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欠税!” 税局追240万 张威如要平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我没有欠税!” 税局追240万 张威如要平反

    (槟城13日讯)“我没欠税!”



    新加坡上市公司总裁张威如强调,他没有在大马经商,反而是把在外国赚的钱带回大马投资,却被内路税收局追讨240万令吉税务,还被禁止出境。

    “到底我犯了什么罪?我是政治犯吗?我是通缉犯吗?我从来没有欠大马内陆税收局的钱,我的生意都在国外,我从外国转进大马的每一笔钱,都是经过正当程序。我捐给拉曼大学学院(拉大学院)的50万令吉,也是干干净净。”

    张威如也是槟城张氏清河堂主席及槟州各姓氏宗联委前主席。他今日在该堂召开记者会,并带同会计师摊开账务,为自己平反。

    他说,新任政府509上任后两个月,他收到内陆税务局的传票,要他到吉隆坡总部交代2011年至2017年账目,他也配合。

    张威如(前右2) 向宗祠友好和支持者,解释他过去几年的税务账目。
    张威如(前右2) 向宗祠友好和支持者,解释他过去几年的税务账目。

    愿意履行公民义务

    但他重申,2011年至今,他没有在大马经营生意,只是在这段时间,买了一些房地产和车辆。

    “尽管如此,若内陆税收局要查明要我缴税,我也愿意履行公民义务,但不是以这种勒索,好像讨赎金的手段,我不会接受!”

    张威如引述会计师的解释说,内陆税收局要禁止欠税者出境前,必须先寄给对方至少两次的通知信,若对方没有回应,内陆税收局可入禀法庭申请禁止对方出境。

    “但我在完全没有收到通知信下,昨天出境时才知道自己被列入黑名单。我本来昨天要去曼谷签署生意合约,同时觐见泰王,这样的遭遇,对我造成的伤害和损失很大。”

    张威如昨日(12日)下午要飞往泰国曼谷,岂料遭移民局官员拦截,指他被列入黑名单,无法离境。

    张威如(中)针对他被禁止出境一事,召开记者会平反。
    张威如(中)针对他被禁止出境一事,召开记者会平反。

    若能证明捐款来历不明 “我愿从此隐姓埋名”

    张威如强调,捐50万令吉给拉大学院,不是为了出名,而是要抛砖引玉,呼吁更多人支持华人大学学院,却因此无意中冒犯权贵,而权贵也拒绝拨款给拉大学院。

    “我被网络抹黑,说我这50万令吉的来历不明,请财政部去查明。其实,这50万令吉的一分一毫都是正正当当,干干净净,若有证据证明我跟一马发展公司有关系,或收取过政治献金,我退出马来西亚所有社团,从此隐姓埋名。 ”

    张威如也不禁怀疑,其遭遇是否有人要赶尽杀绝,不让人再捐款给拉大学院?

    “我被拦截出境时,要求官员给予理由时,官员查看电脑系统,得知我被禁出境是在5月9日生效。很玄的是,我宣布捐50万令吉给拉大学院的那一天,正是5月9日。”

    但他强调,他还是会继续捐钱给华人大学学院,私下也有资助好几名大学生。



    (本报陈丽玉摄)

    问心无愧不怕刁难

    张威如说,他目前面对的境况,跟之前争取爱情巷50号产业的遭遇,如出一辙。

    “以前我争取这个产业时,说我无理取闹,说我是刁民,但曹观友当上槟州首长后,马上批了给我们,说明了之前都是百般刁难。”

    张威如也忠告某华裔,不要互相自我分裂,华裔不要残害华裔,应该团结一致。

    “公道自在人心,我的出发点是为了华裔子弟,我问心无愧。”

    本定于20日会谈

    张威如指出,内路税收局曾在3月7日来函,指他分别在2012年、2012年及2015年,欠税高达240万令吉。但内陆税收局没有列明是什么类别的税务,只注明是额外税务。

    “虽然被刁难,但我充分配合内陆税收局的要求,原本和内陆税收局定下在5月20日,亲身到吉隆坡内陆税收局会谈,但在5月9日却被列入黑名单。”

    张威如也说,这件事已引起世界人权组织的关注,他也希望这件事能传达至首相,让首相知道,将权力错交给危害人民的部长手上,是否恰当?

    他感概新政府下出现的白色恐怖,很多支持他的人都表明,只敢私下给他精神上支持,不敢露面,害怕会被对付。

    询及会否起诉内陆税收局,他说,事情来得太突然,他将先征询法律顾问意见。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