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霹雳头条】1村3叫法要设牌坊正名 我们这里是宁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今日霹雳头条】1村3叫法要设牌坊正名 我们这里是宁罗!

    (江沙14日讯)宁罗新村(Kg Baru Karai)迫切需要一个牌坊正名,以避免人们对这个拥有数个名称的新村感到混淆!



    宁罗新村共有3个村名;除了宁罗,它的另外两个村名是“永梧”和“加赖”,主要这里曾经被命名Enggor有关,后来又改名Karai,它位于霹雳州和丰及江沙之间。

    新任宁罗新村村长刘宝健于今年3月8日取得委任状,他在接受《中国报》访问时透露,其首要目标,是要为这个历史悠久的新村竖立牌坊。

    他指尽管在宁罗警察局旁边有一个以三语记录的“加赖新村”牌子,但是村民都不满意这个前朝政府留下的“礼物”,因为村民更希望加赖新村恢复大家心目中的宁罗新村。

    尽管在宁罗警察局旁边有一个以三语记录的「加赖新村」牌子,但是村民都不满意,更希望加赖新村恢复彼此心目中的宁罗新村。
    村民希望在这个地点,为宁罗新村竖立牌坊,为宁罗新村正名。左起徐保萍、刘宝健及李运兴。

    检查消防栓

    刘宝健说,将会与村民讨论,包括择定正确地点及筹建牌坊的事宜,以解决这个尴尬已久的问题。

    今年48岁的刘宝健与其他村长不一样,因为他有一位市议员太太徐保萍,两人相互扶持,在处理事务上,肯定事半功倍。

    刘宝健给自己立下目标,打算短期内,先解决村内的民生课题,包括道路、街灯、排水系统、消防栓、垃圾及新村牌坊的问题。

    刘宝健亦有意联络消拯局,主办防火及救水课程,让村民掌握常识。

    “至于村内的消防栓,我已联络消拯局派员到来检查,后者要求我们向水利灌溉局申请更换消防栓底部的水管,如此才会有足够水量来顺利进行灌救工作。”

    另外,刘宝健希望以维多利亚百年火车桥作为旅游核心,与村民把宁罗打造成游客必到的旅游区,以带动经济,同时也有助吸引村民回流,重振昔日光辉。

    维多利亚百年火车桥是宁罗的“地标”,时常吸引游客到来打卡,村民认为拥有巨大的旅游潜能。

    紧急状态前已存在

    宁罗新村和国内其它华人新村不同,它在紧急状态时期前便已存在,只是难以追溯历史。

    宁罗最著名的莫过于维多利亚桥(Victoria Bridge),它是全马最早的火车轨道桥,如今已有119年历史。

    这座火车桥是于1879年由霹雳铁道局兴建,在1900年竣工,同年由霹雳苏丹依德里斯一世与英殖民参政司瑞天咸(Sir Frank Athelstane Swettenham)主持开幕。

    初期,这座桥除了跨越霹雳河,最主要还是要让火车顺利运输锡米。直到1910年,它成为北赖川行新山的铁道之一。在二战时期,这座火车桥曾被日军炸毁,后来重建使用。

    曾经为霹州锡米辉煌作出贡献的维多利亚桥,后期遭弃用,现在几乎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它的历史。

    宁罗新村以华裔村民占大多数,其余是印度人,目前有逾300人家,人口只有有数百人,村民多数是割胶工人。

    像许多新村一样,宁罗新村面对人口老化,年轻一代都在城市找生活,村内只有老孺,被笑称老人村。

    该村曾于2006年2月8日晚发生开埠来的大火灾,共有17间新村锌板屋遭殃,其中15间被夷为废墟,2间遭波及,所幸无人伤亡,但却使得约百人在元宵节前无家可归。

    宁罗埠逢周二有早市,是一个星期下来最热闹的一天。

    不想变老人村

    ◆党少奇(54岁,小园主)

    不希望宁罗新村变成人人口中的“老人村”,希望在新任村长带领下,宁罗新村藉着维多利亚百年火车桥的吸引力,成为游客必到的旅游区,带动经济,重振昔日光辉,也吸引游子回流,避免地方上的人口老化。

    盼有志愿消防队

    ◆党仕荃(村民)

    在新任村长带领下,希望宁罗新村可以成立志愿消防队,村民掌握防火及救火知识,以备不时之需。

    2006年那场大火,我有参与救火行动,无奈村内的消防栓操作失灵,眼睁睁看着一间又一间家遭火魔吞噬。

    目前,村内约有6个消防栓,但是仍不足够,希望村长能够协助申请更多的消防栓,防患未然。

    他村都有牌坊

    ◆史业梅(村民)

    附近的新村路口皆有牌坊,唯独宁罗新村没有牌坊,让村民好不尴尬。

    渴望宁罗新村有一个牌坊,让宁罗新村正名,不会让外来者感到混淆。

    独家报导/摄影:梁展维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