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户籍制度拆散数家庭 7000万留守儿童 悲歌唱不完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中国户籍制度拆散数家庭 7000万留守儿童 悲歌唱不完

只有11岁的杨贤乐和妹妹与奶奶一起在木屋居住。《苹果》
只有11岁的杨贤乐和妹妹与奶奶一起在木屋居住。《苹果》

(北京29日综合电)从小就没有父母照顾的小朋友,在中国有近7000万,以中国有近2.8亿儿童计算,即每4个小孩,就有一个是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缺乏大人照顾,问题频发,被杀、自杀、性侵不计其数。《苹果日报》记者日前到贵州毕节市山区采访,当地极为贫乏,父母为了生计,不得不离开孩子到城市打工,小孩俨如“有父母的孤儿”。

有学者指,留守儿童成因是当局实施“将农民绑在黄土地”的户籍制度,使多个家庭拆散,无数儿童自小活在没有父母爱护的世界。

在毕节山区居住的杨贤乐今年11岁,父母及姐姐在上海打工多年,几年才会回来一次,他已忘了他们上次回来是甚么时候。他们离家这么久,贤乐只记得父母打过两、三次电话回来。贤乐现在和只有8岁的妹妹,及已年过七旬的祖母居住在山上一间木屋。



在这个山区,冬天的气温徘徊摄民0度以下,冷风从门缝吹入,简陋的木屋根本难挡寒风刺骨,贤乐只好跟妹妹和祖母3人一起围炉取暖。

父母3年只打过3次电话

每日贤乐都要和妹妹走陡峭的山路到学校,花上近两个小时,离家时天未亮,回家时天快黑。家中只留下老人及小孩,贤乐就算觉得累也要负起照顾妹妹及祖母的责任,放学后帮耕种、喂猪,夏天时更要揹上10余斤农作物来回山间。

自觉要坚强的贤乐,就算想念爸妈也不能让人看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哭。”贤乐在外捡了一只挨冷挨饿小猫回家照顾,“因为我觉得牠太可怜了,在外面找不到吃的,很冷”。贤乐表示,就算有机会到上海跟爸妈一起生活,他也不会丢下一直相依为命的妹妹。

「梦到母亲梦不清样子」

“我又梦到我母亲的样子,可是我梦不清母亲的样子!”在甘肃城市长大的义教老师杨洋前往贵州山区当上中文老师半年,想起曾有学生的作文说起母亲,指自己连母亲的样子都想不起来,让她打从心底哭了。

25岁的杨洋自小在甘肃的城市长大,是家中独女,毕业后当上公务员,但不习惯官场规则,毅然辞职到贵州山区当上义教老师。杨洋指山区的条件一开始就把她吓到:“我没有来过这么贫困的地方、没有走过这样的山路、没有生活在这样的环境。”

有学生曾问她会不会怨恨自己的父亲,她明白这是他们自小爸妈不在身边而产生的怨恨,设法向学生解释:“你们父母赚的都是血汗钱,他们把最珍贵的都给了你们。”

农民工城市办学被逐

一直关注留守儿童问题的时事评论员刘锐绍称,户籍制度上世纪50年代开始实行,把人民划分为二元户籍,即农村人口及城镇人口,不让农民知道城镇在剥削自己。

直到1990年代城镇与农村的经济差距拉阔,农村的劳动力要到城镇打工,但孩童因没当地户籍不能得到政府入学资助,又付不起私校高昂的学费,他们只能留在农村当留守儿童。农民工曾在城市合办学校给子女就读,但地方政府觉得他们在占用社会资源,最后将孩子赶回农村,只留下劳动力。

留守儿童悲剧

04/08/2015:两名儿童被杀,其中只有14岁的姐姐更被奸杀
09/06/2015:4名分别5岁至13岁的兄妹在家中用农药自杀身亡
21/04/2014:1名男教师强奸女学生,至少涉12名女生,最小的只有8岁,多为留守儿童
16/11/2012 :5名分别9岁至13岁的儿童因避寒,在垃圾箱内生火取暖,导致一氧化碳中毒而死

(《苹果》资料室)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上则新闻 一人乘客像乘私人机 下则新闻 "决"代双娇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