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茄哩啡(第2篇) 漫長等待只為幾秒…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我是茄哩啡(第2篇) 漫長等待只為幾秒…


    (本報林彩蓮攝)



    報導:林彩蓮
    圖片:受訪者

    在大馬當藝人已經極其不易,更何況是從零開始做起的茄哩啡。茄哩啡雖然是表演和片場新手,但更能真實的看到,每日混在影視圈內的那群社會人,最真實的原貌。

    在馬來西亞當演員已不容易,更何況由零開始的茄哩啡 (臨時演員)。早期的馬來西亞,不像外國有臨時演員公司,而且網絡不如現今發達,因此有興趣當臨演的人,只能透過一些管道如親友、相熟的人或毛遂自薦當臨演。

    對要踏入娛樂圈的新手來說,從傳資料、搭門路、找機會再走到影視片場這一段路上,嚐過多少人間苦暖、看過多少人的臉色?當踏入片場的那一刻,既不是職業演員,又不算工作人員的臨演,處在那個灰色角落,又有多少人會看得見他們的存在?

    在大馬,或許臨演不公的遭遇不太嚴重,但也見識過不少“大小眼”的凌厲眼神、聽過不少冷嘲熱諷。選角導演黃拔盈感慨說,大馬的臨演人選不多,但不乏在這領域里浮浮沉沉多年的人。不管他們踏入演藝圈的目的為何,但能夠堅持這么久,足以讓她覺得敬佩。“臨演要在片場待一整天,你不能隨便走動、不能隨便離開,有時等了一整天,就只有那短短的幾秒戲。”

    大馬演員狄妃(Ruby)、蔡正雄(蔡子)及周麗淇都是臨演或小角色出身。3人當初進入演藝圈的目的都不同,有人為發片、有人為養家活口、有人為演戲夢。到了今天,3人的星途際遇也不一樣。曾經“浸泡”在片場、度過無數個漫長等待的歲月,如今成為他們的回憶。片場對他們而言也是活生生的課堂,不按理出牌的臨場狀況成了他們的“教材”,導演和工作人員就是他們的專業課老師。在這個野生表演學校,默默吸收著演技知識。

    狄妃看盡人情冷暖

    20170907en30a

    作品:《家世風暴》、《無間行者》、《千門八將》、《情牽南苑》、《追影築夢》

    狄妃在本地電視劇《無間行者》因飾演“阿盈”一角嶄露頭角,曾入圍《金視獎》的最佳新人。其演藝事業漸上軌道,在舞台劇也表現出色,甫演出舞台劇女主角就拿下極具分量的《戲炬獎》最佳女主角。今年更因為電影《寵我》,拿下來自3個不同地區電影節的“女配角”獎。

    然而在她正式入行之前,狄妃當了兩年半的臨演。因為同學搭路,她把個人資料傳到某製作公司后,就被錄取當臨演。狄妃演過大肚婆、同學E、發明星夢和追星族等角色。在拍第1部戲時,就遇到委屈。“我在片場從早上7時等到傍晚,終于輪到我上場時,卻只有背影出鏡。”

    當臨演期間,所有的妝髮都自己處理,當時領的放飯錢才5令吉。她形容,當臨演的自己“什么都不是”,主角的遲到可以是理由,但臨演遲到就要被罵到狗血淋頭,甚至遭受冷言冷語,還被劇組里的化妝師粗暴對待。

    她也曾經在片場聽到某一位主演,用諷刺及不友善的語氣奚落臨演。“當時臨演等了一整天終于放飯,那位主角故意對我們說:不用開工就可以吃飯,多好。”雖然如此,她也曾在片場遇到對臨演很好的演員前輩,如溫紹平、陳詩瑩(Mandy)和葉良財等,陳詩瑩甚至和一班臨演打交道,讓她大感不可思議。“當臨演的我們什么都不是,所以有人能記得我們,是一件很窩心、幸福的事。”

    片場生活雖然無聊,但對狄妃來說,也因為這樣子走過來,所以會特別珍惜機會。“一些年輕演員輕易拿到角色,所以會有態度問題。但我們知道要得到機會很難。”

