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华敏《希盟政府做人难》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黄华敏《希盟政府做人难》

    以前有一首歌叫《做人难》。是的,做人难,做509后执政的政治人物更难,因为现在有一部分人民,尤其是巫裔,都认为自己才是国家的老板,凡事都得依他说的,因此执政的希盟部长、行政人员议员等,无论怎么说怎么做,总有人骂有人不满,同时还要应对以巫统和伊斯兰党为主的一群人,不顾会否影响宗教及种族和谐而号召的所谓维护伊斯兰及马来人特权等议题的大集会。这群人不管国家的未来会遭到怎样的破坏,更使人无比愤慨的,是希盟政府如履薄冰的应对,处处显得被动。



    反对党因为只为政治利益,不理国家前途,因此没有后顾之忧,任意妄为,凡事都从自己的视角出发,总之,希盟推出的政策都批评一番,连希盟延续前朝一些惠民政策,也被他们嘲讽为抄袭。

    难不成换了政府就连好政策也必须废除?难道今天的反对党也自认以前的政策不好?看来就像首相敦马哈迪说的,反对党议员没有公务在身,日子过得清闲得很,于是充分运用社交媒体的方便,是也抨击不是也抨击。

    华人常说生平最好别进衙门,最忌讳上警察局。一般上,上法庭的被告都是低着头不敢见人,可我们的纳吉先生,上法庭对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次数已数不清,脸皮已变厚,才会以Malu apa bossku成为网红而沾沾自喜,经常招摇过市。没有公务在身太过空闲的纳吉,一刻不停地在社交媒体攻击政府,他也许为了转移官司缠身的丑闻,又或许期望东山再起,因此一直制造话题,为知名度保温,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也被他批评一番。

    何必应酬

    他近日又寻找廉价宣传平台,挑战林吉祥辩论不遂,改向国防部长末沙布下战书。前资政理事会主席敦达因说,希盟其中一个问题是他们跟纳吉周旋,太专注于回应他,希盟应将精力放在本身的事和工作上。说得对,其实咖啡店里高谈阔论的民众早就在谈论,何必应酬纳吉这名嫌疑犯那无谓的嘲讽和所谓的提问,网民和大众应该学习选择性转发有价值的新闻。

    说实在的,希望联盟执政一年后,很多人开始觉得气馁,谈起希盟就无精打采,都说对垒反对党,希盟处在挨打的处境。无可否认的,因为执政党是政府,所以在应对反对党的一些“挑衅”时,必须顾及多元种族的感受,有点儿投鼠忌器,不能胡乱反击,这就给了反对党有机可乘。有时希盟错失及时向人民解释,把握教育人民的机会,诚属可惜。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