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月之謎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藍月之謎

文 : 雅蒙



顏凡笑嘻嘻舉起酒杯向老麥敬酒,然后向小雷說:「保險公司想出這個聲東擊西的計謀,暗裡移花接木原是好的,有第13個人攜帶真正的藍月。只是沒有想到凡事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原以為國際珠寶大盜不會懷疑珍貴的鑽石,藏在一間根本談不上有保安的小首飾行,卻沒料到本地小賊就在這個時候打這間小首飾店的主意,搶走了藍月……」

中秋前夕,顏凡在醉月樓宴請老麥與小雷。老麥飯飽酒足后心情大好,吸著顏凡送他的哈瓦那雪茄,大談多年的辦案趣事。顏凡問:“可曾被當局懷疑過你是某宗罪案的內應,結果你蒙冤受調查,像電影裡一樣要暫交出警徽與槍械?”

老麥想一想笑說:“只有一次,很久的事了,那時我是剛剛嶄露頭角的小麥。”他吸一口雪茄說:“是一宗轟動國際的珠寶搶劫案。幸好不是我一個人受調查,還有11位同僚與我一樣冤枉被調查。”



顏凡大感興趣:“嘩,這樣大件事,這件珠寶一定了不起。”老麥笑說:“說來這珠寶有一個名字,與這間酒樓的名字差不遠。”

顏凡先小聲叫起來:“藍月鑽石!”小雷問:“這鑽石有什麼了不起,搞到12位警探受調查?”

不過是一顆石頭

顏凡笑說:“這鑽石就是了不起,因為它價值連城,當時就被估價最少值二千萬美元,上個月承包它的國際保險集團就開出三千萬美元的賞金,即是它目前時價的卅巴仙,它如今最少值一億美元。”

小雷微笑:“我老婆小飛曾說過,也不過是一顆石頭。”

顏凡笑說:“是的,的確只是一顆石頭,但這藍月非常罕有,它真的美麗不凡。”

小雷笑問:“取名藍月,真的是藍色嗎?”老麥點頭:“我看過它,真的晶瑩發亮射出淺淺的藍色光芒。”

顏凡這時再往老麥的酒杯倒酒,一邊說:“老麥,說說你如何因為藍月鑽石蒙冤的事,給我們當下酒零食。”

老麥笑說:“你答應下星期再請一次豐盛的美食,我現在就說。”顏凡笑說:“好,就怕請你不到而已。酒樓你挑吧!”

老麥回憶──廿多年前,這個已經很繁榮的大都會,要舉辦一個國際珠寶展覽會,壓場的珠寶就是藍月鑽石。這樣價值連城的珠寶,自然引起全球珠寶竊賊與大盜垂涎,展覽會當局與擁有藍月的珠寶商要求加倍保安,一路上有國際刑警暗中保護外,到了機場還有刑警保護。它有特別准證,直接就由禁區出來,不讓匪徒有機可乘。

小雷插嘴:“需要用到12名刑警這麼誇張嗎?豈不是更引人注目?”老麥說:“那是因為保險公司要以聲東擊西亂人耳目的計謀,結果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他繼續說故事。

在機場,一共有12名保險公司的人員帶著同樣的公事包,真正的藍月鑽石就藏在其中一個之內,另外11個裝的是極為相似的假珠寶。由12名刑警分頭護送,乘坐12輛轎車前往12間大珠寶行,借用他們的保險設施。

老麥說:“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鑽石還是被歹徒搶走了,最好笑的是這幫匪徒才四個人,是烏合之眾,只有其中一人擁有鄰國的土製手槍。”

冷手執個熱煎堆

小雷驚訝:“這真的是烏合之眾,怎麼有本事搶劫保衛森嚴的大珠寶行?”顏凡笑說:“我猜,這12間大珠寶行並沒有被人搶劫,因為藍月不在這些珠寶行,它其實暗藏在一間不起眼的小首飾店。”

老麥望著小雷,連捧帶貶地說:“你看人家顏凡不愧是賊阿爸,一下就明白個中關鍵,你要向他好好學習。”

顏凡笑嘻嘻舉起酒杯向老麥敬酒,然后向小雷說:“保險公司想出這個聲東擊西的計謀,暗裡移花接木原是好的,有第13個人攜帶真正的藍月。只是沒有想到凡事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原以為國際珠寶大盜不會懷疑珍貴的鑽石,藏在一間根本談不上有保安的小首飾行,卻沒料到本地小賊就在這個時候打這間小首飾店的主意,他們人不多只能夠搶劫小首飾行,沒想到鴻運當頭,冷手執個熱煎堆。他們無意中搶走了藍月。”

老麥笑說:“除了天意,別無可說。那時卻連累到我與11位到機場護送藍月的警探蒙冤,警方內部調查局懷疑我們通風報訊,與匪徒合作。”

小雷問:“這顆稀世奇珍呢?”老麥說:“不知下落。”小雷再問:“劫匪呢?”

