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馬頭條】財團掃老屋如新國翻版 馬克雷:檳城總有天會後悔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今日北馬頭條】財團掃老屋如新國翻版 馬克雷:檳城總有天會後悔

■新加坡財團World Class Land在世遺區及周邊所收購的單位。(一個紅點代表一個單位,紅點所在不是單位實際位置。)
■新加坡財團World Class Land在世遺區及周邊所收購的單位。(一個紅點代表一個單位,紅點所在不是單位實際位置。)

■馬克雷
■馬克雷

報導/攝影:梁儀雅
(檳城19日訊)檳州政府對新加坡財團World Class Land大肆收購世遺區外戰前屋無動于衷,喬治市古蹟行動組織大喊“喬治市遲早分為世遺區及World Class古蹟區”!



該組織發起人馬克雷強調,隨著該財團不斷收購世遺區外戰前屋,而州政府在“不干預自由市場”之下,喬治市快被財團買光。

他接受《中國報》專訪時澄清,很多人以為該組織一直針對新加坡財團收購戰前屋,其實他是反對任何財團狂購產業。

“任何一個財團,不管是本地還是外國,狂購戰前屋驅逐老居民,這會導致喬治市失去原本多元文化,而出現一致性文化。所以今天即使是大馬財團掃購戰前屋,我也是會發聲!”



喬治市將失多元性

他重申,喬治市會因這樣的投資行動而失去多元性。

他舉例,煙筒巷一排戰前屋被收購后,把老屋改裝成該社區居民不能消費的高檔商店。

“被改裝后的舊社區,變成有錢人社區,檳城草民是不可能有容身之處,如新加坡烏節路,已變成新加坡商業圈。”

他說,該財團是合法程序進行收購,但是財團是要賺錢,而不是保護古蹟,檳城只是複制新加坡的模式。

“我在新加坡長大,小時候一直看新加坡老屋被拆,而李光耀也承認拆老屋的錯,所以檳州在還能挽救的時候,不要重蹈新加坡覆轍。未來檳城人會后悔為何今天會一直拆老屋。”

他坦言,由于馬幣兌換率關係,外國人在檳城置業是自然,不過如何管制外國尤其是財團掃購產業,還是回歸州政府的政治意願。

“不介入自由市場”理由真爛

“州政府不能介入產業自由市場,狗屁(Bullshit)!”

馬克雷炮轟州政府以“不能介入自由市場”理由,對戰前屋被掃購一事無動于衷。

他說,州政府責任就是規劃,不然規劃局的存在功能是什么?他們就是要規劃市區內不可建高樓,新開發市鎮就可以之類的規劃,但是到今天地方藍圖也沒有。

“檳城人不能怪罪外國財團,因為是州政府張開雙手歡迎他們到來。”

他質疑州政府歡迎外國收購戰前屋,是否是因為可獲得發展獻金,而這些獻金就成為州政府或地方政府計劃的經費。但是長期而言,檳州人民並沒有從中獲利。

“喬治市絕對沒有能力與新加坡或上海競爭來當國際城市,而且也沒有必要去變成新加坡2.0,或上海2.0.如果遊客要去購物,他們會去新加坡還是檳城?檳城應該保留著本身的特色,這才是喬治市的競爭力。”

若想除名世遺區敢敢說

馬克雷挑戰檳州政府,如果真的要喬治市除名世遺區地位,就敢敢說出來!

他說,如果州政府是有意思要除名,那么就說出來,不然就不要一直嘴巴喊“檳州政府最保護古蹟”之類的說法,可是卻沒有做出護遺的工作。

“再者,州政府委任州財政司拿督賽莫達為古蹟遺產專員,可是對方的專業和背景是獸醫,對古蹟管理有多少?”

他也透露,他曾嘗試要約見賽莫達討論古蹟事項,但是卻被告知對方太忙,抽不到時間來會客。

“賽莫達要兼顧州財政司與古蹟遺產專員,他會有多少時間關注古蹟問題?”

他也在發現不少戰前屋不符合指南或非法修復時,把訊息傳達給檳島市政廳,但是后者卻只是回答一句“謝謝”,卻沒任何后續工作。

監督州政府護遺工作

隨著喬治市特別區域藍圖及2011年古蹟法案在9月1日生效后,喬治市古蹟行動組織將採取緊盯策略,監督州政府在護遺方面的工作。

他打趣說,在上述兩個文件還沒憲報前,他對監督州政府工作抱持“玩玩”心態,因為如果有任何錯沒有一個法定文件來質問州政府。

“現在有了法定文件,就可以依著喬治市特別區域藍圖及2011年古蹟法案闡明的條文,逐一的指責州政府所沒有履行的部分。”

來自紐西蘭的馬克雷直言,因為他和州政府沒有利益衝突,所以可以無后顧之憂,在州政府在護遺不足地方發言。

他坦言,他是退休人士,也沒有靠州政府發展計劃賺錢或謀生,因此他可以毫無懼怕監督州政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