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鞍華只怕沒得拍電影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許鞍華只怕沒得拍電影

    從影39年的香港名導許鞍華或許不是賣座導演,但她拍的電影品質很高,不僅獲獎無數,更有“影后製造機”之稱。事實上,她並沒有特別在意票房或獎項,真正讓她害怕的是,自己有沒有機會繼續拍電影。始終保持這顆初心和熱忱的她,大概已認定了,拍電影是她一輩子都要做的事!

    文:劉淑娟
    圖:連國強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0180310en20

    懶理影后製造機稱號

    2012年,許鞍華首次拿下《第6屆亞洲電影大獎》“終身成就獎”。當時的頒獎人是張艾嘉,也是許鞍華第1部電影《瘋劫》的女主角。當時張姐在台上是這樣說的:“她對電影的熱情、題材的固執和堅持沒有變過…”

    6年後,許鞍華在《第2屆馬來西亞金環獎》獲得第2座“終身成就獎”,她在台上的致謝詞大略為:“如果不拍電影的話,我會想當個觀眾…”

    有人或許會覺得,頒發“終身成就獎”給她似乎有點太早了,那並不是否定她在電影業的貢獻,而是這個獎聽似有一種“終結”、“退休”的意味。她卻坦然表示:“人家給我,我覺得可以接受就接受,也不代表拿這個獎的條件是不拍戲,所以我繼續拍的話,別人也不會理我,所以我OK。”

    其實,用拿獎拿到手軟來形容許鞍華一點都不為過。她曾憑著《投奔怒海》、《女人四十》、《天水圍的日與夜》、《桃姐》和《黃金時代》奪得5次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也以《千言萬語》、《桃姐》及《黃金時代》拿下3座金馬最佳導演獎。

    此外,她也曾讓《女人四十》蕭芳芳、《千言萬語》李麗珍、《桃姐》葉德嫻、《姨媽的後現代生活》斯琴高娃,以及《天水圍的日與夜》的鮑起靜捧回金馬、金像影后,因而有“影后製造機”之美譽。對于外界套在自己身上的標簽,她一律不放在心上,甚至認為常挂在嘴邊顯得有些無趣。“我沒什么得獎壓力,有時電影不賣座,如果能得獎,老闆也會感到比較安慰。”

    若真要說票房壓力,她怕的只有:“沒得拍下一部…但這個壓力越來越少了,因為現在也不會有很多部給我拍,所以不擔心”。她也指出,現今的電影市場正蓬勃發展,各類型的作品呈現百花齊放的情景,即使電影不賣座還是有人找上門,主因是:“缺乏人才,不管是導演、工作人員或演員全都不夠!”

    20180310en20b

    向新導演學習

    去年的金馬獎,製片人出身的中國導演文晏執導的第2部劇情長片《嘉年華》,擊退《相愛相親》張艾嘉、許鞍華《明月幾時有》等,一舉奪得最佳導演獎。許鞍華欣喜看待青出于藍的現象,還打趣說道:“打敗我們的文晏,我覺得她是個很好的導演。尤其是她會寫劇本又是監製,她的電影拍得很簡單也很有創意,我覺得實至名歸。”

    她不倚老賣老,也沒什么特別的話想跟新導演分享,反之抱著活到老學到老、一起成長的心態,時刻為共同的電影夢努力。“我覺得新導演不一定要我們指導,分分鐘他們有很多東西可以教我們。”

    談起馬來西亞電影,大多時間待在中國拍戲的她看得不多,唯一認識的是執導《太陽雨》、《心魔》、《Mrs K》的大馬導演何宇恆。“我很喜歡他的作品,有時也會跟他聊天。我覺得他是真正的創作人和導演,他很會看戲,自己拍的戲也很好…如果以他作為代表的話,馬來西亞的電影應該會很好。”

    20180310en20a

    要學會談條件

    能夠做自己真正喜歡、有興趣、有能力也肯努力去做的事,是很滿足、很開心的。正如她看到好電影、好書的心情是一樣的。前陣子,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AMPAS)宣布許鞍華入選為奧斯卡評委會成員之一,還寄了很多入圍電影讓她觀賞。她興奮點名奧斯卡大熱片子如《水底情深》(The Shape of Water)、《意外》(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等都很好看。

    問她多年來拍電影的熱情有否減退?她大方承認有,除了跟年紀大、反應慢有關,有時工作環境不開心,自然也就不順心。不過只要遇到好的故事和題材,所有的熱情瞬間回來了。

    記得看過一篇《桃姐》的訪問,有份投資的劉德華說過:“許鞍華說她自己拍戲的錢從來沒夠過…”她碰上資金短缺的問題也不是一兩部電影的事,但無論多難多苦,她的那份執著至今不變,這也是她一直備受尊敬的原因之一。

    “我想我是很喜歡拍電影的…但可能以後拍戲時的條件要談好一些,因為他人看死我什么條件都拍。我很喜歡拍,但如果我講好條件,我可以拍得更好一些,不用拍得那么辛苦,我的工作人員收入會好一點,也不用壓低演員的價錢。”看她得獎無數、風光無限,總覺得背後藏著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包括她近期工作外還得照顧母親,也只是輕描淡寫帶過。

    上部電影《明月幾時有》前年開機,去年上映,新作何時開拍暫未明朗化,只知道她目前還在選擇一個自己和投資方都能一拍即合的題材。“有些題材要考慮多一點才開拍,不要因為自己喜歡就拍,要考慮市場接不接受,要怎樣拍觀眾才會喜歡。我想我以後拍戲,拍之前的籌備期會久一點,但拍起來或許效果會更好,因為之前很多時候都不會考慮太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