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小說‧最危險?最佳

文:雅蒙

辛奇天試著去推窗口,沒想到左邊的一個扣鎖鬆動,他奮力一推,窗門竟然被他推開一面,不闊,但足夠一個人鑽出去,然后躍下向鄰居求救。喊救命沒有用,因為這裡是豪華住宅區,鄰居相隔百碼之遙聽不到,而且今晚鄰居的兒子還舉行舞會。歹徒進來時,辛奇剛好準備到隔壁參加舞會……

16歲的辛奇天焦急萬分,自己身為男兒漢,家裡遇到禍事,理應勇敢解決或反抗。

4名歹徒進屋時,他在自己的房間,然后被趕到三樓這間房,他稍微反抗就被歹徒在臉頰狠打一拳,他還是掙扎著問:“你們把我的爸爸怎樣了?你們不要傷害人,你們要錢而已。”

這間豪華大宅除了男主人辛富,還有他的夫人王巧琴,但是辛奇天並沒問及她的情況,因為王巧琴只是他的繼母,平時只叫她琴姨。他不關心她在歹徒手中的情況,也是因為琴姨對他不好,爸爸在的時候,她像演戲,對丈夫與前妻生的兒子視如己出般,背后就不是如此了。

辛奇天在父親心中還甚有分量,因為他是家裡的獨子,他知道這是琴姨最憂心如焚的事,因她嫁入辛家四年無所出。辛奇天與王巧琴都明白,在辛富心裡,最重要的事是血脈香燈。

以前辛富最重視的是財富,但步入中年門檻后,如今最重視兒女,他希望比自己年輕15歲的第二任妻子王巧琴能生多幾個孩子。幾年過去了,他相當失望,幸好王巧琴才31歲,還年輕,還有希望。

這座豪華大宅樓高三層,辛奇天先被趕進三樓的一間客房,距離地面有60尺之高。一名歹徒還問:“要綁他嗎?”一名笑著說:“不用麻煩啦,有本事他就跳下去,再說門窗全都鎖了,他不能開,鎖匙在我這兒。”又催促說:“我們手腳要快一點,去催阿保,這不是玩的時候,要玩就玩快一點。”

然后,另一名歹徒把辛富也送進這間房,辛奇天看父親的臉,明顯被歹徒揍過一頓,嘴角有血跡,父親的手還被粗繩捆綁著。

辛奇天突然問:“爸,琴姨呢?”在歹徒要走時,他再問:“喂,你們把我爸的妻子怎麼了?”辛富臉上變色。妻子剛才是被另一名色迷迷的歹徒帶走,能猜到會發生什麼事,所以不奇怪少年兒子也擔心很可能發生的事。

房門又開了,一名歹徒說:“那個女的給的密碼不能用,帶那個男的去。”辛奇天知道父親時常更換保險箱密碼。他知道父親的性格相當強硬,焦慮地說:“爸,不要與他們反抗,沒有用的。”他明白這不是父親要聽的話,父親希望兒子堅強,不輕易示弱。他看到父親即使在這個時候,都顯示一個“我不同意”的眼神。如果在平日,父親肯定會訓話:生活就是戰場,我們就是戰士,不能不戰而降。

但現在情況不同呀,辛奇天想。歹徒又押著辛富走了,房間內只剩下辛奇天一個人。家裡是有好幾個幫傭,但都不住在這裡,他們都是早上到晚上回,因為父親不喜歡他在家時,還有其他“陌生人”。

辛奇天其實有父親強硬的性格,只是不輕易顯示。這時,他突然想到母親生前時常說的:最危險的時候,也是最好的時刻。什麼東西都要爭取,沒有東西會從天而降,或唾手可得。

他想到近幾年老是背后給他找麻煩的琴姨,如何能與她化干戈為玉帛呢?他想到父親說的:你要一個人感動,就先為他犧牲。他打量房間,窗戶鎖著,但即使開著,又有什麼用?樓高60尺,怎樣跳下去?不死都重傷,所以歹徒只鎖好門就不擔心他會逃走。

辛奇天還是試著去推窗口,沒想到左邊的一個扣鎖鬆動,他奮力一推,窗門竟然被他推開一面,不闊,但足夠一個人鑽出去,然后躍下向鄰居求救。喊救命沒有用,因為這裡是豪華住宅區,鄰居相隔百碼之遙聽不到,而且今晚鄰居的兒子還舉行舞會,歹徒進來時,辛奇天剛好準備到隔壁參加舞會。

