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鼎:故友已乘黃鶴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金鼎:故友已乘黃鶴去

    文友李錦宗離世噩耗傳來,叫人震驚,但不感意外,只有遺憾。



    因為我們一班常在一起聚餐的寫作人,上週日聚會時,錦宗缺席,我們會后特地前往李府探望他。但我一時有急事,沒有成行,便和召集人金苗約好,過幾天再上李府。沒料到,週二就接到錦宗不治消息。

    我和錦宗可說神交幾十年,但到去年才見面。過去,我不時在報上的文藝版讀到他的文章,尤其是,他每年都寫一篇“馬華文壇一年”的紀錄性報道,似乎已成為他的“招牌菜”。

    遺留大愛

    他收集本地文壇的資料,據說從1969年便開始,迄今有悠長的四十八年了,以致他的書房都堆滿報紙、刊物和書籍。去年底,他接受報章專訪時,已坦白地透露他患大腸癌的事,並希望他還有時間完成他的馬華文壇史巨作。但他壯志未酬,應該是他終身一大憾事了。

    他被譽為“馬華文壇史料第一人”,實不為過。這些史料會否編寫成書出版,卻可能變成一大疑問。

    錦宗的巨作無法完成,固然讓他遺憾而去,不過,他另一願望得以實現──他捐獻了大體給一直幫他抗癌的馬大醫院,供醫院作為研究癌症用途。他在病重時已簽署了這個意願書,展示了他的大愛,讓人肅然起敬。

    錦宗笑看生死。儘管重病在身,他依然努力繼續做他的編寫史料工作。當我們聚餐時,他不忘帶了他的檔案來,要求我們補充和修正一些紀錄。

    有兩次聚餐,他都坐在我的身旁。他告訴我,正接受化療和電療。他說,疼痛是難免的,還能忍受。啊,這很不容易,何況他還要寫作。我想起一個鄰居,在痛楚無法忍時,選擇從四樓跳下了斷。錦宗是堅強得多了。

    回想一下,文壇和報壇,被癌症帶走的朋友和同道不少。剛在數月前,武俠迷的才子梁紀元(慕容公子)才告別人間,也是大腸癌。“報王”周寶振則是患肺癌。

    癌症可怕,但已非無藥可醫絕症。例如,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便曾患癌而治癒。相信只要發現得早,從痛苦的癌道走回健康大道的希望,還是存在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