老麥說:“四個劫匪倒是很快落網,但他們矢口否認。這個烏合之眾的四人幫首領叫佘阿天,警方懷疑藍月被他藏起來,因為一搶到珠寶就交由阿天保管,搶到什麼珠寶他先看到。原本他不知道藍月的珍貴,是看了新聞后才明白自己發了大財。可是,他沒這個福氣享受,如今還在監獄,被判服刑25年。”

小雷皺眉頭:“搶劫珠寶,怎麼會判這樣重刑?”老麥說:“這個佘阿天狼子野心,他殺死一名同夥,因為這名同夥知道他把藍月藏起來,他是以殺人滅口罪坐牢25年。”

顏凡笑說:“嘩,算來他明年就可以出獄了。”老麥點頭:“是,明年他剛好是55歲退休年齡。不過,只怕他出獄后日子更不好過,因為各幫派人馬虎視眈眈都在等他出獄,要分一杯羹。

“黑白兩道人馬都確信這顆價值一億美元的藍月巨鑽,是被他藏了起來,出獄后他一定會拿出來變賣,不然就白坐牢了。”

顏凡淡然問:“這24年來有人去探訪他嗎?他有親人嗎?”

老麥深深望他一眼:“沒有人去探望他,他也不見人。他有一個早就分手的妻子,還有一個兒子,算來也30歲了。從來沒探望過他。”

顏凡歎息:“那倒好,不然恐怕會惹禍上身。人家一定會懷疑佘阿天是否把藍月的藏匿點告訴兒子了。”

小雷聽了心裡一動,他是個熱心人,覺得應該提醒阿天的兒子,天降橫財也許帶來禍害,因為這是不義之財。但是,事情突變,沒有人會再對阿天的兒子佘添興有興趣了,佘阿天突然去世了。他是被監獄醫生送到醫院三天后去世的。

老麥對顏凡冷笑說:“那幾天佘阿天的病房熱鬧咯!醫生都趕他們不走,什麼門路的人都有。”

顏凡微笑:“都在等他透露到底他把藍月藏在何處吧?”老麥神秘一笑:“佘阿天死前倒真的留下遺言給25年沒見過的兒子。病房內最少有十幾個都聽到,獨他的兒子沒聽到。”

顏凡望著老麥,知道他一定會說出來,果然老麥說:“佘阿天最后說,吩咐我的兒子,公公婆婆下葬了這麼久,當年沒有錢買好棺木,相信它們都腐朽了,要我的兒子去拾金重新安葬。”

顏凡聽了哈哈大笑,說:“看來佘阿天父母的墳墓,恐怕都被人挖掘成空洞了。”

老麥也笑說:“你真是料事如神,情況就如你說的一樣,各方人馬起初還打了一輪,最后協議找到了藍月平分利益……”

顏凡笑說:“結果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偷雞不著蝕把米。”老麥也大笑:“你又猜對了,他們個個恨聲不絕,又被佘阿天愚弄了。”

兩個月后,國際珠寶公司與保險公司聯合宣佈:失蹤25年的稀世巨鑽藍月找到了。

老麥立即打電話給顏凡:“不用說,你這個傢伙又財源廣進了,請客請客。我要知道你是如何找到的。”

一度是挖墳工人

這一晚,顏凡又在醉月樓宴請老麥與小雷夫婦。顏凡解釋說:“佘阿天的遺言的確透露了藍月的下落,只有他的亡妻明白,但她沒有告訴兒子,所以佘添興不明白,變成沒有人明白。

老麥笑說:“只有老千計狀元才的顏凡明白。”顏凡微笑說:“那些財迷心竅的人沒有做功課,我有。”他解釋:“佘阿天原本是姓何,佘是養父的姓氏。”

小飛笑說:“所以藍月是藏在佘阿天生父何氏墳墓的棺材內。”顏凡笑說:“小飛聰明,佘阿天以前一度是挖掘墳地的工人。”

小雷問:“你拿了保險公司多少獎金?三千萬美元?”顏凡悠悠笑道:“不止,我拿了四千萬美元。”一看到老麥要開口,他急忙說:“我沒全拿,一千萬我給了佘阿天的兒子佘添興,一千萬捐給你們的傷殘基金,一千萬捐給慈善,我只袋了一千萬,沒你們想的那麼多。”

(全文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