辛奇天心裡憂慮一件事:歹徒不蒙面,不怕事主看到,他們準備做什麼呢?是不是得手后殺人滅口?他想父親比很多人都精明,一定猜到可能歹徒會下毒手。他看看地面,真的很高,但唯一的求救方法就是──跳下去向人求救。手機電腦被歹徒收了,電話線也被割斷,真的沒有辦法向外求救了,除非親身走出去。

辛奇天探首窗外:跳還是不跳?這時,他聽到父親書房那個方向傳來淒厲的慘叫,一定是父親不輕易順從,他們虐待他示威。他想到自己一生最渴望的是什麼,如果要扳倒琴姨,這是最好的機會,也許是一生中唯一的機會。這個最危險的時刻,自己可以把它轉變成最有利的時刻。

辛奇天突發奇想,抱著枕頭與被單不讓自己多想就跳下窗戶。身子落到地面時,一陣奇痛令他淒厲號叫,引發書房裡一名歹徒開窗探視,歹徒看到了,因為他大聲叫:“那小子竟然跳窗逃走!”也是辛奇天好運氣,因為鄰居有幾名舞會客人出來抽煙,他們聽到辛奇天淒厲的號叫,跑過來看個究竟,辛奇天先看到他們,怕機會稍縱即逝,忍痛繼續大叫求救:“搶劫!報警!報警!”他看到有人打手機,有人往回跑向鄰居屋子,辛奇天看到了希望。

樓上的歹徒也聽見了,一個個探頭出來看,然后迅速退進去。不久,四名歹徒出來了,一名不甘心地說:“這小子壞了我們的大事,我要殺了他。”另外一個生氣地說:“如果不是你大意,起色心,盯緊他,會出事嗎?”剛好有警方巡邏車在附近,響笛趕來,歹徒趕快逃走。

仍然躲在草地的辛奇天大聲呼叫:“警察!警察!他們傷害了我爸爸,你們趕快到二樓書房救我爸,趕快!”他叫得非常大聲,沒有人會想到他是故意的,二樓書房裡受傷流血的辛富也聽到了,他的心一陣陣激動,更感動得流淚了。

警察趕到二樓,看到受傷流了許多血的辛富,即刻叫救傷車。在等待的當兒,警察對他說:“你兒子非常勇敢,從這樣高的三樓跳下去求救。你有個好兒子喲,他一定很愛你。”

辛富熱淚盈眶:“是,我有個好兒子,他很勇敢,救了我,歹徒本來想殺人滅口的。他怎麼樣了?帶我去見他好不好?求你們。”

辛富完全沒想到妻子王巧琴。

辛富只是流血過多,輸血后無礙;辛奇天左腳小腿內骨斷了二截,傷勢較父親嚴重。辛富去看他,抱著他:“好兒子,你非常勇敢,爸爸以你為榮。你救了爸爸,好兒子,你救了爸爸。”

最懂得應用金錢的魔力

王巧琴沒有任何傷勢,因為她順從合作。辛富問她:“歹徒有對妳怎麼樣嗎?”她低頭說:“沒有。”她十分明白丈夫那種專橫獨霸的心理。但她心裡發毛,辛富問這個問題,即是他已經懷疑,甚至有他自己的答案了。她不知道她一向小看的辛奇天,在房間裡暗示提醒父親,繼母被一個歹徒拉到另一間房裡。

王巧琴剛才不能不讓醫護人士做最詳細的檢查,因為醫生說:“可能歹徒有嚴重的性病,甚至愛滋病。”她相信丈夫最后一定能弄到這份報告,他最懂得應用金錢的魔力。

辛富最后說:“我要去陪奇天了,妳要好好感謝他,他救了我們。他是我的好兒子。這件事證明他非常愛我,我非常開心。”王巧琴知道四年來對辛奇天的攻擊完全失效了,她在辛奇天面前潰不成軍,她太看輕這名少年了。

辛富把兒子轉到私人貴族醫院療養,自己也住進了這間如六星級酒店的醫院陪伴兒子。

一天,律師與數名壯漢來到,對王巧琴說:“辛先生要妳即刻離開,他決定與妳離婚。他說,妳合理應得的,都會給妳,律師會通知妳幾時簽文件。”她大叫為什麼?律師微笑說:“妳自己明白。對了,辛先生說他有一個問題想不通,警察說妳被關的房間,其實沒上鎖,可能歹徒忘了,但為什麼妳完全不試圖向外求救?”

王巧琴呆住了,辛富懷疑她希望他被歹徒殺死,以便分得70%財產。屆時,她就是非常富有的年輕寡婦。

療養院裡,辛奇天得悉父親離婚的消息,他微笑道:最危險的時候,就是最好的時機,這話真對。

(全文完)

市场脉搏
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