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選區易名.98國席重劃 改到阿媽都不認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40選區易名.98國席重劃 改到阿媽都不認得

    20180329fb65b



    (吉隆坡28日訊)選民大風吹,越劃分,人數越懸殊!

    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今天在國會裡外皆紛擾的情況下,動議提呈備受爭議的《2018年國州選區重劃報告》,國會在下午5時許,以129票對80票,通過這份報告。

    該份報告建議,重劃馬來亞半島10個州屬的98個國州選區、更改半島12個國會議席和28個州議席的名稱,但整體國州議席的數目保持不變。

    換言之,第14屆全國大選的國會議席數目將維持222席,以及總州議席則維持587席。不過砂拉越82個州席,將不會在第14屆大選出現競選,因為該州已在2016年5月7日舉行過州選。

    截至下午5時,朝野議員還在辯論這份報告。

    經過重劃和遷移選民後,各個國會選區和州選區的選民人數,差距十分懸殊,尤其是在雪州。

    根據報告,雪州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席,在選區劃分后易名為白沙羅國席,選民人數創全國紀錄的劇增6萬5038人,由8萬5401人躍至15萬439人,令它成為雪州以至全國最多選民的國席!

    同時,八打靈再也國席(前稱八打靈再也南區),也大增5萬959人,至12萬9363人。

    以規模論,雪州萬宜國席人數增加7155人至14萬6168人,是全國第2大的國會議席;全國第3大則是雪州巴生,劇加3萬7937人,至13萬6222人。

    相反的,全國選民人數最少的金馬崙高原國席,選民人數只有2萬7892人。

    州議席方面,全國最大的州議席也落在雪州,即梳邦再也,人數增加3372人後達到6萬6059人。

    第二大是柔州士姑來,增加6804人,至6萬5278人;第三大是雪州金鑾,狂增2萬7361人(也是人數增加最多的州議席),至6萬2271人。

    相反的,全國選民人數最少的玻璃市州馬打亞逸州席,人數只有6479人。

    在馬六甲,行動黨的格西當州選區,人數更是增加一倍之多,上屆大選是1萬7597人,如今增至3萬4160人,也成為甲州最多選民的州選區。

    根據《2018年國州選區重劃報告》報告,只有玻璃市和3個聯邦直轄區,沒有任何選區易名或重新劃分。

    此報告所採用的是2015年的選民名冊進行劃分。

    國會一度短暫休會

    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週三(28日)親自到國會提呈《2018年國州選區重劃報告》動議,他甫開腔即生許多枝節,最后更演變成行動黨國會領袖兼振林山議員林吉祥被禁足半年的局面,國會期間更一度鬧短暫休會。

    結果納吉拖至中午接近1時,才順利提呈相關動議,並在下午復會時正式辯論,朝野陣營各派出7名議員辯論。

    這份全國關心的報告,是在上週四(22日)交到國會,但議長丹斯里班迪卡阿敏宣布有關報告只會在28日(即今天)才正式提呈動議,

    在國會外,淨選盟2.0日召集民眾到國會提呈反對備忘錄,並先在國家英雄紀念碑舉舉一場和平集會,引發警民對峙,氛圍一度緊張,但集會最終和平舉行。

    阿茲敏炮轟選委會

    選委會整體上,在接獲的1685份陳述書中,其中的600份已展開聽證會;所接獲的抗議包括投票區由這一區遷移至另一區,以及選民人數的差距。

    基于雪州在此次選區重劃建議中,被指有多個州議席被“搬家”,身兼雪州大臣職的公正黨鵝嘜區國會議員拿督斯里阿茲敏阿里周三把炮口對準選舉委員會,炮轟選委會甘願淪落為國陣的傀儡,剝奪了雪州選民的投票權益。

    他說,在這次的選區重劃建議報告中,雪州是繼柔佛之后受影響最多的州屬,不止州內選民一夜間暴增百萬人,州內更有7個州議席“被搬家”,選民投票權益深受影響。

    緊急評論

    謝玉珊:公平選舉越離越遠

    如無意外,國會下議院在本週三(28日)將順利通過《2018年國州選區重劃報告》,為來臨的第14屆全國大路鋪路。

    在這一次的選區重劃中,有12個國會選區和28個州選區涉及易名,另有98個國會選區重新劃分,其中最大的爭議點是,馬來選票和華裔選票更集中,混合選區卻相對減少。

    這意味原本屬于某個陣營的白區,或成為超過白區,灰區變黑區,黑區會成超級黑區。

    可能出現憲政危機

    有分析指出,這樣的劃分法,最大的受益者是巫統和行動黨,而在混合選區,想要單靠馬來選票或華裔選票提高勝算的政黨,看來如意算盤很難敲響。

    在野黨也提出反對,因為這樣的劃分法只會讓他們的多數票極大化,但卻無法攻破新的選區。以民主行動黨為例,雖然該黨在華裔選區佔盡優勢,但選區重劃讓華裔比例更集中在某個選區,反而局限了行動黨往外擴張的機會。

    在選民人數的比率上,不同選區的選民票數也是不等值的。

    行動黨議員潘儉偉的八打靈再也北區除了改名為白沙羅外,選民人數從8萬5401人暴增至15萬0439人,激增76.2%;然而,布城的選民人數卻只有1萬7925人。

    在這種情況下,無論是國陣或是希盟,只要贏得所需要的簡單多數議席就可執政,因此他們可以只照顧少數人的利益,把大多數人的福祉晾在一旁。

    在國會下議院朝野激烈辯論的當兒,正在進行中的雪州議會也已否決《2018年國州選區重劃報告》,更弔詭的是,法庭還有2宗針對選區劃分的訴訟案還未完結。

    也有專家提出,若是國會下議院執意通過選區重劃報告,且在大選時使用新的劃分法,不排除有可能出現憲政危機。

    儘管選區重劃報告仍然存有太多爭議,但無論是在野黨、公民社會與個別公民看來還是束手無策。

    在民主國家,人民可以在全國大選時,根據自己的判斷投選代議士,但前提是,大選機制必須是公平公正的。

    這一次的新選區劃分將會影響至少接下來的兩屆大選,選委會責無旁貸,必須確保國家未來10年的前途應該是掌握在148萬選民的手中,進行一場干淨的選舉。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