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英豪博士:官才官品 江河日下

教育部副部長拿督張盛聞巡視如火如荼籌備UPSR考試的小學,在記者會竟然冒出一句“籌備工作井井有條,也欣慰今年不再發生試題洩露事件”。乍聽之下,言之有理,不再陷學生及家長們于無奈徬徨。

可是仔細想想,考題本來不是就不應該洩露的嗎?

我國部長高高在上,很多時候,他們的生活節奏和世界觀,往往與升斗小民嚴重脫節。

我們微薄的聲音祈求的僅是部長以身作則,莫信口雌黃。遠的不說,每年國家總審計司報告一出,在國會內外喧嘩幾天,做官的忽悠一下人民,消費一下大眾的情緒,事情就不了了之。

但是,客官們有沒有注意到人民對總審計司報告的憤怒已經越發冷卻,不再理會那么多,因為每年那又老又破舊的唱片都聽厭了,總是“買貴了”。生活壓力那么大,誰有閒情撻伐失責的官爺們,人民開始患上政治冷感症。

跟很多國外的朋友聊起,只要他們對馬來西亞的政治環境略有認識,都異口同聲的說我們對政客們太客氣了。

但問責制在我國幾乎是個遙不可及的概念,朝野皆是,大家都是矛頭向外指,從不檢討自己的過失,更不會道歉。

僥倖心理難以治國

這幾天,電視24小時不停直播美國佛州颶風來襲,美國上下如臨大敵,空前遷移五六百萬人,一點都不馬虎,全民一心要把人命財產的損失降到最低。我國得天獨厚,既無風災也沒火山地震,偶爾水災,心裡在想如果碰上類似佛州的那恐怖颶風,我國部長們的態度又是如何?會不會也冒出一句“幸虧颶風最后一分鐘轉方向我們才逃過一劫”?

再者,高官們不再相互溝通的弊病已經赤裸裸的展現在人們的眼前。早前內政部副部長拿督努嘉茲蘭才高調宣佈毒品為馬來西亞首號敵人,隔天就給反貪會老大拿督祖基菲裡阿末刷下來曰“貪污才是我國第一公敵,君不見貪污無孔不入的滲透社會各階層,各領域。”

馬來西亞走過一個甲子,從我們祖輩父輩到今天手輩(手機的手),走過的歲月,經歷的坎坷,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是從現在開始,不管誰當政府,我們不能允許自己走回頭路,降低水準。

市场脉搏
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