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窗 潑化學液 騷擾 女防腐師舉家活在恐懼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砸窗 潑化學液 騷擾 女防腐師舉家活在恐懼

惡徒第二次幹案時潑含有化學物質的液體,導致轎車車頂嚴重腐蝕。
惡徒第二次幹案時潑含有化學物質的液體,導致轎車車頂嚴重腐蝕。

(新山8日訊)女屍體防腐師的住家,二度遭惡徒以潑紅漆、砸車窗及潑含有化學物質的液體,惡徒更在幹案后留下“送你小禮物,祝你身體健康”的字條,動機不明!



無獨有偶,兩次案發前,女防腐師都會接到一通來自印度的手機號碼的WhatsApp視訊;而第2次對方更故意拍攝男子自慰的畫面,卻未有發出聲音,一系列的騷擾已令其一家飽受精神折磨。

女事主為在新加坡工作的屍體防腐師李艷卿(37歲)與丈夫黃添保(37歲,銷售員),他們在逼于無奈情況下,今日透過馬華巴西古當區會防範罪案小組主任沈潺澤召開記者會。

家庭沒經濟問題



李艷卿說,目前家中有一個中風的婆婆,3個年齡介于4至10歲的孩子,事情的發生,令全家飽受煎熬。

她兩年前因丈夫工作關係,一家人從居鑾移至新山柔佛再也花園居住,不過在上個月28日和昨日的凌晨時分,住家二度遭不知名人士騷擾。

她說,上個月28日凌晨約4時,不知名人士往她泊在屋內外的轎車和住家潑紅漆,並留下“送你小禮物,祝你身體健康”字條;而昨日凌晨4時許,對方以含有化學物質的液體潑其住家,以及砸破泊在屋外的一輛轎車車后擋風玻璃。

她估計,兩次的清洗費和維修費高達1萬令吉。

“我在新加坡擔任防腐師,平時早出晚歸,家庭沒有經濟問題,不解對方用意。”

詢及近期是否得罪人,李艷卿回應,雖然近期有和同事發生小爭執,不過那是很小的糾紛。

黃添保也說,自己並無在外界得罪人和借錢。

家婆與孩子飽受煎熬

因過度害怕,孩子在家哭訴“媽媽,為什么會這樣”。

李艷卿說,自上個月發生第一起事件后,其中風的家婆及4名孩子,每天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甚至抱頭痛哭。

“我家婆更是聽到聲音后,都會起來從窗口探望,第二次事件發生時,我家婆也有觀察屋外,但當時沒看任何人蹤影。”

她說,因住家周圍的人、孩子的巴士司機等,都對他們家投來異樣眼光,擔心孩子心靈受創。

黃添保坦言,這令他們蒙起想搬家的念頭。

嗎哂至達城警區主任佐基里受詢時證實已接獲投報。

留言掛門前盼停止騷擾

為避免惡徒騷擾,事主以紙皮寫到“我們沒有欠你們錢,如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請高抬貴手,請你原諒,請不要再騷擾,謝謝”,掛在住家大門前。

事主更以3種語文書寫,希望對方看得明白。

李艷卿說,她個性說話較直,相信會在不知情情況下得罪人,希望滋事者停止騷擾,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她願意道歉。

她說,若對方願意出面協調,她不僅會道歉,也會到警局銷案,不會控告對方,僅希望對方還她安寧生活。

沈潺澤說,這種騷擾行為已經涉及刑事罪。

他希望肇事者出面,並且可聯絡他019-7724476,他願意做協調人。

出席者包括馬華柔佛再也花園德拉代區支會主席拿督李文發。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