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一群花痴侧写型男阅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悦读】一群花痴侧写型男阅读

    FE190404SL05



    去年杪,在上海商务书店就看到这本书了!当时有点好奇,打开来看了一下,里面都是赏心悦目的肌肉男正在阅读的照片再配以非常“色”又花痴的文字说明,我站在书店读了一点就放下了。为什么不买回家呢?理由有两个,一是我在Instagram上就有追踪hotdudesreading的账号,也就是说,被精选到这本书里的“爱读书型男”的故事,大部分我可能已经看过读过。

    第二,这样的书买起来不划算吧?再说也没什么收藏价值,就一个“八婆”心态来看的话,也是那种大解完就可被丢弃的卫生纸,实在没什么“书”的收藏意义。这样想着,《纽约型男爱读书》这本十分不正经而又好玩的书,依然搁在上海商务书店的书柜上,等待有缘人去选购。

    前几天又到书店逛,这回是特地去探视这本书的。说不买它,我在台北的二手书店里,倒是以特别优惠的四十台币买下了它作为我在旅途中,无聊时读“花痴文”打发时间的读物。

    在台北胡思二手书店巧遇这本书,我心底嚷道:“哇靠,是谁那么大整蛊,竟把这样的新书拿来这里二手出售啊!”犹豫片刻,连同《黑暗的心》、雅培斯谈存在主义的书,还有张系国的《孔子之死》一并带到柜台结账。

    上了Insta是否有艳遇

    这书彩色印刷颇为精美,但更教人赏心悦目的,怕是书里那些阅读中被偷拍的型男!他们装扮时尚,当然也有商务西装革履打扮的,也有波希米亚风格的,但可以肯定,骨感型男很少,身形线条被紧身衣服印得近乎裸身的型男倒是很多。我好奇读附上的说明短文,可以肯定的是,这本书或hotdudesreading这个账号,压根就是给“好色之徒”顶礼膜拜的“符号”。

    我也没什么好假正经的,就抱着欣赏美男子的心态,一页页看这些读书的男人。我也是读书的男人,但压根儿称不上“型男”。就算心底想要摆出一款“有型有款”的模样,周围的人肯定不当我一回事儿,或干脆把我当透明人!

    我能怪谁?怪不得谁。样貌到底是天注定,但将来的孩子说不定可改变命运,基改技术不是已运用到人身上了吗?或许,将来街上人人都是俊男美女的模样——开玩笑,如此人间,真是毫无乐趣!

    这书要说它唯一有营养的地方,就是里头的小访问。hotdudesreading账号的主人,循着被拍摄的型男账号给他们问问题。有什么问题呢?印象最深刻的是,当他们的照片被发布之后,是否有遇到更好的艳遇?

    初始看到这问题,我翻了个白眼,不过一篇篇读下去之后,我心里就平衡了。原来,这些型男都是很正经和规矩的,即使他们的脸庞如此帅气如天使,身材健硕得就像奥林波斯山上的希腊众神,不过他们的生活,不论是在现实或网络,丝毫不淫乱奢靡(难道阅读的都是君子?)有好些还非常矜持有原则,不是轻易能上钩的男人,我读着他们的回答,不由得噗哧笑出来。

    到底是几人经营?

    我很好奇,这样一本书的受众是谁?上网查询,不查还好,一查发现这书的销量都不错。也许是网红效应吧?不过这样说也不正确,因为hotdudesreading这账号的主人由始终不曾露面。所以,大伙儿都好奇,hotdudesreading这账号到底是一人经营,还是多人经营?

    为何大家有这样的疑惑?理由很简单,就我揣想(相信其他人也是那样的)应该没谁能无时无刻在不同区域或地点出现吧?而且还要从凌晨、早晨、中午、下午、傍晚、夜晚,虽然纽约不是很大的城市,但要说他的范围也是非同小可。所以,hotdudesreading这账号,绝不是一人正在经营。

    然而,官方并没有予以任何解答和回应,就连那些被访问的型男,也得不到答案,hotdudesreading就是这样神秘地存在于Instagram的网络世界里。

    后来,我把书读完,接着把它留在Airbnb小公寓里,离开公寓时,我回头望了那本书一眼,心想将来要是这本书还出版第二系列,我会买它来读吗?

    想完,抵达捷运站,等待捷运到站的空隙,我打开Instagram hotdudesreading的账号,漫无目的浏览着这些型男的样子,还有贴文下,那一连串“花痴”文,直到捷运进站,我才收起手机从行囊中,掏出《语言学概论》来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