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伟:掺杂复杂情绪 各族对抗日军有误解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陈国伟:掺杂复杂情绪 各族对抗日军有误解

    (芙蓉1日讯)马来西亚对华特使兼马中商务理事会主席陈国伟指出,各族对马共领导的人民抗日军仍掺杂复杂的种族情绪,导致误会和曲解。



    他说,战争年代,人们的抉择皆身不由己,政府应坚守的原则,是不应遗忘和歪曲抗日者作出的贡献,不管他们身在什么阵营;应让这批抗日烈士获得应有的尊重,哪怕是迟到的尊重。

    “如今事过境迁,人们早该放下历史包袱,要做到真正的放下,考验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良心、胸襟和成熟度,政府需要智慧、宽容、勇气、时间、过程,更需要一个契机。”

    他今早在汝来孝恩园,为九一忠魂节追思大会致词时,这么指出。

    朱兆祥(右2起)送礼篮给陈国伟,左起古润金、郭义民,后排右起陈凯希和荣强。
    朱兆祥(右2起)送礼篮给陈国伟,左起古润金、郭义民,后排右起陈凯希和荣强。

    陈国伟说,九一烈士是马来西亚人民敢于反帝反殖民反侵略的爱国主义典型,为人类和平、民主自由、马来亚独立捐躯,无论拥有怎样的政治信仰,都值得被后代纪念和尊重。

    “日本伪军后代掌权后,采用分而治之手法,打造种族主义的文化霸权,严重影响我国的族群关系,即使我国已完成首次政权轮替,在政治民主化进程中迈前一大步,但狭隘极端的种族主义分子仍潜伏在各个行政官僚体系中。”

    他说,希盟政府现阶段仍要小心谨慎,步步为营,绝不让种族主义分子有机会反扑和回潮,至于官方版抗日历史的修正和正面解读,需各族学者和知识分子参与,以还原冷战时期被扭曲的史观和意识形态,还历史一个公道,以慰抗日烈士英灵。

    “抗日英雄纪念碑在2006年建立时,当时巫统不断操弄马来人对马共的恐惧和憎恨,造成各族对抗日历史的认知差距巨大,我们须借助国际社会的力量,抗衡国内狭隘落伍的反动势力。”

    出席者有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副主席陈永明,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会长拿督翁清玉,马来西亚华校校友会联合会总会会长陈鹏仕、孝恩集团董事经理拿督朱兆祥、新纪元大学学院董事长叶新田、爱国同盟俱乐部主席陈凯希、九一忠魂节追思大会工委会顾问拿汀朱林秀琴及中国驻马大使馆领事部参赞代表荣强等。

    爱国和平文物馆明年竣工

    九一抗日英雄追思大会工委会主席拿督郭义民宣布,森州汝来孝恩园的爱国和平文物馆料于2020年迈入第15届忠魂节时全面竣工,此馆目前正如火如荼兴建中,采用流通和赋予时代空间感的建造构思。

    “文物馆建立的目的,旨在展现马来西亚独立前后,人民在面对强权的抗日反英殖民帝国主义的生活面貌,让下一代认识先贤用血走过的足迹不留白,了解先辈曾在我国为了理想、信仰和为人的尊严而牺牲生命的每个保家卫民的流血故事。”

    他希望明年与会者,能一起见证文物馆的诞生,不止见证馆里的文物和图文,也包含生命教育,向下一代传递先人为公众信仰而牺牲,让大家领会上一代为国捐躯的生命价值和存在意义。

    他说,人们能通过先辈反暴的历史片段,实物与科技的结合,让先辈和后辈在不同时代开展生命教育和对话,拼弃极端及无知的思维。

    古润金:国人要以史为鉴

    九一忠魂节追思大会工委会顾问拿督古润金指出,国人要以史为鉴,以英雄烈士的精神为导向,在国内发扬爱国主义,坚持多元团结原则,扬弃单元主义施政,而在国际也要拥护世界和平、全球化和多边化,反对单边主义、霸凌主义和战争政策。

    他说,多国硝烟炮火不断,各形式战争如世界贸易战、货币战、科技战、讯息战、情报战、生物基因战,形形色色,层出不穷,搅得全球不得安宁。

    他说,在我国各地为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而立的碑石,数以千计,但他认为森州汝来孝恩墓园和平纪念公园耸立的双碑,即“九一烈士纪念碑”和“马来西亚抗日英雄纪念碑”,特别值得赞誉。

    他认为,国人应紧密与各国人民在一起,为建构符合人类生存与发展的共同家园而努力,历史不断前进,但人们决不能忘记保家卫民,抗敌除暴的英雄烈士。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