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现场】世界阅读日 吉华独中给你一份刊物的惊喜!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学习现场】世界阅读日 吉华独中给你一份刊物的惊喜!

    网络时代崛起,阅读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理应变得便利,让更多人参与到阅读队伍中。然而,理想与现实往往相违背。网络与科技发展一日千里,但传递的却不是知识,而是片面的资讯。相对于传统阅读模式而言,网络与科技的普及,反而让阅读率降低。这是一个人人都很专业的时代,但也是没有任何专业的时代,在世界阅读日的今天,我们除了谈阅读,也谈谈校园里,一群制作刊物的人的阅读以及他们的故事……



    吉华独中副校长许志明为编辑营学员讲解如何制作刊物。

    不管是读书、看电影,或是创作,都是孤独且私密的事。没人能知道另一个人灵魂长什么样子,直到看见他翻开书本、提起笔。通过阅读观影写文章,总能让人有迹可循,由浅及深,慢慢窥探。在马来西亚半岛北部的渔米之乡,爬格子犁田是生活常态,也是文化。亚罗士打吉华独中从2011年开始就培养“笔耕”的文化,除了口粮,也有以阅读和创作为主的精神粮食。

    吉华独中校长庄琇凤、副校长许志明、华文科主任郭伟隆以及图书馆副主任白莉云日前一同接受笔者采访,娓娓道来班刊文化的历程。

    吉华独中“梦田杯”的命名颇有深意:梦:意指写作及制作班刊的梦想。 田:则是稿纸上看起来像一亩亩田的方格子,“梦田杯”意喻以笔筑梦。 奖杯造型:摔稻桶,是用于手打稻穗的传统脱粒工具,由桶、篾和短木梯三个部件组成,寓意学生们笔耕不辍、在梦田有所收获。
    吉华独中“梦田杯”的命名颇有深意:
    梦:意指写作及制作班刊的梦想。
    田:则是稿纸上看起来像一亩亩田的方格子,“梦田杯”意喻以笔筑梦。
    奖杯造型:摔稻桶,是用于手打稻穗的传统脱粒工具,由桶、篾和短木梯三个部件组成,寓意学生们笔耕不辍、在梦田有所收获。

    回想起梦田杯创始时期,庄琇凤感慨地透露,当然离不开大力推行阅读与创作的马华诗人陈强华老师的巨大贡献。陈强华终其一生致力在学校推广文艺、发掘和培养写作人才,在吉华独中任职期间,创办并领导了创意与文化推广中心,“梦田杯华文班刊制作比赛”也在2011年正式在亚罗士打吉华独中开垦。

    取名“梦田杯”也颇有深意,“梦”是指写作和出版班刊的梦想,“田”则是稿纸上看起来像一亩亩田的方格子,“梦田”意喻以写作筑梦。庄琇凤解释,当初创立班刊的初衷,正是在自由的空气下散播“阅读与创作”的种子,几年如一日,吉华独中每日晨读、每周阅读课以及每年的班刊比赛,都是一脉相承“播种”的过程,也是在传承延绵当初陈强华的这一亩梦田。

    吉华独中初期的班刊,主要以手写、手绘的复印本为主,随着经验的增加,几年前的班刊呈现方式从中规中矩,排版较为粗糙,发展至印刷方式出版。近两年的校园刊物,则开始以各种载体和形式呈现,以精美印刷方式出版。
    吉华独中初期的班刊,主要以手写、手绘的复印本为主,随着经验的增加,几年前的班刊呈现方式从中规中矩,排版较为粗糙,发展至印刷方式出版。近两年的校园刊物,则开始以各种载体和形式呈现,以精美印刷方式出版。

    风格各异百花齐放!

    要出版一本书,岂是易事?庄琇凤说,吉华独中举办梦田杯至今,从被质疑到获得全校一心支持,都是经历了时间磨练的成果,其他同样热衷于制作校园刊物的独中,也开始关注到吉华独中在近几年亮眼的表现。

    “有其他学校问我,吉华独中是如何做到的?”面对其他学校如此询问,庄琇凤微笑着回应,这离不开陈强华“拓荒”的贡献,离不开学校董事部和家教协会在资金上的大力支持,离不开主任和华文科老师们的大力推动,也离不开学生们对文学阅读和创作的热忱。这自上到下任何一个环节若是遇到阻滞,就成就不了一本刊物面世。

