨他,他說他是這樣的男子,如果我跟了他走,遲早會恨他,他不想傷害我,要我趁人不覺趕快回葛家去。他還叫我以后要帶眼識人,不要再上壞男人的當。”

尤綺說:“這時我才如夢初醒,湯梧從來沒打算與我天長地久,即使沒士傑出現,他遲早也會拋棄我,或更壞的是迫我跳入火坑賺錢養他。他的信有一句是對的。我回去葛家,士傑一直沒發現我曾是個不忠的妻子。我對他內疚,對他千依百順,細心照顧他,然后有了真感情,我越來越愛他。他是從頭開始就愛我的。”

顏凡想到一件事:“是不是這個湯梧現在出現向你勒索金錢?”尤綺一怔說:“哦!不是,他死了。那一次他是到歐洲,聽說一個月后被人殺死。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顏凡小聲叫:“你現在是為那條‘玫瑰心’煩惱?但已經這麼多年了,為什麼你的丈夫一直沒發現?”

尤綺微笑:“顏先生真是料事如神,我找你幫忙是對的。是這樣的,外子是個辦大事的男人,從不婆媽,給了我的東西就是我的,況且他說葛家夫人向來都是佩戴假的‘玫瑰心’居多,所以他從來沒有懷疑,甚至還一直以為那條假的就是真的。是的,后來我也委託歐洲的珠寶店,為我再做了一件假中假的‘玫瑰心’。我家中現在的兩條玫瑰心都是西貝貨。”

尤綺這時再苦笑:“一直沒有事,但是最近有葛家親戚問起這件‘玫瑰心’不知市值多少了?外子一時興起,就說他剛好認識一家國際拍賣行的珠寶鑒賞家,約了他下個月來鑒賞‘玫瑰心’,以確認它的價值,這也是保險公司對外子要求增加保額的要求。”

她哀求地望著顏凡:“顏先生,我現在該怎麼辦呢?我不是擔心東窗事發,我是怕真相會傷害外子的心,他會大受打擊。”

顏凡微笑:“我明白,我可以幫你設計一條瞞天過海的計謀。”

..............................

剛好尤綺要出席一個盛大的慈善餐舞會,顏凡要她佩戴‘玫瑰心’出席。由于這是上流社會的盛事,尤綺在出發前告訴葛士傑:“今晚我佩戴的是真的‘玫瑰心’。”

在這一晚的舞會,突然燈火熄掉,當燈光復明時,幾個名流夫人高喊:“我的珠寶被人偷了。”包括尤綺的‘玫瑰心’。葛士傑雖然惋惜家傳珠寶失竊,愛妻情切的他還安慰妻子不要難過,他會再買一條名貴項鏈送她。

舞會的珠寶失竊案是顏凡安排的。

名流夫人珠寶失竊,高層特別吩咐要老麥負責。老麥笑嘻嘻地打電話給顏凡:“老弟,我完全委託你了,只要找到,我不理是誰偷的。”

顏凡也笑嘻嘻地說:“你破案神探叫到,我一定辦得美美的。”果然第二天,顏凡就叫老麥來收贓物。

珠寶鑒賞家讚嘆

各名流夫人笑逐顏開,剛好那位國際拍賣行的珠寶鑒賞家也到了,葛士傑叫他幫忙鑒定失而復得的‘玫瑰心’是不是真貨,還是竊賊掉包騙警方。

專家花了不少時間與工夫仔細鑒定后,歎息:“我從沒見過那樣大又十全十美的粉紅色鑽石。相信現在最少價值一億美元。”葛士傑大喜說:“曾祖父戰前在巴黎購買時,才十萬美元。”

顏凡大吃一驚,急忙約了尤綺見面,告訴她:“你交給湯梧的那條‘玫瑰心’是假貨,也許他就是因為這樣被歐洲黑幫殺死。這也是他罪有應得的報應。”尤綺吃驚:“怎麼會這樣呢?我一直以為是拿真的‘玫瑰心’準備私奔。”顏凡微笑:“也許上天憐憫你,當時可能心虛,情急之下把假的‘玫瑰心’當真的。”

(全文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