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一個人愛護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多一個人愛護

文 : 雅蒙



韓明與顏凡見面時輕輕說:「你這樣幫我,一定有原因,我不是笨人。那天你叫我去輸血,我想了很久,終于明白一切都是為了這位叫蔣軍的少年。至于為什麼,過后我到醫院探望他,一看到他,我想我明白了。」

在電話鈴聲大響之前,顏凡正在閱讀陸風新近交上來的報告。老麥戲言,陸風是顏凡的不記名徒弟,顏凡只是不置可否地微笑。老麥還大剌剌地說:“你的徒弟不及我的徒弟出色。”顏凡微笑:“那也是真的,是我沒用心調教好陸風。”老麥感慨說:“其實,陸風與小雷差不多一樣啦,當然還有很多要向我們學習的。”

老麥言似有憾,心則竊喜地說:“只是小雷這小子的古道熱腸,有時會變成好管閒事,是他的優點,也是他的缺點。”顏凡笑:“我倒喜歡他這樣,不然我們換徒弟如何?”老麥打哈哈。



陸風這份每三個月交上來的報告,就與小雷的古道熱腸有關。報告是有關韓明的近況,以及顏凡在一年前出本錢讓韓明經營生意的近況。陸風的報告說:韓明很努力做生意,半年前生意已經穩定,最近這三個月已略有盈餘,證明韓明是有本事的。

是知恩能報的人

顏凡投資韓明,實是他一年前接受下來的任務,這是一段栽培期。平日顏凡與韓明甚少見面,有事都是陸風代勞接洽。當初也是顏凡吩咐陸風與韓明蓄意結交的,幾個月后陸風報告:韓明只是時運不佳,他是精明能幹的人,也是有血性知恩能報的人,可以投資栽培他了。

這時,顏凡才以投資者的身份與韓明見面。見到韓明,顏凡微笑,委託人當初選上韓明是有理由的。36歲的韓明身材高大健壯,面貌也頗英俊,有男人氣概,性格爽朗。他有大學資格,條件不錯,可以吸引異性,只是際遇一直不理想,有時顯現出失意的頹喪。他自己笑言:窮光蛋一名,所以未婚,女人看不上我。

幾年前,韓明野心勃勃自資做生意,結果破產,只好繼續打工。他對陸風說:“不想連累別人,現在的情況只能養活自己,無法成家。女人一聽到我的情況,就退避三舍。”韓明這時不知道,顏凡要陸風蓄意與他結交,就因為一個女人要失意的韓明柳岸花明又一村。

..............................

這個女人蔣太太,就是由“助人為快樂之本”的小雷介紹來找顏凡的。小雷那時對顏凡說:“她是一個好人,因為愛屋及烏要你尋找韓明,如果他有需要就協助他。”蔣太太是在一年多前成為寡婦,幸運的是丈夫留下相當龐大的財產,還有一個今年14歲的出色兒子蔣軍;蔣軍是她生命的動力,她無微不至地為兒子著想。

這時電話大響,是小雷找顏凡:“一名狂徒闖入學府持刀行兇,有幾名學生因為保護較年幼的學弟受傷,其中被狂徒弄傷的學生是蔣軍,流了許多血,現在在醫院需要緊急輸血。”顏凡稍微考慮了一下,立即聯絡韓明:“有事找你,不要走開。”

韓明莫名其妙地被顏凡載到醫院,然后由小雷安排他輸血:“你年輕力壯,輸多一點血不要緊。”韓明已經知道狂徒闖學府行兇的事,覺得輸血救學生是做好事,也沒多問。很快地,他就由陸風送回公司了。

聰明人不易瞞騙

第二天,顏凡接到韓明的電話,韓明的問題,讓顏凡覺得也許是天意安排,這是最好的時機,讓韓明明白是什麼人在幕后援助他,而且為什麼要援助他。顏凡也高興,這證明韓明是個聰明人,不容易被瞞騙。

顏凡想:就直接告訴韓明好了。一切在一年多前發生,那天神色不安的蔣太太由小雷介紹來拜訪顏凡。蔣太太說:“我的身子骨骼向來就不強,真擔心不知哪一天會突然就走了。”顏凡聽到她說話聲音低弱,也覺得她的健康不佳。