    蔡正雄積極演出獲加戲

    20170907en30b

    作品:《香火》、《歲月留聲》

    “蔡子”蔡正雄剛踏入娛樂圈的目的是為了發唱片,后來因現實因素暫時“改道而行”,正式踏入演戲的領域。雖然一開始只是特約演員,但相比其他沒有對白的臨演來說,他算是幸運的。“我第一部試鏡的是《香火》,在劇中演李洺中的助理,拍了大約20天,第1部戲就有對白。”

    回想當初第一次試鏡的狀況,他說:“當時只有我和選角導演,第一次試鏡要講對白,我演了一段后,感覺導演不太滿意。我有問她哪里做得不好,她也很好的給了我意見。”積極的態度絕對是關鍵,蔡子問對方可否再給一次機會,剛好當時也沒有其他人,一兩個星期后,他就成功被錄取了。接下來,蔡子陸續接演一些特約及小角色,慢慢累積演技經驗。

    初出道的蔡子對演戲一竅不通,不知道要怎樣演也不敢問其他人,結果一直出錯,被導演狂罵。但是,他也曾試過因為表現好而臨時增加戲分。“當時我還是特約,只有2場戲,飾演尖酸刻薄的老闆。當時和導演溝通后,對方覺得這角色可以發揮,要我演到很極端的老闆,當下無論是走位或台詞都要一氣呵成。因為那場戲,導演為我加了一兩場戲,讓角色更有得發揮。”

    雖然在片場沒遇過不公平待遇,但蔡子卻對謙卑的前輩演員印象深刻。“在拍攝《香火》時,主角坐在屋子里,特約則坐在外面,當時外面有點曬。楊雁雁看到后,通過她認識的其中一位特約叫我們全部進屋里坐,當下的感覺很窩心。”

    如今,蔡正雄的演藝生涯已逐漸穩定,今年更和溫紹平及葉良財等,到中國拍攝央視電視劇《滄海絲路》,雖然只是特約演員,但在異國的片場,開拓了演藝視野。

    周麗棋險被占便宜

    20170907en30c

    作品:《原罪》、《重案狙擊2》、《幸福專賣店》、《娘惹相思格》等

    相比前2位,目前在本地電視劇《娘惹相思格》擔任小配角的周麗棋就欠缺那么一點運氣,在圈中默默耕耘6年,依然在為夢想努力。

    周麗棋因為懷抱著“明星夢”,不顧家人反對而毅然辭掉正職。她一開始參加雜誌的才華表演比賽,后來報讀演藝班,一心一意想出道當藝人。她后來在網上看到本地劇《香火》招聘臨演,正式投出履歷表並幸運被選上。在第1部劇中,從沒有對白到臨場加一句對白,雖然不多但也很開心。后來在第2部作品《稽查專用2》,她開始當有對白的臨演。

    周麗棋在入行的前3年,一直在不同的劇組穿梭當臨演。她坦言,工作人員對臨演的態度是有分別的,“以前我剛入行,他們會很隨便的對待你,語氣比較沒有禮貌。有時臨演不小心沒聽吩咐,工作人員就會對你大喊大叫。”

    周麗棋曾試過被壓價,也試過去試鏡時,遇到意圖不軌的男導演。“在房內只有我和他2個人,當下他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擺明要佔便宜。”那次的經歷讓她永生難忘,也買到經驗,一個女生要做好資料搜查才去試鏡。

    她也看過一些臨演,為了上位而努力“巴結”導演和主演。“我有聽說要主動認識演員,要和他們做朋友,機會會比較多。有些臨演為了上位而巴結導演,但最后戲分也沒加多,至今還是臨演。在這行,你做得多好是有人看到的。演技和巴結,沒有關係。”

    娛樂圈是個“外貌協會”的場所,28歲的周麗棋不止長得秀麗,更和李心潔有幾分相似,這一點為她增添不少優勢,至少容易給別人留下印象。在漸漸步上軌道后,周麗棋開始從臨演“升級”當小特約,在入行第6年的今天,終于有機會在本地劇《娘惹相似格》當上小配角,戲分多達八十多場。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