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保靖:蓝涩靖态——关于寻死的自主权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马保靖:蓝涩靖态——关于寻死的自主权

    看了李查德笔下浪人神探杰克李奇系列第二十本作品《千万别惹我》(Make Me)(Delacorte Press, 2015),是浪人神探这么多本中最精彩最好看的一本。



    书中描述李奇和一名“母之安息”(Mother’s Rest)弹丸小镇搜寻同事行踪的私家侦探张小姐相遇,两人遭遇镇民莫名其妙的敌意与骚扰,被迫离开;感觉事有蹊跷的两人,继续循线索前往美国各地侦查,渐渐挖出惊人秘密:该小镇竟是两百人的葬身之地……剧透是原罪,不便透露更多。在此想简单,是作者在书中提及的,人对“自杀”的道德价值观。

    书中提到一个病症:快感缺乏症(Anhedonia),患者会欠缺体验愉悦的能力。与“愤世嫉俗”不同,这类患者是真正“厌世”,或会寻找结束生命的方式,也许药物能抑制他们的情绪,但该来的始终会来……我不分析这类心理疾病病征,但当一个人觉得生无可恋,欲自我了断时,该不该阻止他们?就跟安乐死一样,支持或阻止?这是道德抉择题。

    以我的立场,若对方痛苦万分,比如说身患重病且家境清贫,且已是耳顺之年,我很大可能会支持他们赶快解脱;设身处地地想,要是这等痛苦突降临在目前的我身上,癌症也好,意外导致瘫痪也罢,我只求个痛快离开,不以腐败衰弱残躯存留世间,造成他人负累。

    我当然敬佩坚强活着的病患,他们无惧痛苦,与病魔抗争,全力争取“生”的权,纵使最终仍逃不过死神召唤,奋斗的精神也是生者最好的榜样与鼓励。但,若患者本身想早日解脱却说不出口,身边亲友却为了自身良心好过,于是不停支付大额医疗费,甚至倾家荡产亦在所不惜,到底是好是坏?我无权置喙。

    死亡,看似遥远,其实很近,你真的不知下一秒是否仍能正常呼吸;今晚滑入睡眠后,不保证隔天能睁开双目。怕死乃人之常情,我不会耻笑惧怕死亡的人,这样说并非表示我已对死亡看开——动过两次心脏手术并不表示能更精准界定生死之间的距离;父亲离世当年,也让我对死亡有了更深领悟。我觉得,一个垂死之人,若想保有尊严地死,何不尊重他?人有生存的权利,也该有选择“寻死”方式的自由——放到公路上来说,要是有辆车在后紧贴着你,就让他吧(也许真是你驾太慢),别逞英雄造成意外共赴黄泉,多划不来……

    我一直秉持此观念:你要是无聊想寻死,我不会阻止你,但最好找个没人找得到你的地方,别要他人替你善后;还有,一旦做好选择,就请为自己的决定负责到底,别要死不死拖累他人。若苦寻不着好地点好方式,就暂且好好活着,将死亡订为人生目标,像追寻梦想那样一步步去。

    我就不信你没法达成这目标!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