她繼續說:“為人父母常懷百歲憂,這是我最放心不下的事,我今年52歲了,兒子蔣軍才14歲。”她苦笑:“我38歲那年才生他,這個兒子得來不易。”她說:“那年外子也48歲了。我們結婚多年一直渴望有孩子,就是沒有。那一年,外子建議進行人工授孕,我也同意。”她微笑:“就這樣我懷孕了,生下阿軍,我什麼遺憾都沒有了。尤其歡喜的是阿軍體質好,從小就少病痛,今年14歲,體格強壯已經像個小大人了。”

一看到就明白了

蔣太太苦澀一笑再說:“今年外子去世,幸好有阿軍陪伴我。幾個月前,我才定下心來收拾外子的遺物,看到一個文件令我吃驚,是他15年前與一個年輕男子簽約,對方放棄對孩子的一切權利。起初我莫名其妙,后來才想通了,是因為阿軍與我們夫婦血型不同,顯然他的雙親還有個第三者。但阿軍是我生的,這第三者應該是阿軍的生父,我從來沒與別個男人好過,這份文件令我明白,當初是外子用了這位名叫韓明的男人的精蟲令我懷孕。甚至外子為何這樣做,已經不重要了,顯然他是不能令我懷孕,才用錢買了年輕韓明的精蟲。”

蔣太太望著顏凡:“顏先生,我想你幫忙我。”顏凡點頭:“你要找出這位韓明。”蔣太太微笑:“是的,但不止這樣,如果他不如意或在其他方面需要協助,我想通過你幫忙他。因為他是阿軍的生父,我希望他有一個體面的生父,不讓阿軍日后蒙羞。”她吁一口氣說:“我真的希望這位韓明是個好人,希望他能做個好父親。”

韓明與顏凡見面時就說:“你這樣幫我,一定有原因,我不是笨人。那天你叫我去輸血,我想了很久,終于明白一切都是為了這位叫蔣軍的少年。至于為什麼,過后我到醫院探望他,一看到他,我想我明白了。”

..............................

他問顏凡:“他今年14歲是不是?”顏凡點頭。韓明掏出一張舊照片,“這是我初中的照片。”顏凡接過來看,微笑,相中人與現在的蔣軍一個模樣。韓明低聲說:“他是我的兒子是不?14年前22歲的我是個窮苦大學生,聽人說有人願意出高價購買精液,我就去應徵了,還簽了合約。我幾乎都忘記這回事了。”他微笑:“看到他時,我很高興,原來我已經有一個這樣大的兒子,而且這樣出色,我感到驕傲。”

顏凡微笑:“蔣太太也很高興你是個好人。”韓明若有所思問:“但蔣太太一定有某個理由,才委託你協助我重新做生意。”顏凡點頭:“是的,我會安排你與蔣太太見面詳談,你既然明白了,會更好說話。”

顏凡陪著蔣太太與韓明見面,起初他遠遠坐在一邊,讓兩人談話。他看到韓明吃驚又帶著傷感的表情。不久,韓明請顏凡過去:“蔣太太有事請你幫忙。”溫文的蔣太太先感謝顏凡一番后說:“我們決定讓阿軍先與韓先生認識,讓阿軍熟悉他,然后向阿軍說明真相。”顏凡小聲說:“要考慮清楚。”蔣太太點頭:“一定要讓阿軍快點明白,我還要顏先生找個可靠的律師為我立一個文件,日后我如果去世,我委託韓先生當阿軍的全權監護人,要寫明他們是血緣父子。”

一切都是為了兒子

顏凡覺得事情不太對勁,蔣太太自動說:“醫生說這兩年我隨時會去世,我與外子都沒有親人,如果阿軍還不到合法年齡,他很可能會被送到福利部孤兒收容所,我絕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顏凡才恍然大悟,蔣太太急著找出韓明,協助他重振經濟,一切都是為了兒子蔣軍。她要兒子繼續有家庭,有至親照顧。

是蔣軍自己問韓明:“你是我的生父是不?”韓明稍有驚訝,也誠實地回答:“是的。你怎麼猜到?”蔣軍微笑:“我有讀書的,你輸血給我,就是因為我們血型相同,還有我的面貌這麼像你。”他猶豫問:“媽媽為什麼會找你出來?”韓明吸一口氣說:“她希望多一個人愛護你,這不是很好嗎?”蔣軍點頭微笑:“媽媽永遠為我好。”

(全文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