    亚罗士打吉华独中庄琇凤校长。
    亚罗士打吉华独中庄琇凤校长。

    副校长许志明解释,吉华独中规定每一班都必须制作出一本班刊参加“梦田杯”,但是,在遵守基本规章的前提下,学校从来不曾限制班刊的主题、内容、呈现形式,一本班刊可以是绘本、文集、诗集等,出版成书本或杂志,因此每一本班刊都能在梦田杯中“百花齐放”,展示自己班刊的特色。

    许志明补充,在拥有多方的支持下,吉华独中的班刊和校园刊物可以做到“随心所欲而不逾矩”,无需担心成本,无须被特定形式或内容限制——从选定主题和拟定内容这大方向,到任意选择品质优良的印刷纸张这小细节,都能由班级自己决定,才能生产出一本“内外兼修”的班刊。

    “当然,老师和学生都不是凭空就具备制作班刊的经验和能力,从2016年开始,图书馆每年都举办一次编辑营,教导学生们编辑、美术设计、排版等等各方面的知识,为的就是让学生具备制作班刊的基本概念。”

    鼓励学生勤于笔耕

    班刊文化拓荒已第9年,2019年的“梦田杯”由图书馆主办,同时由华文组协办,为各个班级提供“技术支援”。华文组组长郭伟隆披露,梦田杯参赛作品的综合素质每年都在提升,自我要求也逐年提高,有些班级免不了担心语法文笔有错误、或不知道该如何下笔,而华文组的老师们都预备着协助各班解决这一类烦恼。

    吉华独中“萌芽期”的班刊,仅仅只是手写、手绘的装订复印本,更像一份报告,而“发展期”作品开始以印刷方式出版,但各方面显得稚嫩,近年则是重要的里程碑,作品整体已趋向成熟,除了校讯以外,也萌生以各种创意呈现的作品,在千篇一律的刊物中让人注意到它们的存在。吉华独中优秀刊物的“野心”,不仅限于校内流通,除了参加评比,也有一些校园刊物被出版社相中,予以正式出版。校方也常为优秀刊物申请版权出版出售,让优秀刊物流通到马来西亚华文文艺圈中。

    左为魔豆出版社版本的《给你一封信》,右为原版班刊形式。

    例如其中一本班刊《给你一封信》,记录亲子之间的通信,被出版青少年读物的魔豆出版社青睐而予以出版。另有《在北一方》系列、2018年学海杯冠军《米.阅读志》文学刊物也是投放到社会,不奢望有多畅销,只希望在马华文学这片土地上能播下一颗种子。

    最令三位受访者深感欣慰的,就是在列数自家家珍时,总可以一边回忆起出版时的辛酸,一边为赢得的荣誉感到自豪。庄琇凤强调,参加比赛并非以功利为目的,不管是参加梦田杯或学海杯,或是鼓励出版,都是旨在鼓励学生勤于笔耕,也是对优秀作品的支持和肯定。她也指出,从陈强华开始,要培养一个学校的文学时代,需要很多年勤耕不辍,不断浇灌施肥,若是随着时代更替而松懈,就会开始荒芜,没落的速度远比发展的速度更快。

    给自己留片阅读净土

    然而,从首届“梦田杯”至今,图书馆副主任白莉云今年是首次在华文组的协助下,筹划整个比赛。白莉云认为,班刊是最能体现班级风格和文化最忠实的载体,也能体现一个班级的人文素养,有多少本班刊,就承载多少人的梦想。

    在协助推动文艺创作的过程,图书馆扮演着一个举重若轻的角色。学生需要大量阅读作为“输入”,才能去创作进行“输出”。白莉云深知创作、制作班刊都是厚积薄发的过程,因此,图书馆一直不断丰富馆藏,举办各种读书活动,这些底蕴,为学生创作提供了优势条件。

    整个访问及此,让笔者不由得思考,一个人要读过多少书,才能写出一篇堪人阅读耐人寻味的文章?在这个资讯和媒体又标榜“言论自由”的时代,人人都能在任何平台发言,更遑论如今不懂得控制自身言论的少年,只喜欢追捧和散播煽动性言论,社交媒体平台尽管广阔无际,但学生还是缺少了思考的空间。

    因此,校园刊物存在的意义,让学生在创作的过程中,可以实实在在地思考,以自己有的底子和能力在田格里遨游,阡陌交通,畅行无阻。最重要的,莫过于学生学会吐纳,学会分辨和处理文字,从心所欲之余,也不逾矩。

    网络上流行一句话,读书和旅行,身体和心灵,我们总要在这两者之一的路上。笔者深以为然,能拿得起书,提得起笔,是老天对自己灵魂最大的犒赏,人间最珍贵的土地,就是给自己留的一片安静阅读的净土。

    特约:黄晓彤   图:吉华独中图书馆提供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