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地球‧小雪:悲慘世界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小地球‧小雪:悲慘世界

有幸在新加坡觀賞雨果名著《悲慘世界》的音樂劇,坐的雖是“山頂位”,不過勝在視野遼闊,一眼就把舞台盡收眼底,不算太差。此劇在新加坡演出相當成功,從原本的一個月加場至兩個月。我是在第七週看的,已接近尾聲,卻還有約80%的入座率,還算不錯。



音樂劇開場前,環顧四周,見一大群的少年嘰嘰喳喳,好像是學校組團來的,心感不妙。

音樂劇情節、場景、對白等,跟電影非常相似,但是現場震撼力是大大不同。大合唱磅礡激昂,女聲合唱清脆嘹亮,男聲獨唱低迴有力,女聲獨唱如泣如訴。歌者功力加上一流劇場音效設計,歌聲所攜帶的能量迎面而來,讓觀眾如我大起共鳴,雞皮疙瘩直冒,還頭皮發麻。

雖然已經連續演出多場,演員卻不見疲態。看音樂劇最討厭的是演員流露出“大爺我演過兩千遍了”那種厭倦感。可老娘我是第一次看,該配合配合觀眾的新鮮勁兒吧?



要說瑕疵,除了男主角的一個小破音,就是觀眾素質了。亞洲人畢竟習慣多禮,這一點表現在音樂劇觀賞方面,就是不停拍手。不管歌曲情緒是悲傷欲絕還是快樂逗趣,幾乎每一首歌曲結束,觀眾都要來一輪鼓掌,硬是把你的魂魄,從19世紀的法國,拉回21世紀的新加坡。親愛的,這可不是演唱會,也許我們可以把熱烈掌聲留到最后?

那一群15~16歲的小毛頭,果真是電腦世代,沒有意識到舞台上站著是真實、活生生的血肉之軀,居然還把音樂劇當成了電影來看,洋芋片、餅干都出動了,只差汽水和爆米花。當我的耐力達到極限,準備開口,那邊廂有位女士發聲:“請你停止吃東西好嗎?”

玉不琢不成器,小毛頭受點教訓也是好事。不過,他們依然是幸福的一群。年紀輕輕,就有機會在自家門前觀賞世界級演出,接觸國際文化,接受藝術薰陶。可憐我們馬來西亞的孩子,一水之隔,卻還沒等到那樣的機會。

原因恐怕離不開一個“錢”字!

以這一次《悲慘世界》的演出為例,一星期9場,足足演了8星期。音樂劇票價從228~58新元不等。算人均100新元好了,劇場可容納1950名觀眾,取70%的入座率,總營收可達983萬新元,各位可以自行乘個三。

別忘了,音樂劇原來只打算演4星期,循眾要求延至8星期,表示一個月的票房收益就已足以平衡成本,甚至賺錢。

我國最大的劇場應該就是吉隆坡的國家劇院了吧?資料說劇院可容1413人,那門票如何定價?新加坡平均薪酬為5500新元,100新元的門票是收入的1.8%。單看吉隆坡,人均薪酬8800令吉,1.8%就是160令吉。

隨便找一張紙運算,要得到相等于983萬新元的營收,在新加坡得演出72場,在吉隆坡則必須演上186場!

若是成本較低的製作,也許有機會收支平衡,但耗費巨大的大型製作如《悲慘世界》,要回本恐怕很不容易。藝術家也得吃飯,怪不了別人過門而不入。

唉……我們何時才能擺脫悲慘世界,迎向曙光?

假如26億令吉沒有被退回的話,可以請1625萬位幸運兒看一場音樂劇呢!太可惜了……

現職建築工程師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