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福醫學系.捐贈者增加 無語良師計劃 課程搶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造福醫學系.捐贈者增加 無語良師計劃 課程搶手

    大體老師正式“授課”前,馬大無語良師計劃都會安排一場莊嚴啟用儀式,參與工作坊的各醫學院大四生也為大體老師獻上鮮花致敬。
    大體老師正式“授課”前,馬大無語良師計劃都會安排一場莊嚴啟用儀式,參與工作坊的各醫學院大四生也為大體老師獻上鮮花致敬。

    獨家報導:曾欣艷
    獨家攝影:李文源
    (吉隆坡3日訊)馬大無語良師計劃踏入第6年,逐漸為人所知,不僅捐贈大體者增加,該計劃下開放給各大學醫學院大四生的工作坊課程,也從原本1年只有2次增至4次,更須在1年前報名,且名額在5分鐘內就爆滿!



    馬來亞大學與台灣慈濟大學于2011年11月9日締結姐妹校,為馬大引入慈濟大學無語良師計劃;2012年3月23日,無語良師大體捐贈計劃正式在馬大推介。

    無語良師(大馬)中心經理謝添榮披露,他們會在每年12月開放報名來年一整年的工作坊。

    “舉例來說,我們預計會有16名大體老師,每位大體老師由10名醫學生負責,那就有160個名額。”

    開放報名5分鐘滿額

    他說,雖計劃由馬大引入,但無語良師工作坊仍會開放40%名額讓其他醫學院大四生報名參與。

    謝添榮在第22屆無語良師工作坊大體老師啟用儀式后,接受《中國報》專訪時說,如今,開放報名后,一般上5分鐘就滿額。

    “很多是因為聽了學長姐的分享。那些曾參與的學長姐會告訴新人,要把握及爭取學習機會。”

    他說,一些學院的一至三年級學生無法直接參與課程,但他們也會熱衷報名當志工,在4天的工作坊期間,從旁協助。

    他指出,參與工作坊無需付費,但不會有任何學分,且參與對象必須抱持志工心態,利用課余時間參與,因這比較能啟發他們的同理心及服務心。

    此外,謝添榮透露,目前已捐贈大體者達89人,而無語良師的工作坊也因此增加了。

    “當初推行時,工作坊1年只有2次,現已增至1年4次。今天(4月18日)是今年第2次,接下來是8月1日及10月24日。”

    他續說,凡參與的學員必是首次,也是最后一次。

    “要感動人心就是那么一次而已,不能多。這足以讓他們一輩子記住。”

    8小時內運回中心冷凍

    大體要如何保存才能保證其新鮮度?謝添榮披露,大體必須在8小時內運回馬大無語良師中心清理及急速冷凍。

    他指出,大體老師抵達中心后會由相關學生負責清理,再放入攝氏零下18度的冰庫進行極速冷凍。

    “大體老師沒注射任何防腐劑,也沒抽干體內水分,是新鮮的。極速冷凍可讓大體保存一段很長的時間。”

    他說,隨著無語良師增加,工作坊也多了,故現在最多半年,有時候2至3個月就會取出大體啟用。

    他指出,大體老師啟用前須花2天半解凍,一旦啟用,在22度的環境下,大體老師只能耐4天,過后就會開始發出異味及腐化。

    他補充,課程間學員學習完畢都會為大體老師清洗及傷口縫合,然后蓋上白布,放入冰庫讓大體老師“休息”。

    他說,最后一天課程結束后,他們會為大體老師做最后清理及縫合,然后穿上特定全白白袍,入殮封棺。

    運送途中沒遇過塞車

    大體老師被運回馬大無語良師中心時,遇上路途遙遠、天氣不佳或塞車時怎么辦?

    謝添榮說,這說起來不可思議,也很玄,因大體老師往往是在下午4至5時或晚間7至8時間往生,且都是天氣涼爽,交通順暢之時,基本上沒有白天或天氣熱時往生的案例。

    “很奇怪,我真沒辦法解釋,做了這么多年,就是個總結。我看到的確這樣,由你們去詮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身為佛教徒的謝添榮說,這或許是因為大體老師非一般普通人。

    “身體是最珍貴的皮囊,人類靠它維持一生,能夠把這皮囊捨下,有一個大舍,也有大願。大體老師成就的不是他們自己,而是成就他人。

    “因有願才會簽署大體捐贈同意書。能做到這一步的他們都不是一般人。但最終還是要上天來成就,若能成就,就能夠造福更多醫學生。”

    培養醫生醫德同理心

    現代科技發達,醫學昌明,可傳統醫術強調的“醫者仁心”逐漸沒落,希望無語良師計劃有助帶來改進。

    謝添榮說,現代醫生技術高明無可否認,但欠缺了軟性涵養,如醫德、同理心、感恩及尊重。

    他說,這部分很難通過課本學習,即便教了也難以融會貫通,無語良師計劃正好藉著大體捐贈作為醫學教育、研究與培訓用途之際,彌補這缺失。

    他指出,有了涵養,這些醫生未來看病時才能換位思考,顧慮到病人情緒,不會直接撂下“這病沒法醫了”的狠話。

    另外,謝添榮透露,他們從不主動宣傳,而是透過媒體被動推廣,讓外界知曉。

    “如果你看了,覺得很有意義,想多了解,主動找我們,這就容易多了,因為你知道要做些什么。”

    訓練醫學生醫術刀法

    謝添榮說,無語良師的出現讓醫學生在外科手術學習中多了項選擇,同時也讓他們未來在為活病人動手術時,醫術及刀法相對優秀。

    他透露,現階段,他們的學習方式依序是用豬、模擬手術及活病人。

    他說,豬的器官大小和功能與人類相似,而模擬電腦能讓醫學人員感受到手術真實性,唯這與真正在人體上學習,其中仍存在差異。

    至于活病人,謝添榮補充,這是最后選擇,且進行時,會有主導醫生從旁指導及觀察。

    “最理想的學習是先刪掉第3個,不要再從病人身上學,而從大體老師身上學。”

    此外,他說,大體老師經解凍啟用時,其身體仍處新鮮階段,與常人無異,只是缺少4樣東西,即心跳、血流、體溫及呼吸。

    他還說,若在大體老師身上進行微創手術或中央靜脈導管手術,當第一針下去時,還有血出來,非常真實。

    家屬若反對就交還大體

    無語良師計劃非人人能接受,謝添榮透露,他們曾有案例,大體老師送至馬大無語良師中心2週后,因家屬反對,最終讓家屬把大體老師領了回去。

    “一旦家屬不同意,還是會讓家屬領回。”

    他說,大體老師生前需簽署大體捐贈表格,唯一般市民只談生不談死,故他們一定會要求捐贈者跟家屬商談及取得認同,并讓他們了解整個作業及后續行動。

    至于家屬反對因素,他認為,這其中涉及觀念及家庭文化背景關係。

    謝添榮指出,一旦大體老師往生,面對家屬猶豫,他們絕不糾纏不清,因必須確保能在限時內,將大體老師運至馬大無語良師中心。

    “若遇到狀況,就要看家屬以傳統約束或依亡者遺願為依歸。若尊重亡者,最終就不會堅持傳統約束;若以傳統約束為主,那就取消。”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